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小蝙蝠精的困惑
    薇薇安平常在家里的时候操持家务和和气气,但实际上她在外的名声从来都有一半是凶名,而且少数人还知道她有个挺恶劣的爱好(这其中包括郝仁),那就是特喜欢凭着一身长者气场欺负小辈——今天显然就是这情况。不过她这一通折腾倒也有好处,那就是顺利让各族代表们意识到了这次事情的严肃性:红月女伯爵显然是认真的

    等薇薇安这边长者气场稍微收敛之后郝仁站了起来,清清嗓子,跟个毕业典礼上准备发言的老校长似的慢悠悠说道:“我再补充两句啊。首先在场的诸位可能不太了解咱们这次活动的意义,毕竟对你们而言事出突然——但事实上,这件事在我这边已经酝酿很久了。想必坐在这里的人都还记着一件事,那就是两年前一度闹得风风雨雨的所谓‘回归之日’的预言事件,地球上的超自然种族很多都被卷入其中,我要说的是,‘回归之日’的预言起码有一部分是真的,那就是所有异类确实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中有着你们失落的文明,失落的传承,有你们的起源和祖先。与回归之日不同的是,返回这个世界并不会给你们带来力量和财富——它只会让你们知道自己来自何方,让你们知道历史最初的起源,而这些东西,对一个文明一个种族而言,是比力量更加重要的无价之宝。有关这个‘梦位面’的各种资料,除开暂时不适宜公开的部分之外,我已经整理出一份正式的文档,在今天的会议结束之后就会发给在座各位,我相信诸位在看过那些资料之后会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们的。弥米尔议长,对这样的安排你没有意见吧?”

    弥米尔之颅传来低沉威严的声音:“没有意见,很多事情也到了公开的时候了,我相信你对此事的判断比我们所有人都准确。”

    郝仁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看了看在场的高阶议员们。

    议员中有些人露出了些许茫然,但也有些人脸上的表情却是若有所思。

    并非所有异类都对“梦位面”一无所知,事实上当初的事件牵涉甚广,再加上郝仁有意无意的纵容和释放消息,有关“异类起源”的情报是在一部分异类家族中有所流传的,只是他们所知的情报还不够详细而已。在这一点上,郝仁对异类进行的信息封锁比对猎魔人更严一些,毕竟异类与猎魔人情况不同,后者更加有组织,更加有保密性和纪律性,而且不怎么担心内部问题,自然可以透露多一些秘密,至于异类……就像刚才薇薇安说的那样,哪怕组建了个最高的联合会(暗影议会),他们也只不过是从一盘散沙变成了一盘压瓷实的散沙,郝仁自然不会过早地把太多震撼性情报透露给这群家伙。

    只是现在也到了可以让他们知晓梦位面部分真相的时刻了。

    散会之后,偌大的议事厅里只剩几个熟识的人留下,这其中包括弥米尔之颅、吉恩·卢卡斯、赫斯珀瑞斯,当然,海瑟安娜肯定也是要死皮赖脸留在现场的,现在小蝙蝠精刚被薇薇安三百六十度电击击退,不过貌似并没有轻言放弃的意思……

    “让你们看了笑话,”弥米尔之颅温和地说道,“暗影议会虽然已经完成整合和多项内部共识,但仍然是个不够团结的组织,我这个当议长的也有无能为力之处啊。”

    “我知道,今天只是稍微震一震那些小家伙,防止他们安逸的时间太长就忘了被家长打是什么滋味,”薇薇安不在意地摆摆手,“暗影议会和猎魔人有不同的特点,我知道,这并不意味着议会的成员种族就比猎魔人蠢——作为一个多种族,而且是多个敌对种族刚刚联合起来组建的组织,如今的现状才是它应该具备的。我只是有点遗憾……几乎没人意识到文明寻根的意义,他们对自己的故乡漠不关心,就连当初闹的沸沸扬扬的‘回归之日’预言,他们也只是看中了预言中提到的力量和财富而已。”

    “对于在地球上出生长大,而且已经断绝传承的种族而言,你们给他们描述的‘故乡’只是一个抽象的符号,一个完全陌生并且可能潜藏着危险的异世界,”赫斯珀瑞斯淡淡地说道,“不过你若说‘漠不关心’也不尽然,据我所知,很多人都对那个传言中的‘起源之地’有着很大的兴趣,用中国人的一句话讲,他们也有‘认祖归宗’的概念,只不过各个异类种族在神话战争中的传承断绝已经超过极限,原本我们流落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没有成为独立文明的基础,后续的传承断绝更是让大多数种族连‘族群’的认知都模糊了,一个个零散流落的幸存者,怎么还能承载种族与历史的概念,你跟他们讲‘文明寻根’,还不如讲旅游观光……”

    郝仁连连点头:“是吧是吧,我就说还是我那个宣传方案靠谱,夕阳红返乡探亲团多好……”

    他不说还好,一说出口立刻所有人都转头盯着他看。

    郝仁赶紧摆手:“好吧好吧算我没说……”

    “或许等他们真正看到你说的那个‘梦位面’,会有一些变化,”吉恩·卢卡斯始终带着那种贵族般的微笑在旁听,这时候稍微插了个嘴,“老实说我也很好奇那个地方,从未想过竟然真的有一天可以亲眼见证它。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女伯爵在跟着你做一些‘大事’,而现在看来……你们在做的大事真的超乎想象。”

    “难得啊,卢卡斯家的老顽固也有这么客气的时候?”海瑟安娜第四次被薇薇安的护体闪电劈出一脑袋鸡窝之后又顽强地爬了过来,还不忘冲吉恩翻个白眼,“薇薇安大人那是自古以来就厉害,是你这种只知道窝在庇护所的一亩三分地里研究勾心斗角的人能比的么?”

    吉恩·卢卡斯笑着耸了耸肩,没有回应海瑟安娜的挑衅,而是对郝仁郑重其事地说道:“我期待着‘梦位面’之旅的那天。”

    郝仁微笑着点了点头,并看向弥米尔之颅:“你也可以期待着和你同胞见面了——穆鲁他们肯定很高兴看到你。”

    弥米尔脸上有些惊讶:“我也可以穿过现实之墙?你们已经解决了半神携带信息量过大的问题?”

    “裂痕星云那道大门的力量超乎你想象,”郝仁一脸的高深莫测,“我开那道门可不只是为了组一波观光团那么简单。现在它已经可以允许你这样来自梦位面的半神短时间返回梦位面,而这还不只是它的全部,那道门会逐渐成长,随着它和现实之墙的嵌合度不断上升,它所能容纳的信息通量上限会越来越高。”

    “你该不会是想用它来终结现实之墙吧?”弥米尔疑神疑鬼地看着郝仁,“你想让两个宇宙用这种方式平稳地融合在一起?”

    “当然不是,那种宏伟的目标可不是一扇传送门就能搞定的,”郝仁摇了摇头,“总而言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等所有人都散去之后,海瑟安娜留在了最后,在连续多次驱逐未果之后薇薇安已经懒得搭理这个粘人精,但海瑟安娜自己也从一开始见到“母体”之后的兴奋劲儿中平缓下来,这时候倒是安静了挺多,就是一直在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郝仁。

    郝仁被小蝙蝠精这怪异的眼神盯的浑身发毛:“我脸上有东西?”

    “我总觉得你们有事瞒我,”海瑟安娜的视线在郝仁和薇薇安之间跳转了几次,最后一甩头,“不过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薇薇安大人,你当初发明我的时候有给我设计做梦的功能么?”

    “发明你……”薇薇安先是被海瑟安娜画风清奇的描述方式弄的一呆,随后脸色就严肃起来,“等会,你说做梦?你做梦了?”

    因为刚在梦位面和擅长操纵心灵与梦境的洛克玛顿打了一仗,再加上郝仁也总是能从各种梦境与幻象中看到有关梦位面的古怪投影,现在薇薇安对“做梦”俩字简直跟过敏似的敏感。

    “啊,是啊,应该是做梦吧,”海瑟安娜挠挠脸,“因为以前没做过梦所以不太明白,但我是睡觉的时候看到那些东西的,应该没错。”

    “你梦到什么了?”

    “一些……很乱七八糟的场面,”海瑟安娜皱着眉,“有时候兵荒马乱地打仗,有时候到处都是穿着古人衣服的陌生人在走来走去,有时候还看到异类光明正大地飞在天上,而地上有很多人类在摆着祭坛献上祭品,看上去就像是您给我描述过的神话时代早期的景象一般。啊,对了,梦里看到的这些场景全都是灰蒙蒙的,好像褪色了似的。”

    “古人……祭祀仪式……战乱年代……”薇薇安低声自语,“听上去都是古代的事情,甚至有些事情发生在你出生之前,你怎么会梦到那些事情?”

    “不知道喽,”海瑟安娜一摊手,“所以想找您问问。”

    这听着就像闺女遇上了人生烦恼来找老妈商谈的口气……

    而在同一时刻,在存放邪念体的神界储藏库里,渡鸦12345正在凝重地看着那些不断释放出各种能量波动、似乎随时会醒来的邪念体们。

    “共鸣正在变得频繁……”渡鸦12345低声自语,“会是哪方面要发生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