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没用的血魔法
    薇薇安有点不信邪,又挤出一滴鲜血涂在郝仁手上,然后俩人一起死死地盯着看这次情况怎样,连旁边的莉莉也好奇地凑了过来。

    那滴泛着金红色光晕的血液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在郝仁皮肤上抖动、蔓延了一小会,大概就几秒钟的时间,随后就好像水滴接触烙铁一样迅速收缩、消失在三人眼前。

    “好像是吸收了,”郝仁好奇地挠了挠自己手背,说实话看到那滴血液如同活物一般在自己皮肤上蠕动还真吓人一跳,要不是知道薇薇安对自己没恶意他都差点下意识把那玩意儿甩掉,刚才第一次没注意看,现在看清了那是真瘆人,“没什么感觉,就刚开始有点痒痒的,还有点凉。”

    “血族体温比你们人类低一点,很正常,”薇薇安很犹豫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她咬开的那个小伤口已经愈合到几乎看不出来了,然后她咬咬牙,仿佛下定莫大决心一般挤出最后一滴血,“这……最后试一次啊,再多就不行了,我心疼。”

    莉莉顿时找到嘲讽的机会:“看你那抠门样,一滴血而已。”

    “一滴血怎么了!一滴血也是血!”薇薇安拍案而起,“当年我还不太适应人类食物的时候可全靠吸血活着好么,我倒霉催的几乎每次抓猎物都被猎魔人盯上,自己花钱养几个血仆还养不起,最穷的时候连大姨妈都不舍得流,你这是不经风雨不知道油盐贵,哪天从苦日子过来你就知道……”

    郝仁完全听不下去了,在话题失控前赶紧站起来打圆场:“好了好了过去的事不要再提,薇薇安你注意点,咱这是全年龄向的——而且你别把自己的悲惨生活说的那么详细,我心软听不下去……”

    莉莉顿时高兴起来:“那房东你免我一个月房租呗?”

    “……我跟薇薇安说话关你什么事!”

    仨人闹腾完,薇薇安总算还记着正事,她再次试验了一下,而且这次还在涂抹鲜血的时候用很诡异的语调低声念了几句古老的咒文,郝仁感觉周围再度出现那种寒冷而且带有血腥气的氛围,然而接触到他皮肤上的血液还是跟之前一样,蠕动几下便迅速失去火力,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和血液之间的联系也中断了,”薇薇安皱着眉,“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血族和自己的血液之间有固定联系,除非主动把自己的一部分血液‘废弃’否则这种联系是不会被中断的。”

    “那现在怎么办?”郝仁挠挠脸,“我还指望着你的血能辟邪呢。”

    “要不试试莉莉的血?”薇薇安扭脸看向狼人妹子,“她的血应该也能辟邪。”

    “诶?狼人也可以?”莉莉倒是更加惊讶,“原来我这么厉害呢!?”

    薇薇安嘿嘿一笑:“不是,我听中国的老人说黑狗血能辟邪……”

    然后俩女超人就又在客厅里撕扒起来,郝仁无力阻止也没心情阻止,只能眼神发愣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一个吸血鬼和一个狼人在眼前上蹿下跳,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喊一句:“诶注意啊,弄坏了东西得赔——莉莉你想着点自己还欠我一个茶几,薇薇安你想想自己的钱包……”

    这句话效果显著,俩女超人一瞬间就安静下来,开始用猜拳决胜负……

    郝仁低头看着自己平平无奇的双手,不明白为什么它们能把吸血鬼的血液给吸收掉,他是从各种电影小说里了解过的,吸血鬼的血液对普通人而言威力巨大,有时候沾到身上都能消骨蚀肉,但在他这边别说什么特殊效果了,连普通血液都不如——竟然给直接吸收掉了?虽然现在郝仁确定电影小说里对吸血鬼的描述多半不靠谱,但“血族血液具有特殊力量”这一点总不会错,别的不说,起码人类的血液就不会哆嗦也不会自己爬来爬去……

    “看来用血族印记是不管用了,”薇薇安跟莉莉闹腾了几分钟总算想起正事,她上下打量着郝仁,还是没有放弃,“你要信得过我,我用血族的法术试试,我是高阶血族,不用血液媒介也可以施法——没有媒介总不至于再被吸收了吧?”

    郝仁嘿嘿一笑:“这有什么信不过的,你尽管试。”

    “一般人还真信不过我们,”薇薇安一摊手,“你这么好说话的其实是少数,正常人除非缺心眼,否则怎么可能这么乐呵呵接受施法啊,三百多年前欧洲那边的人面对我的血魔法还抵死不从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都那么死脑筋。”

    郝仁心里嘀咕着:这个吸血鬼妹子莫不是是跟人类相处太久,都已经忘了正常吸血鬼怎么用法术对付人类了吧?

    薇薇安让郝仁坐着别动,随后便以手指在空中勾勒出一个个古怪而扭曲的字符,郝仁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要知道这可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真正看到所谓“魔法”是个什么玩意儿,心中好奇激动自不用说,而且看到有人能用手指凭空画出带有血色微光的轨迹这也着实挺让人开眼界的,但看了没一会他就发现这相当无聊:薇薇安只是不断地在空中画出一行行文字,一边写还一边挥手散去之前写下的东西,这过程说白了就是一种高端大气的背书而已,刨除绘制血色文字过程中的特效之外……他根本没感觉到任何特殊力量和更壮观的现象。

    而薇薇安眉头却已经微微皱起,她书写的速度越来越快,并且更加频繁地抹掉之前写下的东西,几乎是写一行擦一行,郝仁心说这一定是施法到关键阶段了,一开始还不敢吭声,可等了半天都没发现新情况,他忍不住小声问了一句:“那什么……还没好么?”

    “等会,可能写错了,我正改呢……”

    郝仁:“……”

    敢情这家伙刚才擦来擦去是写错了!这吸血鬼妹子就没个靠谱的地方吗?

    “不太对劲,”薇薇安没注意到郝仁脸上的微妙表情,她在连续修改了好几次符文之后终于停手,一边困惑地摇着头一边说道,“按理说这不可能有错,我已经换了三种有效句式,但一点反应都没有……房东你有没有感觉特别想睡觉?感觉心情特别平静?或者浑身放松之类的?”

    “没有啊,”郝仁活动活动胳膊,“心情倒是挺平静,但应该跟你这些字没关系。”

    “那边那个大狗,”薇薇安扭头看向莉莉,“在那别动。”

    话音落下,薇薇安挥手把血色文字吹散成一片不断颤动的薄雾,薄雾从莉莉面前飘过,后者扑通一下子就趴到桌上了,然后一阵均匀的呼噜声传来。

    “……效果也太强了点,这家伙抗性是要有多低?”薇薇安皱着眉,随后看向郝仁,“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血魔法对你好像没用啊。”

    郝仁一听这个顿时精神了,特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难道我其实是个很厉害的人?!隐藏设定是天生魔免什么的?”

    薇薇安实话实说:“也有可能是神经太迟钝,比如说傻子就免疫所有的精神混乱类魔法……”

    郝仁:“咳咳,注意点,你欠我钱呢。”

    薇薇安尴尬地吐吐舌头:“好吧,不开玩笑,但天生魔免什么的大概是不可能的,我对生灵很敏感,你应该就是个普通人,而且你不是也不免疫我制造的冷气么——具体原因你到时候问问那个渡鸦12345吧,我总觉得你跟所谓神签订了协议不会那么简单,说不定你从她那回来之后就有什么变化。至于现在……你还是用我的护身符吧。”

    最后的发展还是跟一开始说的那样:一切灵血和魔法都是扯淡,郝仁哭笑不得地得到了一个来自吸血鬼的辟邪法宝:据说是从五台山弄到的八卦盘,辟邪清心……

    薇薇安把八卦盘交给郝仁的时候是千叮咛万嘱咐,生怕自己的宝贝被弄坏了,可见这个奇奇怪怪的吸血鬼妹子对自己那堆法宝还挺珍视的,这让郝仁尤为感动。

    但那玩意儿真管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