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章 携眷南下
    易知足在京师认识的人不多,有交情往来的更是微乎其微,不过他如今堪称是炙手可热,再加上是皇上赐婚,迎娶的又是宗室女子,京师不少宗室觉罗和八旗勋贵前来送礼,毕竟有不少宗室觉罗子弟在南洋海军服役,送礼或许得不到照顾,但不送礼,就极有可能受到重点照顾。

    除了宗室觉罗和八旗勋贵之外,还有一部分汉员亦前来道贺,主要是广东籍官员和有元奇背景的官员元奇股东子弟,广东籍官员是借这机会前来攀同乡交情的,元奇一系官员则是来聚会的。

    随着朝廷授权元奇发行纸钞,道光对元奇的器重以及元奇的重要性已是不言而喻,人人心里都清楚,元奇的地位已是稳如磐石而且日后对于朝廷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这些个有元奇背景的官员也没有必要象以前那般小心翼翼的隐藏身份,而是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编制官场上的关系。

    另外还有一些京师有名气的票号银号的掌柜前来凑热闹,山西籍的票号银号掌柜几乎全部前来,而且送的礼都不轻。

    诺大的府邸里人声鼎沸,不过一众宾客自成圈子,各自占据院子闲谈议论,宗室觉罗八旗勋贵人数最多身份最贵占据了最大的正院,他们议论的话题自然是鼓励旗民通婚这事的影响以及道光的用意,一个个猜测着道光为什么会突然提出消除满汉旗民畛域?

    一众亲王郡王贝勒贝子等爵高位显的对此皆是三缄其口,但爵位低微尤其是一众闲散宗室却是百无禁忌,高谈阔论,“历来满汉一体,满汉一视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何曾当过真?旗民尚且鼓励通婚就遑论满汉了,长此以往,哪里还能有咱们满族?”

    “说的是,汉人数以亿计,一旦真的放开满汉通婚,不消数十年,咱们满族必然消亡,现如今看看,会说满文的还有几个,更甭提会写满文的了!”

    “何止是语言文字,饮食服饰风俗如今都严重汉化,再鼓励通婚,必然彻底汉化!”

    “历祖历宗历来都是秉承首崇满州,也一再强调旗人是咱大清根本,这鼓励旗民通婚,消除旗民畛域,咱这八旗还要不要?没了八旗,这大清还是大清吗?”

    “这事不行,咱们得上书皇上,恳请皇上收回成命。”

    听的这话,众人都齐刷刷的看向首席,首席上坐着与易知足稍微有点交情的睿亲王、怡亲王、郑亲王三位以及几位郡王贝勒贝子。

    这话可没人敢乱接,更不敢随意表态,首席上一个个王爷贝勒贝子或是佯装没听见或是看向睿亲王仁寿,睿亲王仁寿年纪不大,但在中地位极高,仅次于礼亲王,号称诸王次席,是以坐的是首席首座。

    对于消除满汉旗民畛域,鼓励满汉旗民通婚,仁寿也是颇为不满,估摸着在座的心思都差不多,所以对于众人的高声议论也就无人制止,瞧瞧热闹是可以的,但要他们带头上书,恳请皇上收回成命,那无异于是嫌铁帽子太结实。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皇上提出消除满汉旗民畛域,必然是大有深意,今儿咱们可是来喝喜酒的,不论政事。”

    话未说完,就有人鼓动动道:“这场婚事就是鼓励旗民通婚的典范,这喜酒不喝也罢。”

    “不想喝喜酒的,尽可离开。”随着话音,宗人府宗令定郡王载铨从院门外走了进来,扫了院子里众人一眼,他大步走到首席位置这才沉声道:“消除满汉旗民畛域,鼓励满汉旗民通婚,这是为了解决八旗生计,喜酒还没喝,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载铨是宗人府宗令,也是道光面前的红人,他的话还真没人敢质疑,八旗生计是顽疾,困扰朝廷上百年,一听是为了解决八旗生计,众人都有些愕然,不知道这消除消除满汉旗民畛域与八旗生计有什么关系?

    当即有人朗声道:“王爷能否详细说说?”

    载铨自个也是满头雾水,可说不出这其中的原委,当即两眼一翻,“本王是来喝喜酒的,可没那好心情跟你们闲磨牙,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别搅了咱们喝喜酒的兴致!”

    听他语气不耐烦,也没人敢找不自在去触他霉头,纷纷低声议论,对于载铨的话,他们自是深信不疑,但个中原委,一个个却是琢磨不透。

    未免出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易知足没出来应酬宾朋而是躲进了书房,吩咐人去请马应龙之后,他点了支雪茄,道光利用他大婚的机会的颁发谕旨,鼓励满汉旗民通婚,并明确的表态要消除满汉旗民畛域,这令他很是意外。

    道光并不缺乏魄力,在御极之初就整顿吏治,尝试漕粮海运,开放矿禁,但如今毕竟年事已高,以易知足的估计,就算道光有心逐步削减旗人特权,也应该会拖延到下半年甚至是拖到明年,待的元奇发行纸钞之后再施行,不想,道光居然是雷厉风行。

    如此看来,在第一批无期国债到手之后,道光极有可能就会迫不及待的进行兵制革新,否则,他没必要如此急于削减旗人特权!

    一旦朝廷进行兵制革新,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元奇团练培养出来的中高层军官可能都会被朝廷以编练新军为借口调离南洋海军,如此一来,他对南洋海军的掌控力度也将大幅下降,随着一大批宗室觉罗八旗勋贵子弟的提升,架空他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想也是,他既是南洋提督又是元奇大掌柜,可谓是一手抓枪杆子,一手抓钱袋子,道光能放心才怪,如此迫不及待,显然是要剥夺他手中的兵权。

    看来,此番离京,必须加快出兵东征的步伐,东侵倭国不能再拖了,必须抢在朝廷进行兵制革新之前出兵,原本他是打算多训练一年时间,毕竟海军不比陆军,训练一个合格的海军士兵一般都需要三五年时间,海军军官需要的时间更长,但眼下却是顾不上了,只能是实战练兵。

    马应龙去年就来了京师住在广州会馆准备今年的会试,易知足来京两人在京师也见过几面,此番易知足成亲,他算是众行商子弟中唯一的代表,自然不会缺席,原本他以为今儿宾朋满座,易知足没功夫招呼他,不想居然遣人请他去书房,心里不觉怪怪的。

    进的房间,他就笑道:“新郎官不去招呼宾朋,却躲在书房,可是心里不痛快?”

    “洞房花烛夜乃人生三大喜之一,有什么不痛快的。”易知足笑道,说着随意的指了指椅子,道:“这几日忙,没功夫问君湖兄,会试已结束,这次感觉如何?”

    “这还真难说。”马应龙矜持的道:“自我感觉还不错,能否高中,还的看时运,时运不济,才高八斗亦是枉然。”

    “君湖兄能看的开就好。”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能高中固然好,若是时运不济,也少不了君湖兄用武之地,不过,说实在的,咱们一众相熟可靠的行商子弟中能出一个进士更好!”

    马应龙笑道:“不敢奢求进士,能得个同进士亦足矣。”

    “我怕是等不及君湖兄放榜就的离开京师。”易知足缓声道:“此番在京师滞留时间太长,估摸着最多再有半月就得离京,君湖兄高中更好,否则,就直接去上海罢,如今上海正快速发展,长青、世宽两人有些忙不过来。”

    “国城兄放心,若是落第,在下马上南下。”马应龙说着扬起手中的折扇指了指外面,道:“不会是因为旗民通婚之事吧?”

    “君湖兄放心,不会有事。”易知足说着一笑,“正好以这为借口,少喝几杯酒。”

    马应龙含笑道:“如此说来,皇上鼓励旗民通婚之事跟国城兄脱不了干系?”

    “有点干系,但并不大。”易知足话未说完,唐有亮便在外禀报道:“爵爷,定王爷着小的前来请爵爷出去应酬宾朋。”

    看来载铨已经安抚住了一众旗人,否则不会让他出去,易知足随即道:“我稍后就来。”

    前来的宾客多,而且大多都是不认识的,架不住众人的热情和殷勤,易知足虽是喝的淡酒,却也架不住量大,不到一个时辰就喝的酩酊大醉,被人扶进了洞房。

    婚后五日,便有太监前来传旨,宣易知足入宫觐见,回后院更换官袍,载通一边为他更衣一边轻声嘀咕,“这才几日,便召夫君进宫。”

    易知足却是清楚,此番进宫,多半便是陛辞,估计离京之日不远了,略微沉吟,他才问道:“可愿随我南下?”

    载通虽是女子,却是生于宗室,心思玲珑,从道光赐婚、赐宅,公婆进京等事情就猜到朝廷的意图,听的这话,只当是易知足宽慰她,当即强笑道:“能跟随夫君左右,自然是最好。”

    易知足笑了笑,没吭声,他心里没把握,道光的意图他清楚,不过,让载通跟随他南下,不是没有可能,得看道光的心情了。

    匆匆进了乾清宫,行礼请安之后,他又叩谢了道光的赏赐,,这才起身,道光显然心情不错,俟他起身便和煦的道:“赐坐。”随即问道:“发行纸钞,最快需要多长时间?”

    元奇现在就有发行纸钞的能力,不过易知足不敢说实话,佯做思忖,这才沉吟着道:“回皇上,预计最快也得大半年后。”他清楚道光关心的不是纸钞而是无期国债,略微一顿,接着道:“元奇虽然信誉卓著,且有朝廷鼎力支持,但纸钞发行,流通市场,得到市场的认可,仍需要一定的时间。朝廷的无期国债,元奇可以先行支付一部分现银。”

    道光心里一喜,毫不客气的道:“一千万如何?”

    这个时候,易知足自然不愿意拂逆他,当即道:“微臣遵旨。”

    有这一千万,朝廷登时就大为宽裕,道光心情越发的轻松,道:“发行纸钞不宜拖延,须的尽快将纸钞样票送来京师审核,你打算何时离京?”

    “回皇上,微臣打算再盘桓三五日就启程南下。”易知足说着略微迟疑了下才道:“皇上能否恩准微臣携带家眷南下,微臣虽然年轻,但却一直无所出,双亲对此耿耿于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易知足虽是新婚,但却早就纳了几房妾,一直没有所出,这事道光自然清楚,他既愿意携带载通南下,可见两人新婚恩爱,若是载通能怀上,自然更好,况且如今易允昌夫妇还在京师,再则,如今需要借重对方的地方不少,有些事情也不宜做的太明显,他当即颌首道:“允准。”

    “谢皇上恩典。”易知足心里大喜,连忙离座叩谢。

    “你虽贵为一等子爵,一品大员,但朝廷有制度,统兵将领若非长期驻防,不得携带眷属。”道光斟酌着道:“不过,你情况特殊,你与宗室联姻,乃是旗民通婚之典范,携带眷属南下,有利于促进地方旗民通婚,将眷属安置于广州上海皆可。”

    “微臣遵旨。”易知足心里暗忖,还有这层意思在里?

    “今日就算是陛辞了罢。”道光缓声说道:“发行纸钞固然是不能拖延,南洋海军也必须尽快形成战力,还有你所言的军工厂、弹药局,造船厂等等也须尽快筹建,日后朝廷革新兵制,需要大量的新式火器,一味的从西洋采买,不是长久之计。”

    这些事情即便道光不叮嘱,易知足也会尽心尽力,抽调充裕的资金保证军工的优先发展,他连忙道:“微臣必定竭心尽力,不负皇上厚望。”

    微微点了点头,道光才道:“朝廷素来严禁民间自制火器,一应与军工相关的厂子,朝廷皆须派员监督,此事,你与工部、兵部仔细协商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