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露峥嵘
    跟谁学的?易知足暗道不妙,卖弄过头了,这些东西他都是上网看小说逛论坛,跟人争论时刻意收集的,而原本的易三少却是个不喜读书,整日里吃喝玩乐的主,这前后的反差太大了。

    该如何解释?一时间找不出合理的解释,他只得硬着头皮道:“处处留心皆学问,晚辈不喜八股,不仅刻板,亦无实用,晚辈喜欢杂学,遇事亦喜推敲类比,这点见识皆是平日里琢磨出来的。”

    见他信口胡诌,伍秉鉴微微眯着眼,道:“既是处处留心,身为十三行子弟,你对十三行也应该格外留心,想来也有独到的见解,不妨说来听听。”

    这个问题根本不在易知足的意料之中,他不由一阵腹诽,借点银子而已,有必要没完没了的考校吗?腹诽归腹诽,他仍不得不认真应对,略微思索,他才开口道:“十三行因一口通商,垄断外贸而兴,因为连带互保制度,无形中将十三行变成一个庞大的无限责任公司。

    在与更为庞大的英国东印度公司互贸时,十三行自然是稳占上风,如今面对信誉差,财力弱,唯利是图,行事不择手段的英美散商,若不知变通,十三行的衰败只是迟早的问题。”

    “何须变通?”伍秉鉴瞥了他一眼,道:“粤海关整治不了英美散商,难道还整治不了那些个行外商?没有了行外商,英美散商还不得乖乖就范?”

    “平湖公这是诚心考校晚辈了。”易知足沉稳的道:“若是如此容易,十三行也不至于落的今日之处境。”

    稍稍一顿,他才接着道:“朝廷明令禁烟,为何输入的阿芙蓉年甚一年?原因很简单,利润!因为走私阿芙蓉有丰厚的利润,所以屡禁不止。

    同理,行外商与英美散商勾结也有着丰厚的利润,所以行外商才越来越多,就跟韭菜一样,割一茬,又长一茬,只要英美散商有需求,这韭菜就永远割不尽!”

    这番话可谓是一针见血,直指本质,伍秉鉴脸上的神情登时凝重起来,道:“那该如何变通?”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缓缓开口道:“自然是对症下药,以前是英国东印度公司垄断对远东的贸易,十三行也是垄断大清对外贸易,垄断对垄断,谁也不吃亏。

    如今东印度公司倒闭,与大清贸易的是英国散商,散商对上垄断,自然是吃亏,所以英国散商千方百计勾结十三行之外的行外商。

    要变通,很简单,解除十三行对外贸易垄断权,这分为两种情况,一则是被动变通,一则是主动变通,所谓被动变通,是取消广州一口通商的地位,十三行外贸垄断权自然随之取消……。”

    “不可能。”伍秉鉴断然否定道:“广州一口通商乃是乾隆定下的祖制,当今不过是一守成之君,处处遵循祖制,岂敢轻易更改?”

    道光是不会改,但英国人会用坚船利炮逼迫他改,不过这话眼下还不能说,而且就算说了,对方也不会相信,易知足也不争辩,婉转的道:“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世事变幻,谁能看的透彻?康熙开海之初就是四口通商,后改为一口通商,焉知不会又改回去?

    被动变通由外在力量决定,十三行无力左右,暂且不论,主动变通则是十三行自行放弃外贸垄断权……。”

    自行放弃外贸垄断权?伍秉鉴被这个匪夷所思的提议给震住了,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倒闭,英国印度散商大量涌入广州,并且大量勾结行外商人,有越演越烈之势,十三行的对外贸易垄断权虽说不至于达到名存实亡的地步,却也有岌岌可危之象。

    可就算如此,十三行大小行商,却没有一个心里萌生出主动放弃外贸垄断权的想法,一个个都幻想着粤海关会大力整顿,伍秉鉴就是抱着这个想法,他准备乘兴泰行倒闭之机,提请粤海关严厉整治行外商,重新规范对外贸易秩序。

    怔了一阵,伍秉鉴才满脸疑惑的道:“没有外贸垄断权,十三行还能存在?”

    “不过一虚名罢了,弃之何惜?”易知足缓声说道:“放弃外贸垄断权,等若是脱掉了粤海关套在十三行身上的枷锁,凭借着垄断外贸数十年所积累的经验,积攒的人脉和商誉,十三行难道还怕与行外商公平竞争?”

    “言之有理。”伍秉鉴微微颌首道,转而他又轻叹道:“欲罢不能啊,就算十三行愿意放弃外贸垄断权,粤海关也不会同意,就算能喂饱粤海关,朝廷也不会允许,知道十三行这数年来为朝廷捐输了多少白银吗?几千万呐,朝廷岂肯轻易放手?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那倒未必。”易知足含笑道:“若是风平浪静,十三行自然是难脱朝廷掌控,但若风起云卷,就有机可乘了。”

    伍秉鉴精神一振,道:“你是指朝廷禁烟?”

    “正是。”易知足点头道:“阿芙蓉输入量之大,利润之高,可说是骇人听闻,朝廷厉行禁烟,英美散商,必然不甘放弃,届时必起争端……。”

    朝廷会厉行禁烟吗?小家伙毕竟年纪轻,只看到阿芙蓉走私的危害却看不到阿芙蓉走私的背后,谁才是最大的受益者,不过,能有这般见识和判断,也算是极为难得的人才了。

    易允昌虽然不怎么样,却生了个好儿子,伍秉鉴有些羡慕的暗叹了一声,瞥了易知足一眼,起身对外扬声道:“来人!上茶,用我珍藏的大红袍!”

    听的伍秉鉴居然吩咐用珍藏的大红袍来招待易知足,伍长青不由得暗自咋舌,这待遇可真够高的,不过,他也是打心里佩服,伍家小辈可从来没有谁能在伍秉鉴面前如此侃侃而谈,而且深的老爷子的欢心。

    他不由的暗自嘀咕,易知足这小子藏的可真够深的,这事说出去怕是都没人相信,西关有名的惫赖家伙居然有如此能耐,三言两语就令他家老爷子心折,拿出珍藏的大红袍来招待。

    想到珍藏的大红袍,他不由的大为兴奋,那可是九龙窠百年老树所产,三十年陈的大红袍,老爷子平素里宝贝的象什么似的,轻易不会拿出来,今儿沾易知足的光,总算可以尝一尝了。

    易知足对伍秉鉴珍藏的大红袍也是十分好奇,不过,今日前来的主要目的是借钱,眼见伍秉鉴心情大好,他岂敢错过机会,当即拱手道:“多谢平湖公厚爱,不过,家父还在外间等候,晚辈……。”

    伍秉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朝着书房喝道:“长青,去将易昆官请来。”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