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布鲁沙尔
    时间已经六点,郝仁匆匆洗了把脸,洗去之前睡了十几个小时带来的困倦后劲,便和因休息不好而满肚子怨气的薇薇安一起来到了一楼餐厅。俩人身后跟着状若游魂的莉莉:狼人妹子从昨晚三更半夜开始精神,到现在终于又到了她的“午睡时间”,再次困的跟死狗一样了。

    郝仁真心觉得一个人的生物钟可以强大到这种程度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房东,我想睡觉……还想吃午饭,还想趴地上歇着……”莉莉跟在郝仁后面嘟嘟囔囔,声音有气无力,俨然是玩累了赖在主人脚边不肯挪窝的死狗模样,只不过就连薇薇安都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明说出来:莉莉作为“狼人”的自尊心异常强大,哪怕是现在这种梦游状态,你要把她跟家养狗相提并论这姑娘也照样会蹦起来咬你一身的牙印,穿三层防刺背心都扛不住她一口的。

    “这个点钟吃的应该是早饭。”郝仁看看餐厅外面还没有完全明亮起来的晨光,无奈地提醒旁边这只稀里糊涂的狼人。伦敦已经摆脱了工业雾都的窘况,但这一地区清晨多雾、云层厚重、天气多变的气候条件还是没变,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虽然朝阳已经升起,但外面天光看着还是有点暗沉沉的,未来的几个小时里不是浓雾就是阴天。

    “看,在那呢,”薇薇安突然拽了拽郝仁的衣角,指着餐厅外面很显眼的一张桌子,“那个‘南宫’,他还挺守时,我都没指望过这种跟猎魔人沾边的家伙,啧啧。”

    因为南宫多多少少可能和猎魔人有点关系(甚至有那么百分之一的几率是个“真货”),所以薇薇安对他有一种本能的不爽,敌意暂时还谈不上,但背地里提起来肯定是不会满面笑容的。

    “看了昨天的电视,我突然觉得其实咱们完全没必要跟这个危险分子一块走吧,”郝仁有点犹豫,“约福尔德古堡那边现在到处是人,全是过去找鬼的,咱还用向导?”

    “怎么不用,”薇薇安白了郝仁一眼,“你知道怎么从伦敦去布鲁沙尔么?”

    郝仁一愣,他还真把这个给忘了。

    这时候那位南宫先生也已经看到郝仁这一行三人,立刻招手对这边打起招呼来,看上去是满脸的和蔼可亲,郝仁见这时候再扭头走人已经不现实,只好领着薇薇安和莉莉迎了上去:“早上好。”

    “早,你们来的也不迟啊,”南宫微微笑着,然后有点愕然地看着正闭着眼睛在郝仁身后晃晃悠悠的莉莉,“额,这姑娘是怎么了?”

    “时差没倒过来,这时候正午睡呢,”郝仁无奈地耸耸肩,“咱们现在就出发?还是先在这儿吃了饭再走?”

    南宫表示时间不急,稍迟个十几二十分钟也误不了车,于是郝仁干脆地决定先填饱肚子:这酒店对每一位住客免费提供早上的自助餐,他得在退房之前把本吃回来。莉莉这时候已经越来越困,眼瞅着就要接近人事不省的程度,但神奇的是狼人妹子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都不会耽误吃饭:郝仁按着莉莉的食谱去给她弄了一盘子菜,莉莉就在闭着眼睛的状态下依靠嗅觉给全吃完了,连个菜毛都没剩下……

    南宫在旁边看的啧啧称奇,这让郝仁和薇薇安一阵紧张,他俩生怕这个号称猎魔人的家伙从莉莉的特异情况上看出后者非人的本质来,结果这个南宫要么真是个江湖骗子,要么是个水货——他就惊叹了一番,压根没想到自己要猎的“魔”就在自己旁边坐着。

    早饭过后,一行几人去前台办好退房手续,带着各自的行李离开了酒店。郝仁他们仨的行李其实不多,加起来也就一个大旅行包,按理说这种东西应该是现场男士负责携带的,不过薇薇安毫不客气地把那一大包东西绑到了莉莉身上:后者在半梦半醒状态下突然多出几十公斤负重来,结果竟然还睡着!就那么闭着眼睛被薇薇安当成了苦力,跟昨天一样嗅着气味跟在郝仁身后走起来。

    “唯一的优点就是力气大,不让她背着多浪费人才啊。”薇薇安看到郝仁脸上的古怪神色,颇为不在意地摆摆手,“你放心吧,她心里乐意着呢——虽然现在正睡觉。”

    郝仁感觉一阵别扭,他看到莉莉睡着觉背着三个人的行李跟在后面,走的跟个受气小媳妇一样(纯属心理作用),最后还是忍不住上前把那一包东西换到自己背上:“算了,你别净欺负她。”

    莉莉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竟然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谢谢房东嗷,我不累……”

    薇薇安鼻子里哼了一声:“莫名其妙的大男人思想,这么多年你们就没一点进步。”

    郝仁干笑两声,看了身边的南宫一眼,这位自称猎魔人的高瘦男人可比他们仨带的行李多多了,真不愧是号称隔三差五就要周游世界的主,人家一个人的行李就比郝仁背上的旅行包还大:那是一个看上去坚固又沉重的特大号旅行箱,比当初莉莉来家里时拖着的那个箱子还大一号,拖着走在水泥路上声音都震天响,天知道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你这一箱子都是什么啊?”薇薇安不愧人老成精(这四个字可不能让她听见),立刻就做出一副天真少女的模样好奇地问了出来。

    “都是‘工作’需要,”南宫拖着一个巨大的旅行箱,却仍然不损他那种干净利落有风度的形象,白衬衫黑西裤一搭配,哪怕后面拖着个半人高的箱子,正脸看起来都像赶着去开会的成功企业家一样,“我用它们和邪恶对抗,这一箱子东西镇压过至少三位数的妖魔邪祟。”

    “真正的猎魔人可不需要这么多工具,”薇薇安回到郝仁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他们自己就是兵器。看样子咱们可以放心了。”

    郝仁这时候想的却是:为什么都是男人,形象差距就可以这么大?人家拖着那么大个旅行箱看着都像去开会的企业家,他背着旅行包怎么看都像是正走在讨薪的路上……

    就这样,两方各怀鬼胎(这成语用这合适不?)的家伙踏上了前往布鲁沙尔镇的旅途,不管怎么说,有一个经常远行熟门熟路的专业人士带路是省了很多事,在南宫的帮助下,郝仁一行仨总算是没有迷失在伦敦古老错综的街道中,顺顺利利地乘上了前往目的地的列车。

    一路无话,四个人在车上一颠就是整整一天。

    因为身边多了个陌生人,郝仁和薇薇安也没办法谈论太多机密事情,旅途显得格外沉闷,中间唯一值得提的也就是莉莉中途“午睡”醒来,然后闷在列车座位上磨蹭了半天,等车快到站的时候又开始犯困——亏她出门之前还那么兴高采烈,结果真到英国之后除了睡觉就剩下发呆了,好不容易有点闲暇时间还是在车上晃荡过去的。

    等列车抵达布鲁沙尔小站时天色已经将近黄昏,在这里下车的人寥寥无几,看样子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来这么个穷乡僻壤搞鬼有兴趣。郝仁随着家乡母语一般亲切的报站声来到小站月台上,发现这地方比他想象的还要偏僻荒凉一些。

    列车小站规模极小,只有两条铁路从这里经过,其中一条还是荒废的。而这小小的车站周围基本上都是光秃秃的荒地,黄褐色的砂砾碎石充盈视野,仅有的绿色还都是野草灌木一类随风乱长的植物。从车站出来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布鲁沙尔小镇,镇子的建筑已经有几分陈旧,而且整个镇子的规模很小,甚至近乎于一座村庄。

    也不知道这个镇子是怎么建设起来的,竟然坐落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地方的风水让郝仁想起了天堂驻地球办事处——也就是王八坨子。

    南宫在空气中抽抽鼻子,脸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我闻到了‘大家伙’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