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偏远的小村
    郝仁放下电话,在那呆呆地愣着出神。

    如果是以前的他,多半会将刚才那个零分零秒的通话时间和奇怪的来电号码当成是自己手机出毛病,然后不再多想该干嘛干嘛,但现在他正处于一个相当敏感的状态。

    看看正坐在客厅里暗自较劲顺便嗷嗷待哺的两个非正常房客,他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已经完全脱离常规,某些一直被当做饭后闲谈和都市传说的东西可能是真的,某些神话故事可能是真的,甚至某些电影上才出现的脑洞作品……也是真的。

    郝仁已经非常敏感,甚至敏感到家里那只叫“滚”的小花猫多叫唤一声都会被他当做某种预兆,所以他回忆起刚才那个不合常规的电话号码就感觉浑身一阵恶寒,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记起来自己压根没投过什么进出口贸易公司的简历!

    对,他是投了不少简历,应聘干啥的都有,包括俩招募男公关的和一个招募宠物心理治疗师的(天知道这是啥职业),但他绝对没投过什么进出口贸易公司的简历!因为郝仁很清楚自己的学历和专长,他是一个买把芹菜都需要摁计算器的奇葩,哪敢去什么贸易公司啊……过去把自己论斤卖了么?

    在郝仁心目中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大抵跟胡同口小超市是一个性质,此人见识大抵如此。

    “房东?房东你愣住了诶!”莉莉一惊一乍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郝仁这才赶紧回魂,他对两个不正常生物点点头:“哦,一个用人单位通知我下午过去面试……”

    “房东你放心吧,我帮你看家!”莉莉高兴地举起爪子摇摇,似乎遇上什么好事似的,“我最擅长看家了,保证不让你丢东西!”

    “狗一样的发言。”薇薇安时刻不忘对这位宿敌冷嘲热讽一句,而且每次嘲讽都特别切中要点,不过郝仁还是想说一声:你都穷酸落魄成这样了就别拽了好么?你看自己还对得起自己血族身份么!

    莉莉对薇薇安怒视一眼,但随后就一甩头表示浑不在意:因为她的肚子又叫了,这件事让她迅速怒气清零,而且进入了战斗力持续减弱状态,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看着郝仁:“房东你快做饭吧,吃了饭我就帮你看家……”

    郝仁微微有点发呆:自己这是找了两个房客还是找了两个祖宗?自己当了这么多年房东,这是第一次见到房客可以这么自来熟的!

    但很快他就把一切归结于异种族的文化差异并一笑置之,反正这俩人外娘也不是他对付得了的,为了自己未来的生活能安稳,现在把这俩女超人的好感度刷起来才是王道——这样起码等莉莉和薇薇安再打起来的时候他也有信心可以吼两人几句了:以房东兼饲主的身份。

    郝仁好不容易喂饱了两个人外娘,并且在此过程中确认薇薇安确实吃正常的人类食物,总算把心里最后一块石头落下地。而把这一切搞定就已经十一点了,显然中午那顿饭可以省下,接下来让吸血鬼跟狼人随便自己吃点点心对付到晚上就行。当然考虑到薇薇安这个倒霉催的家伙现在是身无分文,而莉莉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食物分给薇薇安的(犬科动物都护食),所以他还专门出门买了一箱子饼干扔给薇薇安,把那个可怜的吸血鬼姑娘感动的眼泪都差点流下来……你说这是什么事啊!

    由于吸血鬼的习性,薇薇安白天需要大段时间用于睡觉,所以吃完饭没多久她就去二楼房间整理屋子准备休息了,而莉莉则在白天最为精神,她要在一楼镇守大门帮忙看家,两个人总算是因为各自种族习性被分开来,郝仁暂时不用担心她们俩趁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拆房子,这让他可以稍微放心地去那个神秘女人提供的地址“面试”。

    没错,尽管疑虑重重,郝仁还是决定过去看看情况,反正该来的躲不过,如果那个女人也跟他这两天遇上的“异类”有关的话……那他是妥妥绕不开的,看看薇薇安和莉莉的战斗力就知道了,这不是普通人动动脑子就能玩转的领域——更何况他脑子还不一定够使。

    当然他也考虑了让莉莉跟着,不过想想还是没这么做,一来自己跟莉莉刚认识两天,那个狼人女孩有点单纯……好吧其实就是有点二,但有点二并不是可以随意欺负人家的理由,凭着那点信任就拽着莉莉去各种危险环境当挡箭牌,着实说不过去(之前让她住在家里防备吸血鬼偷袭那是不得已之举);二来郝仁怎么说也是个七尺男儿,堂堂正正的大老爷们,就因为这两天遇上些奇怪事,便神经紧张到连出门面试都要拉着一个女孩子当保镖……这传出去还能活么?

    所以他决定硬着头皮过去看看情况了。

    站在公交站牌旁边等车的时候他脑子里再次忍不住浮现出薇薇安和莉莉的……“异类”形态,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起来:“把她俩扔在家里真没问题?”

    说实话郝仁在房东这个行当(假如这算是个行当的话)也干了好几年,什么样的房客他都见识过,三教九流都住过他那栋大房子,作为一个房东最重要的就是要分辨出房客是不是可靠,会不会是危险分子或者会不会干脆是小偷骗子——租房子却引来小偷,最后损失惨重的例子从来不少。郝仁当然不用担心家里的两个女超人是后者,因为他知道……家里的女超人比后者危险多了!

    就这么放心地把她们俩留在家里会不会是个错误?等他回家的时候会不会看到一片废墟?会不会看到两百多荷枪实弹的ST?会不会看到中科院的车队塞满南郊?会不会看到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美国人拿着根自动铅冲自己摁一下?

    他就带着这满脑子不切实际的瞎想坐上了汽车,前往距离南郊不远的……另外一个荒凉地方。

    电话里那个神秘女人给的地址是一个郝仁听说过但从未去过的地方,非常偏远,已经离开市区辐射范围,算得上是游离在城市之外的小村庄。从市区根本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可以抵达,即便在已经足够偏远的南郊,也只有一趟破破烂烂的班车每小时一趟可以前往。

    这个神奇的地方叫王八坨子。

    显然这同时也是个神奇的名字,笔者希望它不要因不雅字眼而和谐掉——因为这鬼地方真的叫王八坨子。

    郝仁坐着那辆破破烂烂四面透风,目测只要遇上个稍大点的沟沟坎坎就会解体的老公交颠簸了半个小时,一路上车里的乘客上上下下最多的时候也没超过三个人,他甚至怀疑这辆车的司机长着一张愤世嫉俗的脸是不是就为了配合这辆车天怒人怨的车况,但最终他还是被平安送到目的地,并被扔在一个看上去和之前途径的荒野几乎没什么差别的地方。

    公交车扬长而去,带着四四拍的哐当叮咣声,一如郝仁此刻的心情:澎湃不已,恨不得仰天长啸——这明显被坑了啊!电话里那个女人坑人的时候是连草稿都没打吧?!

    从公路下去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走不多远就是王八坨子,郝仁站在公路边的高地上就能清楚地看到那地方的一切,那是一个目测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原生态老村,几乎有一半的房子都还是摇摇欲坠的泥坯房,村庄建筑看上去杂乱无章,带着几十年前的味道,整个村子最大的建筑就是中央的一个小砖楼,目测规模也就跟郝仁家差不多……

    电话里那个女人是用“进出口贸易公司”的名义忽悠他过来的。

    这尼玛智商比脚低都不会信好么!?

    但郝仁还是被忽悠来了。

    (没错,今后就是二更了……据说这样利于新书打成绩。看在二更的份上大家多给点推荐好不?没有推荐票的给点点击或者宣传也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