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八章 乾纲独断
    冬天黑的早,才六点刚过天色便已黑尽,送走卓秉恬,易知足折返回书房将写好的折子拿出来细细审核,元奇发行纸钞一事如果能够在年前大议一次,不论结果如何,都是件令人欣慰的事情,至少说明道光对此事是颇为上心的,他最怕的就是这事无限期的搁置起来。

    先前卓秉恬曾语气笃定的说,道光并非是搁置此事,而是在等机会,易知足对此颇不以为然,等什么机会?户部年尾盘底,差着五六百万的缺口,京师流民赈济更是刻不容缓,如此好的机会,道光没有利用,还等什么机会?如今他只能是指望这份折子能够打动道光,让道光下决心支持元奇发行纸钞。

    他正叼着雪茄细看审查明日要呈上去的折子,总管唐有亮急匆匆的走到门口禀报道:“爵爷,前几次传旨的那位高公公来了。”

    道光这个时候还宣他进宫?易知足一楞,这个时候宫门都应该已经落锁了,难不成出了什么大事?转念一想又觉的不对,就算有什么大事情也至于让他夜里进宫?

    他正自诧异,唐有亮接着道:“高公公不象是来传旨的,身着便装,同行的还有位老者,身份似乎更尊贵。”

    难道是道光来了?易知足有些不太敢相信,急忙起身迎了出去。

    高公公陪同前来的老者确实是微服的道光,他并未在门外等候,而是径直进了府,元奇发行纸钞一事,他是极为重视的,毕竟这是唯一能够彻底解决朝廷财政危机的法子,他焉能不重视?

    晾了易知足这几日,他一直在仔细反复的琢磨,琢磨元奇发行纸钞的意图,权衡其中的利弊,元奇不是一般的地方商团商帮,垄断地方银钱业,开办机器工厂,办证券交易所等等都是大清未有之事,而且元奇还与西洋各国有着密切的贸易往来,他不能不谨慎对待。

    授权元奇发行纸钞,朝廷可以顺利的发行大额的无期国债,但发行的的无期国债数额越大,元奇发行的纸钞数额也就越大,长此以往,元奇极有可能会籍着发行纸钞而掌控整个大清的银钱业,这才是他最为担心的。

    这种情况会不会发生?他心里没底,毕竟对于金融以及纸钞发行他都不甚明白,但他知道,英吉利、花旗国似乎并未因为发行纸钞而出现类似的情况。

    易知足才出的院子,迎面就碰上道光几人,虽然灯光昏暗,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走在前面的道光,连忙紧趋几步上前,“微臣拜见皇上,迎驾来迟,还望皇上恕罪。”

    道光摆了摆手,道:“朕出宫散心,顺道前来看看,平身。”待的对方起身,他才随意的问道:“这宅子可还满意?”

    这宅子是公侯规格,易知足不过是子爵,刚刚站起身的他赶紧又跪下道:“微臣住这宅子,颇有些逾越。”

    “朕赏赐的,稍有逾越亦无妨。”道光微笑着道:“待的彻底平定安南,也就不会逾越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白,平定安南,道光至少会封赏他为侯爵,易知足连忙道:“微臣必定竭心尽力,尽快彻底平定安南。”

    “进去说。”道光说着迈步先行,进的房间,他径直在主位落座,这才随意的道:“无须站规矩,坐。”待的对方落座,他才接着道:“短短数日,京师流民赈济卓有成效,朕心甚慰,此皆国城之功。”

    易知足微微欠身道:“微臣不敢贪天之功,京师流民得以赈济,乃是皇上仁慈。”

    “这些年天灾不断,户部和内务府多年积攒的家底都被消耗一空,朕虽是有心,却是有心无力。”道光说着略微一顿,这才沉吟着道:“元奇发行纸钞能彻底缓解朝廷财政窘困局面,但朕不明白,发行纸钞对元奇有何益处?”

    这是质疑元奇发行纸钞的动机和目的?看来,道光对于发行纸钞还是颇为动心的,否则也不会巴巴的微服前来他府上询问这个问题,略微沉吟,易知足才缓声道:“发行纸钞有利于促进经济贸易的发展,这是大清自身的需要。

    其次,西洋各国都发行纸钞,而且相继会前来我大清通商口岸开办银行,那些西洋银行推出的必然是各国的纸钞,而不是真金白银,大清若是不发行自己的纸钞,用真金白银与各国进行贸易,吃亏是在所难免的,而且,大清东南沿海各省还有可能会出现大量西洋纸钞泛滥的情况,就象之前的洋银泛滥一样。”

    听的这话,道光人不住道:“难道不可以拒绝接受他们的纸钞?”

    “拒绝不了。”易知足缓缓摇头道:“比如英镑,有着良好的信誉,随时在英人开办的银行可以兑换等值的金银,一旦在通商口岸流通,必然会大受欢迎,而且朝廷还无法严禁英镑的流通,因为咱们要跟英吉利大额借贷,与英贸易,亦会以英镑结算,毕竟咱们是处于弱势的一方。

    实际上,英吉利一直在推行英镑霸权,就是在世界各国推行英镑,竖立英镑的霸权地位,一旦世界各国都接受英镑,各国的经济都会受英吉利钳制,皇上试想想,若是大清各省广泛的流通英镑,会是什么结果?”

    纸钞终究是纸,与真金白银没法相提并论,若是大清上下流通的都是英镑,那等于就是被英吉利掐住了脖子,这个道理道光还是明白的。

    “纸钞若是有足够的信用,就能替代真金白银。”易知足缓声道:“就象元奇以及各大小银号钱庄发行的银票庄票期票等有价票据,在大宗的商贸中被广泛的使用,就是因为有足够的信用。

    与真金白银相比,纸钞在商贸中具有的极为明显的优势,咱们大清若是不发行法定的纸钞,市场上就会被西洋各国纸钞占领。

    再有,大清若是发行法定的纸钞,也能效仿英吉利,在各藩属国推行咱们大清的纸钞,从而达到轻松掌控藩属国经济的目的,就好比安南,征讨平定安南之后,咱们在安南强行推行纸钞,就能最大限度的掌控安南的经济以及商贸,削弱安南的反抗实力。

    对于其他藩属国,咱们同样可以采取各种手段强制推行大清的纸钞,如此一来,就能将藩属国大量的真金白银吸纳到大清来,并且能够通过纸钞加强对藩属国政治经济军事的控制,以后要将他们并入大清版图,也会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发行纸钞,能有如此大的好处?道光还真是想不到,他也没想到在发行纸钞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如此大的野心,掌控一众藩属国的经济,甚至是将一众藩属国并入大清的版图,默然半晌,他才道:“拟份折子,明日呈上来。”

    “微臣遵旨。”易知足满心欢喜,毫无疑问,这番话打动了道光,这是准备要重新召集群臣商议。

    沉吟了一阵,道光才开口道:“纸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元奇发行纸钞,朝廷如何管控元奇?”

    这是要他出主意来束缚元奇!换句话说,这是要他自己挖坑自己跳!易知足心里暗自好笑,不过,他也清楚,朝廷若是无法有效的钳制元奇,怕是未必肯授权元奇发行纸钞,略微沉吟,他才道:“朝廷可以颁发相关的银行管理则例,加强对银行以及金融市场的监管,元奇不会是大清唯一的银行,各省或是地方商团都可以组建具有一定规模的银行。”

    再则,元奇有众多的工厂矿场铁路等之类的不动产,再则,元奇的白银大多都聚集在各个商贸繁华之地,朝廷对于元奇的管控,可说是无时无处不在。

    另外,元奇银行的核心管理部门——诸如常任理事会、稽核、人事、银库、印刷等部门的董事、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元奇自行任命,一部分由朝廷举荐,皇上下旨任命,不过,鉴于元奇不得是官方银行,所以这些的董事,不的是官员,不的是宗室觉罗八旗勋贵。”

    听的这话,道光精神一振,这等于是让朝廷安插一半的人手进入元奇核心!略微沉吟,他才道:“皇族宗亲不适宜,八旗勋贵为何也不行?”

    易知足一笑,“谁都知道,旗人是朝廷根本。”

    对方能够做出如此大的让步,道光已是心满意足,官员、旗人能不能进,他已经懒的计较,对于他来说,削官革职,官复原职,出旗为民,抬籍入旗都不过是一道旨意的事,争不争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就是意名义上的事情而已。

    “将方才说的详细整理,写份折子递进来。”道光站起身道:“最好是明日,再有两日便要闭衙休朝。”

    将道光送到大门外,恭送他升轿而去,易知足才长松了一口气,心里一阵兴奋,不出意外,发行纸钞一事应再无悬念,不过,他做出的让步也是足够大,等于是将元奇核心管理层董事的一半数额送给了朝廷,当然,舍不的孩子套不了狼,如此大的让步,足以让元奇与朝廷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也足以让朝廷放松对元奇的戒备之心,元奇会获得一个宽松的发展环境。

    至于说监控,别说让出一半的核心管理层董事,就是让出三分之二的核心董事,他要玩手脚,也照样玩的溜转,对此,他还真是不怎么担心!

    经过两日的反复争论,道光最终是忍无可忍,力排众议,乾纲独断,下旨授权元奇银行发行纸钞,并着元奇尽快推出纸钞!着户部与元奇商议,尽快核定第一期无期国债的数额和纸钞发行的数额!

    腊月二十,京师各大小衙门封印闭衙,京师大小官员迎来了最为悠闲舒适的长达一个月的年假。

    与军机大臣、户部尚书祁寯藻商议妥无期国债和纸钞发行数额,易知足也悠闲起来,终日里在京师外城闲逛,白芷他已经遣人送返上海,毕竟白芷的身份见不得光,留在京师始终是个隐患,再则,这个孩子,他也想保密。

    未成亲先纳妾而且还生子,这事他并不在乎,毕竟他年纪已然不小,而且他纳妾也不是什么秘密,已经纳了好几房的妾,想瞒也瞒不住,之所以想保密,自然是出于长远的考虑。

    他终日在京师外城闲逛,终于是逛出了事,腊月二十七,在京师宣武门外,他遭人碰瓷,被人讹诈,一怒之下,令人将对方打折了双腿,不料对方居然是个黄带子——宗室子弟。

    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对方纠集了一群恶奴围攻,易知足哪里肯吃亏,几个亲卫直接掏出随身携带的柯尔特转轮手枪,打伤五人,其余的见势不妙,赶紧抢了被打折双腿的主子仓皇而逃。

    这事儿一下就轰动了整个京师,有人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动用枪械群殴,打的还是黄带子,因为事涉宗室和一位正当红的子爵,步军统领、顺天府、五城兵马司哪里敢造次,连忙上报到宗人府。

    宗人府宗令载铨不由的暗暗叫苦,他也知道这事瞒不住,连忙进宫想道光如实禀报。

    听闻载铨详细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细说了一遍之后,道光半晌没吭声,良久才开口道:“京城前三门外,往往有人自称闲散宗室,三五成群,刁讹百出……奸徒假冒宗室已大干法纪,若果系不肖宗室在外滋扰更属不成事体!着宗人府、步军统领、顺天府、五城一体严密查拿究办以儆刁诈。”

    奸徒假冒宗室?载铨一愣,就是要回护易知足,也不至于如此明显,被打的可是正经八百的宗室子弟!待听的‘若果系不肖宗室在外滋扰更属不成事体!’这一句,他才反应过来,这还真是护定了!

    不等他回过神来,道光接着道:“镶黄旗满洲,一等子爵、南洋提督易知足,目无法纪,闹市擅动枪械,着赔偿伤者汤药费,着出旗为民,以为惩戒!”

    好嘛,刚刚才抬籍入旗没几天,一下子就被逐出镶黄旗满洲了,这可真有些不值!载铨暗暗为易知足惋惜,不过,转念一想,闹市动用火器,打伤的可还是黄带子,这已经是极轻的惩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