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异国他乡
    等飞机一起飞,莉莉和薇薇安这俩人就好像反过来了。

    平常在家的时候,莉莉总是活蹦乱跳的那一个,元气十足的狼人少女总是有着过于旺盛的好奇心,见到什么都会兴致勃勃地研究半天,哪怕大街上捡到块石头,只要周围没人她都会搁嘴里试试软硬,而薇薇安则成熟稳重许多,虽然霉运不断,吸血鬼少女却总能保持她身为“血族”的那份特殊骄傲和矜持,看上去可比莉莉要稳重多了。

    但现在俩人的表现完全相反:莉莉正老神在在地躺在宽大的高等舱座椅上等饭吃,一边轻车熟路地在旁边的液晶电视上寻找自己感兴趣的节目,而薇薇安反而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吸血鬼少女扒着飞机舷窗,张着嘴巴看外面云层飞快掠过,良久才感叹出来:“噢,真的飞起来啦!而且真能飞这么高啊?”

    说来惭愧,郝仁这也是第一次坐飞机,他挺能理解薇薇安此刻表现的,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说一句:“你平常不也会飞么,有必要这么惊讶?”

    “自己飞的时候和这个感觉不一样!”薇薇安理直气壮,“而且我一般也不飞这么高啊,飞的太高了容易被雷劈,而且高空低温云层很危险,当年我想去天上研究星星就飞的太高了,结果被冻成一大块冰疙瘩掉下来——为这事儿我还差点被猎魔人发现,然后就很少飞到千米以上的高度了。”

    郝仁咂咂嘴,颇为奇怪:“那你当初周游世界都是低空飞行?你也不怕被人拿弓箭打下来?”

    “周游世界的时候?有时候飞,有时候走,反正我体力比人类强,时间也不是问题,哪怕绕着欧亚大陆走一圈也没什么困难的,”薇薇安很得意,“而且我又不是从来不往高空飞,遇上猎魔人的时候还是要往云层躲一下的,猎魔人很少有对付高空目标的本事。对了,说起弓箭,我倒是不怕那东西,威尔士的长弓手都打不到我,你以为那东西朝天上射的时候能飞多远啊。倒是二战的时候不小心被高射炮打下来一次……”

    郝仁目瞪口呆,薇薇安则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啧啧,你们人类研究这些危险东西的本事太厉害,前阵子还互相扔石头,拿着大刀长矛打仗,得个头疼脑热都要靠向上天祈祷来救命,结果转眼间就能把十好几吨的钢板发射到天上了,我还以为高射炮是新型号的投石机呢,一炮糊在脸上——要不是及时散成蝙蝠,兴许我就成世界上死法最花哨的血族了。”

    初次坐飞机让薇薇安这个穷酸吸血鬼显得有点亢奋,因此这些本不应该随便乱说的尴尬秘密是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蹦,一开始郝仁还能面带微笑地和这姑娘交流,到了后来就只能瞪着眼睛干听了:有些事完全超出他的理解范围,做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等薇薇安讲到自己有一个老熟人在北美洲上空兜风时被陨石砸死的时候,郝仁决定换个讨论对象,于是转向莉莉:“看上去你挺自在啊,平常经常坐飞机?”

    狼人妹子懒洋洋地抬头,莞尔一笑:“我坐过早时候的司汀逊客机。”

    郝仁愣了愣:“那是啥?”

    薇薇安颤巍巍地坐正身子:“民国时候的……你当年到底多有钱?!”

    “我也买不起民国的飞机票啊,”莉莉摆摆手,“不过我可以钻机器舱嘛,还有行李架,最后一段我干脆是挂在飞机外面的。那时候的安保可没现在这么高级,根本没人过多检查这些地方,而且以我的身手,要绕过普通人的眼睛也非常容易。就是到站降落的时候比较困难,我得提前往下跳,虽然摔不死但挺吓人的。”

    郝仁顿时叫起来:“废话,正常人像你那么搭顺风机早死半路上了!”

    莉莉吐吐舌头:“反正我就是从那时候积累的经验。所以就说嘛,这个蝙蝠太死板,有时候还没我聪明呢,你就不知道好好利用自己的身体素质。”

    薇薇安别过脸去:“我不觉得能把自己挂在飞机外面逃票有多值得骄傲。”

    尽管这么说着,她还是忍不住跟莉莉讨论起来,俩人的主要话题就是怎么安全地把自己挂在人类的各种交通工具上——莉莉给薇薇安传授钻行李舱偷渡的方法,薇薇安则给莉莉讲怎么躲高射炮,反正都是一些在郝仁听来完全不靠谱的话题。但不管话题本身再怎么没谱,这两个冤家死对头总算是在这诡异的领域达成了暂时和解:她们俩都对这种坑爹事情挺感兴趣的。

    看着一脸乐呵呵的莉莉,郝仁心想这位狼人妹子恐怕真比看上去要厉害挺多,在客机外面挂着飞过小半个中国并不吓人,吓人的是她在民国时期就敢这么干,这位看似二货的姑娘背后到底有多少骇人听闻的阅历?郝仁想想中国近代史,马上就不敢想下去了。

    此行接下来一路无话,这奇奇怪怪的三人组在天上飞了十一个钟头,终于在一个清风微凉的清晨抵达了目的地,位于伦敦的希斯罗机场。

    郝仁拖着已经快要睡着的莉莉和正精神十足的薇薇安走出航站楼,深深吸了一口异国他乡的冷空气,缓缓吐出:貌似跟老家那边的空气没啥差别……

    薇薇安抬头看看天,现在正是清晨时分,天色还未大亮,薄弱的朝阳正从地平线外慢慢弥漫过来,天空笼罩着一层如纱般的薄雾,让本来就不甚明亮的天光显得更加暗淡。异国他乡的街头,冷飕飕的晨风,还有薄雾中暗淡的朝阳,这三样要素或许可以让普通人感觉心情压抑,但却正对薇薇安这个吸血鬼姑娘的胃口,她满意地点点头:“这种阳光正合适,对皮肤有好处——这两天可把我晒惨了,你见过血族成天出来晒太阳的么?”

    郝仁回头给她一个白眼:“废话,你见过血族成天出去找工作的么?”

    薇薇安尴尬地挠挠脸,随后想办法转移话题:“额……话说回来这里的景色看着好像有点陌生,跟我印象里的英格兰怎么不太一样?”

    莉莉睁着惺忪的睡眼还不忘吐槽一句:“你之前连飞机票都买不起,怎么可能认识飞机场的路!”

    郝仁突然产生了一种没来由的危机感,而薇薇安紧接着说的话就证实了他的感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额,我印象中这里应该都是荒地或者石头滩才对……如果我身为血族的方位感没错的话。”

    郝仁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终于知道从出发时就产生的那种不对劲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你上次来英国到底是什么时候?!”

    薇薇安想了半天,脑袋慢慢低下去:“我记着有个叫狮心王什么的在打仗……”

    郝仁嘴巴张的近乎正圆,然后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那TM是1190年!

    可见郝仁的世界史学的还是不错的。

    “你怎么也有这么二的时候?”郝仁揉揉下巴,不可思议地看着薇薇安,他没想到一个人可以糊涂到这种地步——哪怕有也应该是莉莉这样的二货才对啊。

    “我活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许我在某些细节上有点错漏?”薇薇安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有气势一点,但到最后还是低下头去,“你也知道我记事情有点糊涂嘛。”

    “那现在怎么办?”郝仁感觉有点抓瞎,要是一个经常出门见过世面的人遇上这种情况或许还好,但郝仁可是个地地道道没出过远门的家里蹲型小市民,如今唯一仰仗的翻译和向导已经跟他一块抓瞎,而他的任务却是要去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名字的异国乡下小地方,去找一个连姓名和容貌都未知的“客户”,这上任以来的第一个任务也委实棘手了些。

    薇薇安咬咬牙:“没事,至少我语言通啊,这总比你强吧?”

    郝仁想想也是,虽然好像还有哪不太对,但他也只能点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