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仲夏夜之梦
    郝仁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一边掐着自己的大腿一边喃喃自语:“妈蛋,还能不能愉快地当个地球人了……”

    他百分之百确信自己之前还在自家门前乘凉,周围是他熟悉了二十多年的老街老巷,南郊白石路常见的破落屋子和脚下的坑洼水泥路历历在目,但他就是稍微眯了那么一下,周围已经完全变样。

    郝仁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广袤无边的大草原上!

    极目远眺,一望无际,视线中只有盖过小腿的绿色野草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比城市中更为清爽的夜风阵阵袭来,脚下的草原也如同波浪般不住翻滚。郝仁抬头看向天空,那是他在城市中从未见过的、繁星密布干净澄透的夜空,星光是如此密集明亮,以至于他在夜幕下都能看清草原上的景象。

    而在极远处的地平线尽头,一大一小两轮银辉正在慢慢升上天空,其中较大的一轮银月边缘还能看到一圈光环般的明辉——两轮月亮!

    “我就知道平常不能看太多小说!”郝仁看着两轮月亮缓缓升上天空,夜幕中遍布着他不认识的星星(当然即便地球上的星星他也不认识几个),终于忍不住跳起脚来,“这他娘的是穿越了?”

    郝仁已经不止一次猛掐自己的大腿,现在都快疼的走不动道了,以此他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那眼前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在马路牙子上乘凉都会被扔到异世界?亲娘咧,自己家还有俩魔物娘嗷嗷待哺好不!

    郝仁脑海里乱七八糟跟走马灯一样跑过无数个想法,想到十几个穿越异界的经典案例,又想了想家里那两个麻烦和自己刚刚到手的时空管理局员工身份,但最后无数个想法还是变成一声长叹,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在这里枯等,因为刚才他听到狼叫了……

    郝仁跟自己的躺椅最后道了个别,便向着天边两轮明月的方向走去:在那个方向他隐隐约约看到了仿佛建筑物的剪影,至少算个前进目标。当然他也知道落入这种陌生环境到处乱走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要么平耗体力,要么容易碰上更大的危险,但关键是他觉得自己“穿越”了啊!来这儿的过程都不正常,原地等着根本不可能等到有人来救自己,还不如看看周围情况再说。

    “穿越落点也不靠谱啊,扔到这么大的草原上,连棵树都看不见还怎么活?”夜晚的草原寒气逼人,郝仁只能抱着胳膊一边走一边嘟囔,“难不成到时候还要吃草?遇上毒草就死犊子了。要是有个森林该多好啊,先撸棵树造个工作台说不定就活下去了……”(minraft梗)

    显然郝仁不是个合格的穿越者:刚来到陌生环境十几分钟他这脑子就跑起马车来,一点都不符合穿越者进入陌生环境之后第一时间变得冷静睿智坚毅果敢的设定。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因为这样能稍微驱散那种彻入骨髓的不安和紧张——他就是个普通人,一个浑浑噩噩过日子的小市民,直到三天之前他遇上过的最大人生危机也不过是房子租不出去而已,就这么个小市民,你让他怎么冷静果敢聪明的起来?

    又是一声隐隐约约的狼嚎从极远处传来,但也可能单纯是过于紧张产生的幻觉,郝仁此刻忍不住想起了家里那只脑子有点问题的狼人:莉莉也会这么叫,而且好听多了。要是那只狼人也在该多好啊……虽然脑子不够用,但对付野狼总该够的吧?话说回来也不知道她能跟薇薇安好好相处不,自己这要是回不去,她俩三天之内必拆房子,不过拆就让她们拆吧,反正也跟自己无关了。

    郝仁就这么带着满脑子的胡思乱想,走在一片看上去永远走不到头的大草原上,周围是如此广袤,以至于他走了这么久都感觉远处景色毫无变化,如果不是身后的躺椅已经消失在视线尽头,前方又有两轮明月可以指明方向,他甚至觉得自己压根就在原地兜圈。

    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低,大草原上的夜风可不是一件T恤就能抗过去的,一开始的时候郝仁还觉得这里空气清新风清气爽,但现在他是真有点怀念半个钟头前那略带燥热和城市污浊的地球空气了。

    正在这时,又是一阵狼嚎传来,这次很近,而且清晰无比,绝对不是幻觉。

    郝仁感觉脖子后面的寒毛顿时根根直竖,二十五年来养成的诡异第六感瞬间发动,他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入一片深草区,周围的草丛甚至埋过膝盖,而在四面八方,一双双闪烁着幽幽绿光的眼睛就仿佛从黑暗中浮出来一般渐次出现。

    一个个鬼魅般的狼影从草丛中浮现出来,郝仁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怎么在他毫无觉察的情况下靠到如此之近的距离的,说实话这一刻他是吓坏了,这阵仗他啥时候见过!

    但万幸的是即便身为一个普通小老百姓,郝仁也有引以自豪的沉稳一面,他克制住拔腿就跑或者失声惊呼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这样只能死的更快。郝仁和狼群对峙着,努力寻找逃出生天的办法,心里一堆郁闷无处发泄:这还能更倒霉么?就这么莫名其妙挂掉算什么事!

    现在要是有个防身兵刃就好了,虽然郝仁确信即便自己手里提着把青龙偃月刀也不可能干的过眼前这起码二三十只草原狼,但起码有个兵器也能给自己壮壮胆子,可是他小心翼翼地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却只摸出个老式的诺基亚来……好吧这玩意儿在某种意义上倒是个超级兵器,绑上根棍子说不定能当战锤使,但都这生死关头了咱就别玩宇宙神机梗了好吗!

    狼群当然不会给郝仁胡思乱想的机会,就在他刚一分神的时候,距离最近的一只野狼突然无声地扑了上来,郝仁只看到一道黑影朝自己袭来,看身形似乎与地球上的狼不太一样,而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下意识抬手一挡……

    “房东!房东!”

    一阵催命般的叫声突然从耳边传来,郝仁感觉脑仁一疼,整个世界顿时昏昏沉沉天翻地覆,等他迷迷糊糊张开眼睛,看到的却是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老房子,熟悉的灰蒙蒙而又星辰稀少的城市夜空,还有莉莉那张二啦吧唧的脸蛋。

    郝仁使劲吸了口气,这是之前野狼扑过来的时候他没来得及完成的动作,随后他迷迷糊糊地看着四周:“这是回来啦?”

    “什么回来啦?”莉莉戳着郝仁的胳膊,随后一把将他拽起来,“房东你半天没回屋,那个长翅膀的让我来找你,然后就看见你在地上躺着,嗯,还怪叫。”

    郝仁被这个力大无穷的二货狼人一把拽的差点胳膊脱臼,但好歹是彻底清醒过来,他看着自己身上一切安好,又扭头瞧着不知什么时候侧翻在地上的躺椅,终于确定刚才那逼真无比的“穿越”经历其实只是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噩梦。

    只是这梦境也太逼真了点吧?

    “没事,就做了个梦。”郝仁对莉莉挥挥手,还挺感动家里两个麻烦精挺关心自己的——要是她俩能别打架那就更好了。

    而就在郝仁挥手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噩梦中攥紧的拳头缝里露出了些东西。

    一撮黑色的狼毛。

    “卧了个槽!!”郝仁就像捏着火炭一样把那撮狼毛赶紧甩掉,整个人都蹦了起来,“见鬼了!”

    (嗯,让我想想……继续求希灵的完本满意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