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总算结束了
    南宫揉着后脑勺坐起身子,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高地上,身子底下是光秃秃的荒地,头顶则是正慢慢变亮的天空——地宫里的惊魂一幕好像做梦一样远去了。

    后脑勺传来一阵抽搐般的疼痛,周围的空气中则弥漫着让人难受的焦灼味道,这些让他忍不住皱眉,下意识咕哝起来:“咳咳,我这是怎么了?”

    郝仁示意薇薇安和莉莉还有伊扎克斯都别说话,然后一巴掌拍在南宫肩膀上:“醒了?那抬头看看大新闻吧。”

    “郝仁?”南宫惊奇地看到身边站着仨熟人和一个陌生的魁梧恶汉,“你们没事?地下那些恶灵没伤到你们?诶旁边这位朋友是……卧槽那是啥情况?!”

    南宫终于看到了极远处那正冒出滚滚浓烟的陨石坑,陨石坑周围残存的一点石头还有附近的景色还能让人勉强分辨出这是约福尔德古堡,但仅仅一夜过去,这数百年历史的古堡已经只剩下大坑一座,以及一汪正在慢慢冷却的岩浆,任凭南宫这辈子有多少见识这时候都感觉脑筋不够用了。

    “你肯定不相信发生了啥,但刚才从天上掉下来一颗陨石,把整个古堡砸没了。”郝仁脸上带着诚恳的表情,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南宫愣愣地听着,突然一摸后脑勺:“等等,我记着之前正在地宫里跟恶灵作战,你们就在我身后呆着,周围是成群的骑士怨灵……然后感觉头上一疼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郝仁努力让自己的眼神更诚恳一些,还做出一副余惊未退的样子:“可别提那些倒霉玩意儿,我现在还腿肚子转筋呢,咱们能跑出来纯属奇迹——昨晚上你正勇敢作战的时候地宫顶棚又塌了一次,当场就给你砸晕过去了,我正闭着眼睛准备等死呢,周围那些铁皮罐头却一个个不知怎么躺在地上不再动弹,然后我们仨费了挺大功夫才把你……还有这个老人家运上去。我们本来想着等天亮了再搭顺风车回去,但这邪门地方太吓人,所以就尽量往外跑,这救了所有人一命:十分钟前有个陨石从天而降,后来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了。”

    从头至尾郝仁都假设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完全不尝试着解释为什么地宫里的亡灵铠甲会“躺在地上不再动弹”,也不解释为什么会从天而降一颗陨石无比精确地把整个古堡砸成大坑,反正他就这么毫无心理负担地扯了一堆离奇的故事,剩下的就是让南宫自己脑补了。

    郝仁的心理很龌龊:反正我是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你来咬我呀~~

    果然南宫听了一头雾水却丝毫没有找郝仁详细询问的意思,他似乎压根不相信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和旁边那俩人畜无害的姑娘会跟这种事件有什么联系,这位“专家”用自己的逻辑解释了半天,勉强做出个猜测:“兴许那些亡灵是由地宫里某个更核心的东西控制的,这种好几百年历史的遗迹里经常会见到这种情况……嗯,一定是这样,我可是专家。”

    郝仁和薇薇安等人不约而同偷偷翻了个白眼:这位还真有脸说。

    南宫这时候才慢慢站起身子,颇为遗憾地看着远处那末日天坑,他知道古堡里一定还有无数的秘密,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些亡灵会突然倒下,为什么自己会被三个“普通人”救出来,但现在那里什么都没剩下,就连调查都无从谈起。

    郝仁很感激地看了伊扎克斯一眼,陨石遁确实是个万金油技巧,基本上一颗石头砸下来,只要不是当着普通人的面施法的,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你就都不用操心了,这颗星球上压根不会有人相信真的存在哪位大能可以从柯伊伯带拉个小行星过来砸人玩,愁白了头的只有那帮天体物理学家们——还有眼前这个半吊子的捉鬼专家。

    不久之后,来自布鲁沙尔小镇的围观群众也终于姗姗来迟。

    几量越野车停在约福尔德古堡的旧址附近,这里浓重的烟雾和陨石坠落地的高温熔岩让所有人都没办法靠近。事实上在伊扎克斯降临的时候小镇上的人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当时那漫天的火海就和前不久第一次“闹鬼事件”时几无二致,镇子上的好事者和来自外地的灵异爱好者们几分钟内就收拾齐整从镇子里出来了,但从镇口到约福尔德古堡根本没有路,沿途只有崎岖的石滩,哪怕是几辆越野车也不能开得很快,所以他们基本上只看到整个事件的一点小尾巴:陨石从天而降的那一刻。

    哪怕再作死的人,也不敢迎着陨石的威势往前猛冲,所以直到陨石引发的冲击波和大爆炸平息之后这些人才抵达现场,现在他们正围着那已然消失不见的古堡旧址议论纷纷,有拿手机发推特的,有跟陨石坑合影留念的,有捧着灵异感应器一脸悲怆的,也有口吐白沫在地上坐着抽风,宣称约福尔德领主有话说的——最后这个真是精力旺盛,昨晚上折腾到大半夜都没把她累着,今天早起又来折腾一遍。

    但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是单纯的震惊,这些平头百姓还没专业人士的推理能力,他们只是感觉这么个乡下小镇旁边竟然接二连三地出现这种大事……自己将来应该可以跟很多人吹牛了。

    经过一夜的折腾,郝仁他们仨是身心俱疲,哪怕身不疲心也够疲的,所以直接搭了个顺风车返回镇上,南宫则和那个还没彻底清醒过来的印度僧侣(老人家身体果然不行,同样的力道,竟然昏迷这么长时间)一起走,一路上这个半吊子猎魔人都在重复一句话:“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

    有辙想去,反正所有证据都被汽化了,福尔摩斯再世也不可能把原因归结到从天而降的恶魔身上去。

    一行人就这么回到了镇上,原本他们是可以直接坐车返回伦敦的,但薇薇安出主意要去“安格斯的小屋”看看情况,瞧瞧那位经历了大事件的酒馆老板是个什么状况,也好确认有没有留下后患,郝仁和莉莉当然没有意见,伊扎克斯则从头至尾都没怎么说话,这个大恶魔好像有心事,从离开约福尔德古堡之后就不开口了,别人提个意见他也只是点点头而已。

    不过郝仁没管那么多,毕竟都是第一次见面,还远没有熟到可以抓着人家问东问西的程度。

    四个人很快找到了那个位于镇边的小旅馆,不出所料,旅馆老板安格斯没有跟往常一样在柜台前面笑呵呵地迎客。

    “老板昨天凌晨被人从外面送回来,精神很差,好像是生病了,现在不见人。”

    收银台前的小姑娘(不是昨天那个)面对客人询问老老实实地答道。

    等从旅馆出来之后郝仁才松了口气:“看样子没有到处乱说,而且也不知道咱们的身份。”

    薇薇安则了解的更清楚,她已经趁人不注意放出去一只小小的蝙蝠,在旅馆某个房间找到了正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发呆的安格斯,胖老板看样子昨夜吓得不轻,但也只是吓得不轻,大概过些日子就会缓过来,至于那里的真相……

    不会有人知道了。

    几人回到了伦敦,这次没有再找那什么劳什子的星级酒店,而是随便找了个普通旅店暂时住下,他们实在需要休息个一天再走——而且伊扎克斯的出入境手续还没下来呢。

    而在旅店里呆着的时候,郝仁则接通了和渡鸦12345的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