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伍秉鉴
    天刚刚放亮,易知足就翻身下床,这一夜他几乎就没睡,下床后,他刻意弄出一点响动,他不习惯摸黑,也早留意到烛台旁边没有火柴,他不知道怎么点亮烛台。

    门外似乎早有丫鬟候着,听的房间里有响动,一个丫鬟随即推开房门进来,吹燃火戳子点亮了烛台,然后转过身蹲身一福,道:“少爷昨日捂了一身大汗,奴婢一早就叫人备了热水……。”

    易知足正想洗澡,当即点了点头,见他点头,丫鬟起身出门,旋即,便有小厮抬着大木桶,拎着热水进来。

    就在卧房洗澡?易知足有些无语,却也不敢多说。

    不一时,一应准备妥当,两丫鬟试了试水温,返身关了房门移步上前准备替他宽衣,这是要侍候他洗澡?易知足连忙轻咳了一声,摆手道:“这几日身子虚,可经不起折腾,你们出去罢,我自己洗。”

    听的这话,两丫鬟脸色一红,福了福便移步出门,关好房门便守在门外,易知足赶紧脱衣进了浴桶,他知道,两丫鬟一个叫春梅,一个夏荷,都是他的贴身丫头,早就被易家三少拉上床了的。

    洗完之后,易知足象个木偶一般,身体有些僵硬的任由两丫鬟帮着更衣、梳辫、洗漱,好一通忙活,待的收拾停当,天已大亮,神清气爽的他特意照了照镜子。

    镜中少年,浓眉悬鼻薄唇,一双眼睛黑如点漆,略微不足的是脸部线条柔和了些,有伪娘的嫌疑,看的出是糅合了两老口的优点,难怪老大说他在外面欠下风流债,年少多金,又有一副好皮囊,天天在外厮混,没风流债才是咄咄怪事。

    一脚踏出房门,易知足随口问道:“李忠贵呢?”

    李忠贵是他随身小厮,一般都是走哪跟哪,身前身后殷勤侍候,以他目前的情况,还真是缺不了随身小厮。

    丫鬟夏荷连忙回道:“回少爷,李忠贵等四人昨日跪了半日,又被老爷施以家法,如今都躺在床上起不了身。”

    起不了床?那正好借这机会换人,易知足正嫌李忠贵对他太熟悉了,怕露出破绽,毕竟在很多细节方面他与原来的易家三少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微微沉吟,他才道:“去给管家说,另指派一个精明伶俐点的到跟前侍候。”

    夏荷聪明机灵的紧,见少爷大病未愈,却一大早起身,显然是准备出门办要紧事,不敢怠慢耽搁,一溜碎步退下去,着小厮赶紧的去找管家苏云轻。

    正院里,易允昌早已起身,独自在院子里散步,他平素就起的早,今日更是早早就起身,伍秉鉴可不是什么闲人,虽说早已退出十三行,但每日里依然有不少访客,带老三去见伍秉鉴,自然是越早越好,以免等候时间过长。

    听的苏云轻禀报老三要换随身小厮,他微微点了点头,昨日严惩几个小厮,既是为了惩戒,另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老三更换仆从,他既有心着老三潜逃南洋,自然要为他安排几个忠心不二,又有能力的仆从。

    假意思忖了半晌,易允昌才道:“叫李旺去三少爷跟前侍候,另外,东跨院这两日也不能缺了人,安排林大安等三人去东跨院。”

    小半个时辰后,易允昌、易知足两父子乘了两顶小轿出了府,抵达码头后再乘船渡江而下,径往对岸的河南岛,十三行两家富豪——伍家、潘家的府邸——伍家花园、潘家花园都在河南岛海幢寺附近。

    船舱里,易知足静静的看着江面上的景色,这是他从没见过,也想象不出的景色,两边江岸密密麻麻停满了各种大大小小他叫不出名字的船只,真真是桅樯如林,江面上,各种船只穿梭往来不停,整个江面就象一座巨大的水上浮城。

    不知不觉间,船在漱珠涌运河伍家花园的私家码头靠了岸,两人下了船,一路漫步而行,伍家花园占地广阔,规模宏大,一河之隔的潘家花园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望着宽阔笔直的祠道,高大的牌坊,连绵的亭台楼阁,易知足心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原本易家大院就已经让他觉的豪奢,如今跟伍家潘家花园一比,根本就是天壤之别,暗自感叹一番后,易知足一指隔河相望的潘家花园,道:“孩儿不明白…..。”

    易允昌抚须笑道:“可是潘伍两家为何会将私宅修在此处?”

    “正是。”易知足点头道:“这里距离西关也稍远了些,孩儿不明白,为什么十三行其他行商的私宅多在西关,而偏偏潘家、伍家两大总商却选择这地方?而且还是比邻而居,难不成这是块风水宝地?”

    “宅不近庙,寺庙旁能有什么风水宝地?”易允昌不屑的道,顿了顿,他接着道:“潘家与伍家都是福建人,而且是同乡,关系非同一般,两家宅子连在一起,应是出于互相照应的目的,另外是不是还有什么缘由,那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说着,他停下脚步,看向易知足,神情严肃的道:“伍家是真正的富可敌国,势力庞杂,伍秉鉴执掌十三行数十年,手段心智皆非常人可比,不是轻易能被人拿捏的,你可要考虑清楚。”

    都快到门口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易知足语气轻松的宽慰道:“爹放心,咱只是借钱,又不是敲诈勒索……。”

    易允昌暗叹了一声,不敲不诈,又如何能在这节骨眼上从伍秉鉴手里借来四十万?

    伍家花园,延辉楼,年近七十,但仍精神矍铄的伍秉鉴喝过早茶后,照例坐在厅堂里听小辈翻译《澳门月报》,自道光六年起,他就已经正式退出行商的行列,将怡和行交给儿子打理。

    他想安享晚年,但树欲静风不止,不论是粤海关还是广州官场,不论是英国的东印度公司还是美国的旗昌洋行但凡稍大点的事情都是直接找他,身不由己,他只能是打起精神,勉力支撑。

    一个管事蹑手蹑脚的走进厅堂,静候了片刻,才抓住一个空挡禀报道:“禀老太爷,孚泰行易允昌在外求见。”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