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卧槽真有鬼啊!
    郝仁兴致勃勃地研究着自己身体的新变化,他坚信这是渡鸦12345之前承诺的身体强化效果正在逐渐显现,这是毫无疑问的——正常人不可能在夜幕下凭肉眼看到两三公里外的树杈,哪怕大白天也不可能,但郝仁却发现这一切都相当容易。

    这意外之喜甚至让他暂时忘了城堡那边的事,而是专心致志地折腾起自己的眼睛来,他发现这突然获得的超强夜视能力和惊人视距并没有带来丝毫不便感,他只有在集中注意力的情况下才可以做到夜间目视数千米,而正常情况下看东西还是没有丝毫改变,就如同眼睛自带了一个高智能的夜视变焦镜头一般,中间的切换随心所欲,如同……如同他一生下来便具备这种能力。

    “那个渡鸦这次没坑人嘿,”郝仁高兴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她当时就说了,身体强化项目会随着我的适应能力慢慢开放,绝对没副作用,现在看着……起码这个视力控制起来挺顺畅的。”

    “哼哼,不就是夜里能看的远一点嘛,看把你高兴的,”薇薇安不屑地一哼,“你也就眼神进步了,其他身体素质不还没变化么?”

    “话不能这么说,我起点就是个普通人,但凡能有一点特殊能力那都算脱胎换骨了,”郝仁一本正经,“你想想你自己,平常你兜里总没超过两百块钱是吧,假如突然有一天你兜里揣一千块而且还不会丢,那你是个什么心情?”

    薇薇安一怔,然后整张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灿烂起来。

    郝仁一摊手:“你瞧,一个道理。”

    莉莉这时候终于把头发里的草棒和沙土清理干净,她看向不远处的古堡:“咱们什么时候进去?房东你说的那什么接头感应怎么还没出现呢?”

    “按理说也该出现了啊,”郝仁这才想起此行的正事,他奇怪地摸摸后脑勺,然后把数据终端掏出来,“喂,你那有什么新消息没?”

    “没有,本机未收到更新一步的任务情报,目标人物尚未出现,建议机主在当前位置等待。”

    数据终端上空浮现出这么一句话,便再度进入待机状态,郝仁敲了机壳几下,结果这玩意儿上面冒出一行“本机正在思考人生,如无重要事件请勿打扰”便再无动静了。

    “又是一个关键时刻掉链子的,”郝仁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从到手以来就不怎么好用的数据终端,随后把视线放在不远处的那一小片营地上,“话说也不见他们去古堡里查探情况啊,这些人不是冲着抓鬼来的么?就在城堡外面这么干等着?”

    “大概多少对城堡里的情况有点顾虑吧,而且一个已经塌成这样的废墟,谁敢随便进去,”薇薇安说着,抬头看看月亮,“月光正在被云层挡住,如果真有死灵,应该就是这个时机。”

    此话一出,郝仁顿时紧张起来,然而不远处的那些“捉鬼专业户”们却好像仍懵然无知,那些拿着奇奇怪怪的探测器,穿着古怪衣袍的鬼粉(鬼魂粉丝,这词没错吧?)三三两两地聚拢在帐篷或者大车的灯光前,有的大声说笑有的则在神秘兮兮地小声交谈,还有的干脆铺开了野餐布,邀请三两个熟人连吃带喝起来。夜已深却无一人显得疲惫,仿佛一群夜行动物,只是这气氛与其说是驱邪作战倒不如说是化装舞会,跟南宫一起拼车过来的那个欧洲大汉这时候已经自来熟地跟几个醉鬼勾搭到一块去了。

    而开车带着南宫等人过来的旅馆老板安格斯看上去好像不愿意搀和这些“专业人士”的深夜派对,胖大叔跟南宫说了几句话,便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车上,随后发动汽车离开了这片小小的露营地,看样子南宫他们只要求安格斯把自己带过来,今天晚上没想着回去。

    在一众群魔乱舞的灵异爱好者中间,南宫和那个印度僧侣成了最醒目的两个人:他们没有去最热闹的帐篷前跟其他人一起吹牛,也没有拿着什么奇奇怪怪的灵体探测器对着城堡方向猛拍,附近有几个正在喝酒的、穿戴仿佛中世纪炼金师一样的“捉鬼人”大声招呼着他俩过去一起喝酒,南宫和那个印度僧侣也充耳不闻,他们只是各自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席地而坐检查起自己的工具来。

    南宫打开了自己随身的黑色提箱,从中取出一把造型奇特的小手弩,这手弩与其说是兵器倒不如说是一件艺术品,其体积让人很怀疑这东西究竟能有多大杀伤力,南宫将手弩小心翼翼地贴身放好,随后从提箱中取出一根绑着许多银色小箭的黑布条缠在腰间,最后又从箱子的夹层里摸出一个仿佛拍戏道具一般的单片眼镜戴在脸上,这便是做好了某种准备。

    而他旁边的印度僧侣则从那花花绿绿的长袍中摸出了盛装着香料的小壶,不断将一些香料撒在自己身上和周围的地面上,神情郑重,嘴里念念有词,完全不像周围那些举止浮躁而且装备可笑的灵异爱好者,甚至单从脸上表情和气质的沉稳程度上,这个干瘦干瘦的印度僧侣比南宫还要像是一个正版的猎魔人——郝仁的视线几乎完全落在这个僧侣身上,他从后者身上感觉到一种隐晦的高手气质。

    但这种高手气质明显不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出来的,印度僧侣旁边就是那帮组团野餐的欧洲大汉,他们看到这个干瘦老头随身带着香料,立刻派了个代表过来,从老头手里买了一盒香料回去……撒在烤肉上……

    顿时郝仁就对这帮捉鬼专业户不抱任何希望了。

    这TM都是送死来了吧?!

    “看那两个人,”郝仁指着南宫和那个印度僧侣的方向,他突然之间异化的双眼现在就派上了用场,那两人的一举一动在他眼中都一清二楚,“他们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感觉跟周围的其他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嗯,看着好像是有点名堂,”薇薇安皱着眉,“原来还以为南宫只是个纯骗子,没想到他真的懂行,那些银色小箭不但是银制,而且里面有特殊的驱魔成分,你看月光照射在箭头上,折射出来的光芒带有一种浅蓝色。而且那个印度僧人撒在身上的香料让我很不舒服……隔着这么远都很不舒服。”

    郝仁顿时一惊:薇薇安这样几乎可以用活化石来形容的高位吸血鬼竟然会忌惮那个印度僧人撒在身上的香料?

    难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印度僧侣果然是隐藏起来的真正高手?!

    “我不喜欢咖喱,”薇薇安皱着眉,“当年去印度吃咖喱让我闹了好久的肚子。”

    郝仁:“……”

    正在这时候,郝仁注意到身边的月光一下子黯淡下来,抬头一看,原来厚重的云层终于完全遮挡了月亮。

    不知是不是错觉,当月光被遮挡的一瞬间,郝仁隐隐约约从周围的风声中听到了一种呜咽一般的低声啸叫。

    “城堡那边有动静!”莉莉的尾巴突然炸起来,金色的眼眸异常明亮,“有光!”

    不用莉莉提醒郝仁也看到了城堡方向的异动,几乎就在天上月光被遮挡起来的同时,那片彻底坍塌的废墟中就出现了好几道隐隐约约的光芒,这光芒持续了几秒钟便渐渐消失,但片刻后又在城堡其他地方出现,与此同时,一阵阵呼啸的风声也从城堡废墟中传来——然而现在附近根本没风!

    郝仁咽了口唾沫:“卧槽……真有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