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堵死
    “此门落下之刻,守卫尽皆撤离,”薇薇安指着符文的最后一行,“这句话也是用符文写的,这有点奇怪啊。”

    郝仁第一次接触这么古老又神秘的玩意儿,整个人正陷入一种好莱坞大片的状态,脑子还有点发懵,闻言下意识问了一句:“这有哪不正常的?或许写字的是个强迫症,你让他一大段符文下面插一行英文人家难受,而且他写英文你也看不懂啊。”

    薇薇安白了郝仁一眼:“你觉得贴在家门口催缴水电费的通知会用古拉丁文写么?谁看得懂啊。莱塔符文复杂多变,而且即便在学习过程中都会对学习者的精神造成冲击,一般人是掌握不了的,只有猎魔人和那帮因为信神而把神经锤炼的跟石头一样硬的苦行僧能受得了这个。据说莱塔符文是写给天地间的精灵和另一个空间的神灵的文字,所以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人把这些符文写给普通人看,更别提真当成普通文字一样写留言了。”

    “守卫不是普通人呢?”莉莉突然在旁边插了一句。

    薇薇安惊奇地看着狼人妹子:“诶,大狗你思路挺广的!”

    郝仁听到“守卫不是普通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感觉背后有点发毛,他神经质一样飞快环视了周围的地道一圈,使劲咽口口水:“用猎魔人当守卫?这城堡不至于是当年的猎魔人总部吧?”

    “猎魔人没有总部,他们自由分布在全世界,其内部的联络方式一直是个迷,不过这个约福尔德领绝对曾经聚集过一大批猎魔人,”薇薇安一边说着一边轻飘飘地浮到半空,倍加仔细地研究着石壁上面的符文和图画,“看这些纹路,是用非常严谨和复杂的方式刻写下来,通过书写顺序和排列方式来让三组符文同时生效,很高明的手法,这个约福尔德领主必然不是什么普通贵族,十有八九……干脆就是个已经融入人类的猎魔人,我见过这类事情。”

    莉莉别看也是个“异类”,却跟郝仁的见识差不多,这时候也是满脑门子问号,她上前挠挠那坚硬的石壁,一脸不耐烦:“老太婆你别卖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了好不好,就说这到底是干嘛用的。”

    薇薇安的声音一瞬间提高八度,带着血腥气的冷风骤然袭来:“你说谁老太婆?!”

    郝仁迅速把那个说话不经大脑的狼妹子拖到一边:“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你是永远十七岁的血族美少女行了吧,咱们干正事呢。”

    “你就成天护着她吧,”薇薇安不屑地哼了一声,慢慢降落到郝仁身边,“符文上都是镇压用的句式,没有进攻性的东西,应该是个单纯的防御层,第三列符文写明城堡的地下部分要永世镇压一个‘万恶之源’,没有约福尔德血脉之力,不可打开此墙,否则将遭受地宫中某个邪灵的诅咒,还……”

    薇薇安话刚说到一半,一阵低沉的轰隆声便突然从不知何处传来,并在整个地宫中四处回荡,紧接着三人脚下的地面开始震颤,而且越震越强,四周的石壁发出刺刺拉拉的可怕摩擦声,尘土和碎石从地宫的顶棚上簌簌落下,郝仁在愈发强烈的震动中东倒西歪,一瞬间想到的就是:地震了!自己这时候站在一个严重年久失修的地宫里面十有八九要死犊子!

    不知何处传来的轰隆声越来越强,短短几秒钟后就如同闷雷一般达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程度,但就在郝仁准备闭上眼睛回忆自己这一辈子的时候,一切骤然停息下来。

    “地震”停止了,怪声也消失不见,只有周围空气中的扬尘和偶尔从地宫顶棚上掉下来的砂砾说明刚才一切并不是幻觉。薇薇安在震动开始的一瞬间就飘到了半空,全程优雅无伤,而莉莉则在震动开始的时候以犬科动物的方式保护好了自己:趴在地上两手抱头,从头顶到尾巴尖都在高频率哆嗦。这时候震动停止下来,莉莉才讪讪地爬起身子对着郝仁和薇薇安傻笑:“刚才是地震了吧?”

    郝仁还惊魂未定,薇薇安则带上了异样的神色:“不对……不是地震!是城堡下面的东西!”

    “安格斯说这条通道之前是畅通的!”郝仁不傻,他也一下子反应过来,“这个石墙是刚刚出现!”

    “十有八九是城堡下面的封印松了,所以这个石门才会启动!”薇薇安拉着郝仁就朝地道出口跑去,“赶紧撤,这……诶?”

    在三人身后哪还有来时的通道,阻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厚重的石墙,而且看上去比那堵有着符文的石壁更加坚固!

    “这东西什么时候出现的?!”郝仁大惊,然后跑上去在石墙上敲了两下,确认这玩意儿不是幻觉,“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是猎魔人的伎俩,他们最擅长布置这种混蛋陷阱!”薇薇安双眸中红光大盛,语气中满是愤怒,她双手向前一挥,两道十字交叉的血红色冲击波狠狠地击中了那厚重的黑色石墙,然而这足够击碎任何金石的血色冲击波在接触到黑色石墙之后却只打出一道不浅不深的伤痕,完全不够摧毁整个石墙,“混蛋,连石头都是附过魔的……咱们被困住了!”

    莉莉这次不用人催,主动上前试图打碎这面石墙,然而连抓带挠甚至连头槌都用上之后,这面石墙还是稳如泰山,狼人妹子顿时一屁股坐到地上:“呜呜,我还不想死……我连对象还没谈过呢……我还只是个小狼崽子哇……”

    郝仁本来也冒了一脑门子的冷汗,这时候看到莉莉的动静他反而顾不上自己紧张了:狼娘简直不忍直视。他伸手把莉莉搀扶起来,一边给对方打气一边看看周围:“冷静,先别慌,看从别的地方能出去不。”

    这时候地宫中又开始响起另一种怪声,一阵哗啦啦仿佛盔甲碰撞的诡异声音从地道两壁背面传来,似乎这地道周围有着其他的空间,薇薇安本来还想试着打破地道两旁的墙壁,这时候赶紧收回手去:“这两边的墙壁倒是没附魔,你敢出去么?”

    哗啦啦的盔甲碰撞声越来越明显,而且郝仁分明地听见距离自己最近的墙壁背后传来了硬物刮擦岩石的声音,“某种东西”已经感觉到这地道里的三个入侵者,它们正试图钻进来!

    后路被坚不可摧的巨石所阻,两侧的墙壁后面光听动静就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死局,郝仁最终把视线放在那面有着符文的石壁上:“那东西能不能打开?”

    薇薇安冲过去敲了敲石壁,又把耳朵贴在上面听了听:“这个倒是不厚,而且对面似乎没东西,不过你真的确认要把这个砸开?它可能是地宫的最后一层封印。”

    一听这个,郝仁顿时犹豫起来:他确实不想死,但还不至于紧急关头没了脑子,而且多少故事都告诉他一个道理,在这种历史悠久的镇魔地里随便破坏封印绝对是个逗比行为,有多少电影电视剧的续集都是从某个逗比砸破封印的那一刻开始筹拍的……

    “本机建议你打破那道门,”在郝仁犹豫不已的时候,数据终端的声音却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雷达扫描显示,那道门背后有其他通往地面的通道,整个地宫并没有完全封闭——别担心什么打破封印闯下大祸的事情了,这地方几百年没整修过,各处的封印石门早就坏了,你们眼前这是唯一一条被成功关起来的通道,你们如此倒霉,本机真是悲痛欲绝……”

    (仍然在努力冲击三江榜中,目前势头良好,大家记着每天领票投票,每天一票,让《异常》开个好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