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浪荡子
    孚泰行易允昌?伍秉鉴显然颇觉意外,兴泰行倒闭在即,十三行一众小商行犹如惊弓之鸟,他岂能不知,有人上门来借贷,他早有预料,但孚泰行跟伍家跟他本人一直都没什么交情,就算是要临时抱佛脚,也抱不到他头上来,默然半晌,他才开口道:“就他一个?”

    “两个人,随行的是易家三公子——易知足。”

    “三小子?”伍秉鉴仰头想了想,道:“协助易允昌打理孚泰行商务的是他家大小子吧?叫什么来着?”

    “老太爷好记性,协助打理孚泰行商务的确是易家老大,叫易知书,易家老三素来不沾边的。”

    那易允昌带他家三小子来,是为其他事情而来?想到这里,伍秉鉴看向素来不太安分的孙儿伍长青,道:“你可认识易家三小子?”

    伍长青看起来二十出头,实则才十八,因不喜读书,成年后就开始在怡和行里学习打理商务,为了看起来显的老成一些,刻意蓄了短须,他平日里没少在外面玩,跟易知足也打过几次照面,自然认得。

    听闻问起,他放下手中的报纸,含笑道:“回阿爷,易知足,小名乐仔,是十三行里有名的惫赖子弟,是个街头打架斗殴,青楼争风吃醋,酒楼夸富逞强的角儿,昨儿还听说他在靖海门对渡的花艇上醉酒落水。”

    是个浪荡子?伍秉鉴微皱眉头,道:“家中子弟最近有没有在外生事的?”

    伍长青眼睛转了转,道:“孙儿可没听说有谁在外闯了祸。”

    “请他们进来。”伍秉鉴说着稍稍往后一躺,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伍家花园规模宏大,雍容华丽,院内布局煞费匠心,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假山、古树、荷塘、各种各样的花卉、果树点缀其间,一路行来,易知足居然还看见院子养的有孔雀和鹿,他忍不住感慨道:“一步一景,或许夸张,但一院一景却不足以形容……真正是豪阔。”

    听的这话,易允昌回首瞟了他一眼,感觉有些个怪怪的,老三最近的变化似乎不小,以前在他面前可没这般从容,略微沉吟,他才轻声道:“潘家伍家迭任十三行总商,两家花园既是私宅,也是外夷散心游赏之地,两家花园可说既是朝廷的脸面,也是十三行的脸面,岂能差了?”

    原来还是外夷散心游赏之地,难怪的如此豪奢!易知足点了点头,这事他知道,这年头,以天朝上国自居的大清根本就没把洋人当人看,所有来广州贸易的洋人都只能呆在指定的地方,不准进城,不允许见官,不允许携带家眷,连珠江上的花艇都不允许游玩。

    一个月中只有两三天允许外出游览,不仅有时间限制,地方也受限制,局限在西关、河南岛、花地,这河南岛上可供游赏的也就是潘家伍家花园和海幢寺。

    两人一路穿廊过院,差不多两盏茶功夫才抵达延辉楼,进的厅堂,见伍秉鉴起身,易允昌忙疾步上前躬身长揖道:“孚泰行易允昌见过平湖公。”易知足亦是有样学样,跟着一揖。

    伍秉鉴瞥了二人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易昆官无须多礼。”说着看向易知足,道:“不知易昆官携令郎前来有何要事?”

    还真够直接的,看来是跟洋人打交道打多了,易知足抬头打量了他一眼,见这位十三行的传奇人物身材瘦小,一张倒三角脸上蓄着花白的八字须,脸颊无肉,眉毛稀疏,实在是其貌不扬,但眼神却甚是犀利。

    易知足瞥了一眼伍长青,这才对着伍秉鉴拱手道:“今日前来拜见平湖公,是晚辈有要事相商。”说着,他转身对易允昌一揖,道:“事涉机密,孩儿斗胆,恳请父亲回避。”

    见这情形,易允昌更是确信儿子是准备要挟伍秉鉴,嘴唇动了动,却觉的这时说什么都是多余,担心的看了儿子一眼,他才冲伍秉鉴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拱了拱手,一言不发的转身退下。

    伍秉鉴有些纳闷的看了他俩父子一眼,估摸着定然是伍家子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落在了易家这个惫赖子弟手中,当下瞥了眼伍长青,吩咐道:“去书房将报纸翻译好,别老是结结巴巴的。”

    “孙儿遵命。”伍长青应了一句,躬身退下,随即脚步轻快的进了书房,关上门,他立即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他心里可说是好奇到了极点,易知足这惫赖家伙肯定是来告状的,难道他前儿在靖海门渡口的花艇上醉酒落水跟伍家有关?

    厅堂里,伍秉鉴施施然落座,斯条慢理的道:“有事直说,老夫不喜兜圈子,也没时间。”

    “那晚辈就直说了。”易知足说着上前几步,拱手道:“晚辈前来,是想向平湖公借五十万大洋。”

    见他开口就要五十万大洋,伍秉鉴脸色一沉,一双眼睛盯着易知足,却不开口说话。

    被伍秉鉴这么盯着,易知足要说心里不紧张,那是假的,这看起来干巴巴的老头子的身份地位权势经历成就,不论那一点,都是他易知足必须仰望的,在他如此沉默的直视下,岂有不紧张之理?

    虽然心里紧张,但易知足的目光没有丝毫躲闪,他不能让对方觉的他心虚,他很快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今天若是不能从这个老家伙手中借到钱,他的人生将又一次悲剧,昨晚一夜没睡,他就一直翻来覆去的设想着今日谈判可能遇上的种种情形和细节。

    稍待片刻,见伍秉鉴确实没有开口的打算,易知足不得不强自镇静的开口道:“若是平湖公不愿借,晚辈只能去跟宝顺洋行借,说错了,不是借,应该说交易,晚辈手中有英国人急切迫求的技术,估计要价一百万银元,颠地也会乐于成交。”

    这小子手中能有什么技术是英国人急切迫求的技术?而且能够拿来要挟,以此向他借钱,伍秉鉴略一思忖,便反应过来,沉声道:“你说的是茶叶?”

    见他顺着杆子往上爬,易知足稍稍松了口气,缓声道:“不错,十三行对外贸易中,数量最大,利润最高的莫过于茶叶。

    英国人每年要花费多少白银在茶叶贸易上?数十年来,他们一直千方百计的想打破大清对茶叶的垄断。

    晚辈在黄埔无意中听英国商船上的水手说起,近几年在印度、锡兰都发现了大片野生的茶树,显然,印度、锡兰都适宜种植茶树,英国人眼下缺的只是茶树栽培和制茶工艺而已。

    晚辈为英国人提供茶种,茶树栽培,制茶工艺并直接向他们提供茶农和制茶工匠,开价一百万银元,想来英国人会非常乐于接受。”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