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地洞
    郝仁不知道那帮灵异爱好者是怎样一番群魔乱舞的状态,但想想那帮家伙身上的奇怪装备也能大致猜到一二,薇薇安更是直截了当地给了个评价:“那边?那基本上是一群江湖骗子在开会,也就南宫和那个僧侣手里还有点真货。”

    莉莉趴在地上左嗅嗅右嗅嗅,折腾了十几秒钟才抬起头来:“这里有人来过。”

    “这阵子古堡吸引了这么多人,谁来过都正常吧,”郝仁没在意,只是小心翼翼地朝着小教堂的方向走去,“这声音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的,薇薇安你确定没问题吧?”

    “没问题,死灵的气息还被镇压在地下,”薇薇安稍微释放出一些力量,眼睛在夜色下微微弥漫起一层红光,“你听,风声好像减弱了。”

    郝仁咽了口唾沫,从小教堂方向传来的风声和怪啸确实在渐渐减弱,但这已经成功营造起了让人不安的气氛,他是感觉不到什么所谓的死灵气息——在他眼里这地方早就鬼影重重了。

    小教堂的木门已经彻底朽烂,但一堆倒塌的石板堵住了这间石屋的入口,郝仁小心翼翼地凑近,在那堆堵门的碎石间找到一条缝隙,透过缝隙向里看去,石屋中只有黑乎乎一片,断断续续的风声和人吼马嘶的嘈杂声确实就是从这石屋里面传来的,因为石屋周围还有不少开裂,从中传来的怪声几乎没受什么阻碍,怪不得可以传遍整个城堡。

    郝仁将手指舔湿,小心翼翼地探入石堆的缝隙中,很专业地点点头:“嗯,没风。”

    “废话,这么大动静,要是真有风早在你刚才凑过去看的时候就糊你一脸沙子了,”薇薇安把郝仁推到一边,对莉莉招了招手,“大狗,过来把这堆东西搬开。”

    郝仁顿时感觉不妥:“诶等等,这算不算对亡者不敬?”

    “亡什么者啊,真正的僵尸我又不是没揍过,法老卫队也就那样,大狗,上!”

    “你再叫一遍大狗试试!信不信我一秒钟能咬你四下!”莉莉对这个愈发无礼的吸血鬼忍无可忍,暴跳起来大声抗议,不过抗议之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干起活来:这里就她力气最大,要搬开眼前这一大堆石头还真非她莫属。

    而在莉莉动手将第一块大石板扔到一边的同时,从小教堂里传来的怪声突然停息了。

    “没动静了!”郝仁叫起来,“诶我好像听见里面有什么东西哗啦一声,你们听见没?”

    薇薇安侧着头听着小教堂中的动静,挥手对莉莉示意:“别管里面,继续搬。”

    “嘿——咻!”莉莉弯腰抱起看着至少能有半吨多的大石块,大气不喘就能把这玩意儿扔出去好几米,举手之间就好像在搬运泡沫做的模型一般轻松写意,郝仁跟这个力大无穷的狼人保持了两米以上的距离,生怕这二货扔石头的时候一个没瞄准就把他给秒了,一边还看的啧啧称奇:“我要是也有这么大力气该多好啊。”

    “肌肉发达罢了,”薇薇安看着莉莉搬运那些巨石也有点眼皮发抖,但还是兀自嘴硬,“真正的力量源于智慧,力气再大能有我的血魔法管用么,我一个诅咒就能让她躺……”

    莉莉举着一块足有一米宽的大石板转过身来:“呵呵,你接着说。”

    郝仁跟薇薇安正并排站着呢,见状赶紧跳出去一米多:“诶你别开这玩笑!这儿还有个凡夫俗子呢好么,你手一滑我就得变成扁的——你俩要闹等以后找个没人的地方闹去。”

    莉莉切了一声,扭头继续搬石头,堵在小教堂门口的一堆碎石很快就被她清理了个七七八八,随着最后一块大石板被狼人姑娘一脚踢开,小教堂黑洞洞的门口大敞四开地呈现在三人眼前。

    “房东,我鞋坏了。”莉莉抬腿指着自己的脚,郝仁一看,就看到那双白色运动鞋前面开了个巨大的口子,五根莹白如玉的脚趾正在裂口里扭啊扭的:刚才最后一块石板是被这姑娘一脚踢开的大家还记着吧,别的书里肯定不写这个细节……

    “额,回去给你买新的,这算工作损耗。”郝仁擦擦额头冷汗,心想怎么不管什么事到了自己这都会这么坑,然后他才迈步走向那黑洞洞的小教堂,想瞧瞧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

    说实话,郝仁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要一般人哪怕胆子再大,这时候都不会贸然钻进一个几分钟前还在“鬼声大作”的封闭石室里,但现在有薇薇安这个可以感知死灵的吸血鬼保证安全,又有莉莉这样一个金牌打手护卫周全,他也就强行壮起胆子来——别的不说,一点大男人脾气他还是有的,这时候要是再缩头缩脑,他担心自己会被身边两个女超人给看扁了。

    虽然被坍塌的石块封堵了大门,但这个小教堂到处都是开裂和坍塌的地方,基本上处于一种四面透风的状态,郝仁走进去的时候并没闻到什么衰朽的气味,只有刚才莉莉干活时候弄起来的尘土味扑面而来,薇薇安皱了皱眉,身边缠绕起一阵微凉的轻风,将三人身边的扬尘吹散,举手投足间尽显血族优雅,惹得莉莉对她侧目而视:“矫情——这时候还讲卫生呢?”

    教堂中空空荡荡,原本的桌椅摆设早已荡然无存,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只能看到几处凌乱散落的石砖碎块,这小教堂也是典型的欧式古典城堡风格,窗户狭窄而高置,现在那些窗户已经变成了一个个长条形的空洞,朦胧的月光透过窗洞洒进教堂,让四周一切看着更加阴森起来。

    “月亮又出来了……”莉莉抬头出神地看了最明亮的窗洞一眼,“房东,我想嚎两嗓子……”

    郝仁:“……”

    你说这二货都什么臭毛病!

    借着自己刚到账的“超能力”,郝仁可以看清小教堂中的一切,然而这间石屋中到处都一目了然,他根本没发现有特殊之处,没有飘来飘去的鬼火,没有晃晃荡荡的古代骑士,也没有扔在地上散发微光一看就知道准没好事的黑皮魔法书,在他进来之前这里面的怪声就已经结束了,现在这小教堂看着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废弃小屋而已。

    然而莉莉却伏在地上嗅了嗅:“房东,这里也有生人的气味。”

    薇薇安径直走向小教堂的一脚,凌空一挥,便有一团血红色的雾气扑向角落的一块小石板,只听到“刺啦啦”一阵剧烈腐蚀的声音传来,坚硬的石块竟然眨眼间被血色雾气腐化成灰,从石板下露出一个小小的洞口来:“从这儿跑了,装神弄鬼的人。”

    “人?你说这里闹鬼是人为的?你早知道了?”郝仁惊讶地看着薇薇安,“刚才怎么不说?”

    “我是感觉到这里藏着个活人,本来还想看看他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却没想到他只是装神弄鬼而已,”薇薇安耸耸肩,“莉莉刚开始搬石头他就溜了——亏那只大狗还自称六识敏锐呢,一个人类在你眼皮子底下开溜你竟然没注意到。”

    莉莉兀自嘴硬:“我刚才在专心搬石头!没注意!”

    郝仁不搭理这两个人外娘的日常拌嘴,而是来到那黑洞洞的地洞旁:“咱们不会要下去吧?”

    “你要愿意在上面等着也行,”薇薇安看着那地洞,脸色浑不在意,“虽然我感觉那只是个普通人,但毕竟这下面的情况不明,或许会有危险。”

    薇薇安这么一说,郝仁的脾气反而上来了:他可是要成为保姆王的男人,将来说不准得照顾多少稀奇古怪的房客,岂能被一个在古堡里装设弄鬼折腾大新闻的普通人给吓住!

    当场他就一挽袖子向坑里跳去:“你们别拦我,我走前头……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