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久违的霍尔莱塔
    霍尔莱塔王都,晴空万里,安定与繁华一如既往地笼罩着这座位于温和气候带的古老城市。高耸的城墙上挺立着骄傲的王城卫兵,商业区里涌动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贵族与大商人的车马在花园区和金雀花街区宽阔的石板路上来来往往,维持着王国上层社会的利益运转。这座巨大的城市就好像一座不可思议的复杂机器,它在自己厚重的城墙里轰然运转着,无数人组成了无数零件,让这台机器不断制造出人类文明的火光来。

    贝因茨教区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就连之后“异邦人”前来帮忙摘除“星球之疮”的那次不可思议事件也已经是两年多前的旧闻了一些学者和教士用“星球之疮”来对公众宣讲当年从大地深处拔除的长子组织,这种说法在不甚了解内幕的普通人中甚为流行。

    三年时光对一个古老王国而言只是弹指一挥,但对忙忙碌碌的普通人而言,它已经足以磨灭很多事情,让当年的大事变成如今茶余饭后才有人提及的“故事”。崩塌的龙脊山脉,变成水晶矿坑的贝因茨血湖,成为学者与冒险者聚集之地的贝因茨教区,以身殉道的教皇,很多人和事都渐渐淡出了平民的视野,转而成为吟游诗人新的故事来源。在时光的梳理与人民的遗忘之后,还能被很多人记起,或者还能引很多话题的东西已经不剩多少,这其中包括那位被所有吟游诗人津津乐道的、传奇一般的英雄女佣兵贝琪,也包括神秘而又强大、据说是女神派来拯救子民的“异邦人”,更包括那座至今仍然悬浮在王国西侧的、在如今大6上具备赫赫威名的空中要塞,霍迪修斯。

    普通民众不会知晓这些东西背后的意义,对他们而言,传奇佣兵、异邦人、空中要塞之类的东西都是遥不可及之物,是只会出现在诗歌与书卷里的东西,尤其是那座要塞,已经被吟游诗人一次次地夸张之后变成了一座宏伟壮丽的“神之堡垒”,号称是女神赐予虔诚的护教王国霍尔莱塔的宝物这样的言论背后有没有霍尔莱塔王室的影子就不得而知了。

    王城边缘是一片热闹但略显陈旧的城区,这里的建筑低矮密集,街道上总是弥漫着各种劣质香料、海货、皮革的气味,铁匠铺叮叮当当的声音从街巷的角落传出,临街酒馆的喧闹声会一直响到深夜。这里是来王都碰运气的远行客商与破落骑士聚集之处,来自西部海湾和北方帝国的各种进口货物有一部分也会在此周转,同时来自王国各地的精英冒险者们在积攒了一笔家产和相当的名望之后也会选择从这里开始一段新生活有些成为王公贵族的“武卫”,有些成功加入王家骑士团,从此踏上凭借个人武力跻身上层社会的道路,也有一些在消磨了几年光阴之后黯然离开,重新回到小地方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冒险家。这些三教九流的人聚集在一起,让这片被称作“黑钢街区”的城区时时刻刻都热闹非凡,无数可靠和不可靠的消息与故事在这里流转,吟游诗人成为街头巷尾最受欢迎的职业,临街酒馆的数量几乎是内城区的三倍它们为市政官员带来了一笔丰厚的额外财富,也为聚集在此无所事事的闲散人员们提供着不可替代的休闲娱乐。

    在一间生意兴旺的临街酒馆里,一名略有名气的吟游诗人被酒馆老板请了过来,在柜台旁弹奏着乌木琴,并用被称作“格瓦叙事诗”的长短句诗歌描绘一个颇有人气的故事,酒馆里几条黑乎乎的长桌旁坐满了来此消磨时光的酒客,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三名穿着王都市民装束,但样貌仿佛外国人的异乡人也在关注着吟游诗人的表演这表演虽然说不上出色,但演唱者自编的一段叙事诗却是这位吟游诗人颇受欢迎的原因。

    “……那一天的阳光变成了长矛,女神将它从云端掷下,大地四分五裂,岩石迅融化……

    “女元帅手执长剑冲入敌阵,她的铠甲闪闪亮,剑刃光明炫耀,流苏上下飞舞……

    “地底的恶魔已经苏醒过来,它的身体扭曲腐烂,触须流着毒液,笼罩无穷魔力。

    “……神明的力量在云层中穿梭,投掷了巨石和燃烧的火弹,龙脊山脉崩塌,血湖瞬间蒸。

    “那位传奇的佣兵啊,她毫无畏惧,她在异邦人的军团中冲锋陷阵,斩杀无数怪物,终于来到恶魔的心脏,一团污秽的血肉在她眼前跳动,黑暗的魔力让她手脚剧痛……

    “……来自天空的光矛刺穿邪恶符文,恶魔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它临终的诅咒消散在女神的光辉里,变成了血湖上空的一圈光环……传奇的女佣兵回到地面,与人群一同欢呼胜利……

    吟游诗人的歌声渐渐低沉下去,靠近柜台的几桌人已经鼓噪起来,而在门边的长桌旁,郝仁笑着碰了碰莉莉的胳膊:“你听听,这是第三个版本了。”

    “咋就是没有‘银白圣兽站立在大地上’的那个版本呢,”莉莉鼓着腮帮子,“明明听说有个版本是专门吹……夸我的啊。话说我那天也挺活跃诶,而且我比你们都个大……”

    “个大管什么用,那天战场上个头大的玩意儿还少么,”薇薇安鄙夷地撇着嘴,“话说我还挺喜欢这个版本的,该出场的人物基本上都出场了,错漏的也不像其它版本那么多。你们想想咱们之前在广场上听到的那个魔改版古代魔法皇帝都挨个复活一圈,吹的简直没边了。”

    “不管哪个版本,贝琪的戏份貌似都不少,”郝仁呵呵笑着,“看来霍尔莱塔王室真是不遗余力把她拽出来当典型宣传的。”

    薇薇安点点头:“没办法,这种史诗事件里至少得有个霍尔莱塔人的影子嘛,否则民族尊严咋办。而且贝琪当初也确实挺活跃的。”

    “行了,故事也听够了,这边这两年的变化也看过了,该去找贝琪喽,”郝仁站起身,顺便拍了拍仍然赖着不愿意起来的莉莉,“咱还没跟她说明是今天要来呢,过去正好能给她个惊喜。”

    贝琪的庄园就位于城外不远处,原本她是有资格在内城区甚至贵族区获得一套由王室分配的豪宅的,然而这位自由奔放的女佣兵实在受不了那种上流人士环绕的日子,所以最终还是选择继续在城外庄园住着。郝仁一行在当天傍晚的时候抵达了这座庄园,庄园的仆人们和管家显然还记着这些神秘而尊崇的“异邦人”,立刻便打开了大门,但郝仁却被告知贝琪并不在这里。

    “贝琪不在?”莉莉很惊讶,“这天都快黑了她能上哪去?”

    “女主人几天前便随一支皇家骑士团前往黑暗山脉了,”庄园的管家毕恭毕敬地解释道,他知道眼前这些人与自家主人的关系匪浅,是那群“传说中的人物”,因此没有隐瞒任何事情,“她如今已经是皇家骑士团的一名高阶军官,并有伯爵爵位,所以接受了皇室命令。”

    “她加入皇家骑士团了?”郝仁挑挑眉毛,对于贝琪的伯爵爵位倒是不意外,这件事他是知道的,毕竟那位女佣兵也是在当日的贝因茨事件中有过大功,而且后来被树立为英雄典型的人物,皇室赋予她符合声望的地位是再正常不过之事,反正也只是个没有封地的“勋名贵族”,只是当初口口声声要赚了大钱就“退休家数钱玩的贝琪竟然又加入了皇家骑士团,而且还跑去出外勤,这就有点让人惊讶了。

    “女主人戎马多年,并不适应后来的贵族生活,”管家一板一眼地说道,“所以在奥芙拉元帅的引荐下,她加入了皇家骑士团。不过其中细节我并不知晓过于打探主人的私事并不是仆从的本分。”

    郝仁一听对方提到“在奥芙拉元帅的引荐下”几个字就心说不用讲细节了,这事儿本身就是细节……

    其实说回来,即便没有奥芙拉元帅的影响,郝仁也觉得贝琪加入骑士团或者跑回去当佣兵都算是正常现象,毕竟是个东奔西跑惯了的主,哪是说安静就能安静下来的,当初信心十足说要过上优雅得体的贵族生活,但估摸着贝琪早就受不了那种每天一睁眼啥都不干就陪着贵族夫人小姐们吹牛逼的日子了……

    “那她大概什么时候回来?”郝仁问道,“或者你告诉我她在哪也行。”

    同时他心里还默默盘算着如果实在找不到贝琪,就干脆先去直接找奥芙拉元帅也行,先把之后的“夕阳红返乡探亲团”项目搞定也不算耽误了正事。

    管家微微躬身:“女主人只是执行一次护送任务,并不会在黑暗山脉长驻,明天就该回来了。”

    “那还好我们就先在这儿住下等她回来没问题吧?”

    “当然可以,”管家答道,“女主人在庄园中长期预留着给几位贵客的房间,请随我来……”(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