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章节目录 第59章 吟泽匪首
    在这些人的包围中,束胸襦裙的少女摆出冷漠的样子,并未说话。

    浅红襦裙的少女则是抬头看着石上的男子,道:“这位阿彩姐,是从蛮族邪相神册宗倍手下叛逃出来的,她的家人和族人都被邪相所害。小女子唤作薛红线,这是我师妹聂隐娘,江湖上给个薄面,将我二人称作混江双蛟。我二人救下这位阿彩姐,却与她一同被蛮军追杀,希望众位好汉能够放我们过去。”

    戴斗笠的男子道:“混江双蛟?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号。”

    浅红襦裙的佩剑少女道:“我师姐妹二人以往只在长河和江南一带走动,这还是第一次到北方来。在江南,我们可是无人不知的。”

    那男子道:“追杀你们的人,既有突欲座下的幽陀五霸,又有柳蔓身边的幽凰五娇,同时还有大量的兵马往这个方向调动。搜捕你们的通缉令也填满了周边城镇的各处,知情不报的人,马上就会成为蛮军的敌人。豹王察割方死,神册宗倍人还在昊京,却为了你们这般大动干戈,怎可能仅仅只是叛逃那么简单?”

    春笺丽回过头来,与小梦对望一眼,两人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春笺丽心中忖道:“虽说这些人,看上去应该与蛮军不是一伙的,然而世事难料,以神册宗倍和他的手下的诡诈,也不是没有故意诱骗我们,让我们透露出与墨门的关系、以及跟善公主的联络方式的可能。况且,与蛮军不是一伙,也未必就真的是好人,或者说,如今天下大乱,各方势力交错复杂,他们是什么人都有可能。”

    应该透露到什么样的程度?快速动念完毕,她一抬头,道:“神册宗倍追杀我们,是因为这位阿彩姐,带着一个非同寻常的秘密,神册宗倍不希望这个秘密让太多人知道。”

    戴斗笠的男子道:“什么秘密?”

    浅红襦裙的少女道:“我不能说。”

    戴斗笠的男子冷然道:“不能说的话,那就回头。”

    浅红襦裙的少女握住宝剑:“我们不会说,却也不会回头。更何况,你们凭什么让我们回头?难道这里的山是你们开的?这里的树是你们造的?我们凭什么走不得?”

    戴斗笠的男子不怒反笑:“既然你们问了,那我不妨告诉你们。要说这里的山是我们开的,这里的树是我们造的,这话也没有错。不客气的说,再过去的路,就算让你们走,你们也走不成这片吟泽。你们想要逃出蛮军的追杀,在这一带,只有我们能够帮助你们。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你们?蛮族邪相狡诈,诡计多端,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蛮军的细作,故意被追杀然后逃到这里,等我们救了你们,把你们带进我们的地盘,转过头来就里应外合,泄露我们的情报?”

    春笺丽道:“你想怎么做。”

    戴斗笠的男子道:“如果你们真是蛮军的敌人,那就放下武器,束手就擒,任由我们捆绑蒙眼,到了里头,先暂由我们关押,等我们查清楚后,自然会放了你们。”

    春笺丽笑道:“那么,同样的问题来了,我们又怎么知道你们真的跟蛮军没有关系?据我所知,这附近,包括七里锋在内,许多地方的团练,都已经归顺了蛮军。我们放下武器,落在你们手中,转过头来就被你们送给蛮军了,那却又如何是好?”

    戴斗笠的男子冷笑道:“你们会往这个方向逃,那必是知道,这一带并不全在蛮军的控制之下。否则的话,不往南边的深山逃,反而沿着视野开阔的湖边往这个方向逃,这是什么道理?”

    春笺丽道:“好吧,就算你们现在还没有归附蛮军,但谁又知道是不是只是在待价而沽?抓到我们后,直接把我们卖给蛮军,然后顺势投靠,自抬身价,这也是可能的。”

    戴斗笠的男子心想,这丫头伶牙俐齿,先故意透露出一个“邪相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然后便是密不透风的各种拖延,她自是知道,如果真的存在着这样子的一个秘密,我们就很难放着她们不管。只是,她们到底有多少可信度?

    春笺丽忖道:“看来这些人的确跟蛮军不是一伙的,而且,这般拖下去,陷入僵局也不是办法。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抬着头,继续看着戴斗笠的男子:“敢问这位壮士大名?”

    戴斗笠的男子道:“你们既然往这个方向逃来,难道不知道我‘飞瀑狂刀’解无刀?”

    春笺丽心想:“既是无刀又是狂刀,看来‘解无刀’只是他走江湖用的名字,‘飞瀑狂刀’则是江湖人送给他的名号了。看他为人颇为沉稳的样子,名号中却有一个‘狂’字,应该跟他所用的武学有关。”

    她对解无刀说道:“既然你们不相信我们,我们也不太相信你们,小女子倒有一个折中的法子。”

    她解下腰间宝剑:“小女子任由你们以兵器押解,绝不反抗,这样一来,你们手中就有了人质。然后,我们随你们进入吟泽深处,但是与此同时,你们的人,不许接近我的两个同伴八尺之内。”

    齐胸襦裙的少女猛地扭头看她,惊道:“师姐?”

    春笺丽低声道:“唯有这个法子,才能彼此放心。”以小梦的本事,只要敌人不是在近身处骤然发动,那就算是被敌人重重包围,凭她的“飞步五星”,逃出生天也没有什么问题。

    这样,就算这些人真的意图不轨,她们也至于被一锅端。

    解无刀略一沉吟,道:“好,就这般做,不过我可也警告你们,如果途中你们稍有不安分的举动,或者试图在沿路留下记号,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春笺丽笑道:“你只管放心!”

    说完,春笺丽将自己的宝剑交给小梦,自己先踏上前去。

    解无刀一挥手,两名高手跃了出来,直接将刀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解无刀戴着斗笠,转身道:“走!”

    当下,春笺丽被押送在前,阿彩和小梦跟随在后。

    三女随着这些人不断进入吟泽深处,为了不让他们弄清内中的地形,这些人显然绕了远路,途中又经过了许多错综复杂的石林、峡谷,直至天快亮时,方才进入了人群聚集的山寨之中。

    寨门随着吱啦的声音,缓缓的打了开来。

    原本就不算矮的寨门,阿彩竟也还是要低下头来才能进入。她们到了内中,穿过一条长街,只见这里到处有武者、兵将驻守。

    两侧的民房里,有女人孩子好奇的站在门口、又或是趴在窗台打量着她们。尤其是个头大得出奇的阿彩,让众人纷纷指指点点。

    她们穿过广场,进入了一处重兵把守的要地。来到里头,又在这里等了一会,过了许久,有人出来道:“首领要见你们!”

    春笺丽转身朝着后方的阿彩和小梦道:“你们留在这里等我,我进去见他!”

    说完后,便跟着这人进入内中,又穿过了一处练武场,来到尽头的大屋里,只见有几人早已等在这里,其中一名男子,负手而立,面窄额高,体型瘦长。身边的众人中,解无刀也在其中。

    解无刀道:“这位就是我等的首领,张络张头领!”

    春笺丽按着江湖上的礼仪,拱手抱拳:“小女子薛红线,见过张首领!”

    张络看着她,道:“如果你们真的是被蛮军追杀,那到了这里,便可放心,就算是蛮军一时间也无法杀到这里来。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却也很想知道,我们到底有什么义务帮助你们?又或者说,你们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我们冒着被蛮军全力围剿的危险,来帮助你们?”

    春笺丽心想,到了这一步,妖血体质的事,让多一些人知道,其实也并无坏处。于是先看向周围:“事关重大,首先,小女子必须知道,这里是否都是首领信得过的人?”

    张络道:“你们只管放心,这里都是与我多次出生入死的弟兄,绝不会泄露消息。”

    春笺丽道:“既然如此,众位且听……”她将与妖血体质有关的事说出。

    等她说完,张络、解无刀等尽皆动容。

    沉吟了好一阵,张络道:“你说的这些,的确隐秘,然而这妖血体质,诡异惊人,但是按你这般说,这妖血体质的拥有者,就算在蛮族也是凤毛麟角,神册宗倍收集妖血体质者,激发妖血,进行培养,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多培养出一些难以对付的高手。逃出一人,似乎并不足以让神册宗倍如此的兴师动众,而且不客气的说,我们也看不出我们需要为了这点事,与蛮军全力为敌。需知,虽然我们原本就是蛮军要剿清的势力,但是说到底,对蛮军来说只是癣疥之患,不激怒蛮军,蛮军未必会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这里,但是掺和了你们的事,很可能就会变得不同。”

    春笺丽拱手道:“首领还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吗?正如首领所说,培养出几个妖血体质者,不过就是让蛮军多几个拥有特殊能力的高手,神册宗倍怎会将心思放在几个高手的培养上?以他如今的地位,想要高手协助,直接招揽就是,不要说蛮族中的勇士、猛士,就算是华夏的武林中,利欲熏心下,前去投靠的武林败类也不知多少。”

    她继续道:“神册宗倍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几个拥有特殊神通的高手。首领莫要忘了,神册宗倍最初是从哪里得知妖血体质的存在?他最初知道与妖血体质有关之事,可是拜火教为虎尊培养出的阿骨兵!”

    张络猛地一震,因为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少女要说什么,而其他人也是彼此对望,尽皆色变。

    春笺丽道:“阿彩姐为什么要逃?那是因为,她的一个唤作阿凤的好友,被神册宗倍的人抓去,以类似于苗巫的血巫之术进行试验,以培养瘟疫一般能够传播的、具有妖血特征的血毒。虽然那一场实验,以阿凤的死和实验的失败而告终,但谁又能肯定,下一次神册宗倍就不会成功?首领,邪相要的,不是十个八个高手,而是如同阿骨兵一样,拥有奇特神通的、一支支军队。妖血体质中,有一人唤作猴子,拥有地行的能力,如果只是他一人,那最多只是一个难以防备的刺客,有危害,但终究是危害不大。但是首领且想,要是拥有这种神通的,数以千记、万记,又会是什么样子?阿彩姐的其中一个神通,便是随时能够通过地气治疗伤势,哪怕是断去的手臂也能复原,众位,若是在战场上,面对的敌兵人人都是如此,那又如何?”

    张络、解无刀等人彼此对望,脸色俱是变得凝重。

    春笺丽再次道:“阿骨兵的存在,意味着这种事是可能的。但是阿骨兵,是拜火教为蛮军培养而出。我们目前有理由认为,拜火教与蛮军,同床异梦,他们之间有合作,但那是建立在拥有华夏这一大敌的前提下。如今华夏文气崩溃,他们两方失去了共同的敌人。神册宗倍目前,显然还没能掌握到如同培养阿骨兵这类军队的手段,那既有可能是因为,阿骨兵的出现属于特例,拜火教也无法应用在其他妖血体质者身上,更有可能是因为,拜火教根本不打算让这种手段,被已经开始坐大的蛮军知晓。然而神册宗倍何等人物?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培养出另外一支、拥有完全不同的神通的‘阿骨兵’。”

    张络道:“你们想怎么做?”

    春笺丽道:“从侠义的角度来说,阿彩姐被蛮军追杀,我们既然遇到,就不能不管。从大局的角度来说,阿彩姐是华夏这一边拥有的,唯一一个妖血体质者。我们打算,将她带到墨门的善公主又或者是东南武林盟的宁盟主身前,所谓的‘妖血’到底因何而来,大规模培养的可能性和其弱点,以宁盟主和善公主的手段,在知道邪相用心的情况下,或能提前进行应对。或者阻止邪相所为,或者找出应对手段,这就是我们必须逃出蛮军追杀,前往霍州的主因,只因为,唯有在那里,我们才能找到善公主。”

    [感谢书友“魄依特”的100000起点币打赏,本书又多了一位盟主。^0^](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