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抛诱饵
    西厢房里,易允昌在房间里来回的缓步踱着,有道是知子莫如父,自家儿子的秉性和底细,他再清楚不过,他压根就不相信易知足能从伍秉鉴手里借到银子,更何况还是四十万之巨。

    他也不担心易知足惹恼伍秉鉴,最坏的结果,老三也是潜逃南洋,隐姓埋名,陪着老三来伍家走这一遭,无非是让老三死心,安心前往南洋。

    “易昆官,阿爷有请。”伍长青在门外含笑拱手道。

    见是伍长青来请他,易允昌感觉有些意外,门外就有伍家仆从,伍秉鉴怎的巴巴的让伍长青来请他?见伍长青满面含笑,他心里没来由的一跳,这是什么情况?

    满头雾水的易允昌随着伍长青步入厅堂,飞快的扫了一眼,一眼看见易知足大刺刺的坐在伍秉鉴的下首,见他进来才起身,他不由的暗自惊诧,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待他上前见礼,伍秉鉴就径直问道:“孚泰行欠了多少外债?”

    易允昌迎上几步,不假思索的道:“总计四十万。”

    “四十万?”伍秉鉴转首看向易知足,道:“你方才说借多少?五十万?”

    听的这话,易允昌诧异的看向自家老三,这小子竟然开口借五十万?紧接着,他一颗心就狂跳起来,什么情况?伍秉鉴这是同意借款?老三是怎么办到的?能够一团和气的从伍秉鉴手中借到银子?

    伍长青亦飞快的瞥了他一眼,这家伙胆子还真不小,竟敢瞒着多借十万,是在外面欠了赌债?还是想赎当红的清倌人?

    见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个身上,易知足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他早就料到这事会当场穿帮,十万银元可不是小数目,伍秉鉴也好,易允昌也罢,都不是好蒙混的。

    “多借的十万,晚辈另有用处。”易知足从容说道:“广州有英商创办的《广州周报》,澳门有葡人创办的《澳门月报》可惜都是外文版,而且两份报纸的报道面也稍窄了点。

    晚辈不才,想创办一份中文报纸,既开国人眼界,又正确引导舆论,除此之外,晚辈还想建一所规模稍大点的义学。”

    伍长青没理会他的鬼话,径直问道:“办报纸能赚钱?”

    “凡事做到极处,皆可生财。”易知足笃定的道:“报纸不仅利国利民,亦能生财。”

    “这话说的有点意思。”伍秉鉴饶有兴致的道:“建义学总不至于也能生财吧?”

    “当然能。”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

    何谓义学?免费入学!不收学费的,这是实打实的亏本买卖,还如何赚钱?伍秉鉴三人都有些不解,半晌,伍长青才喃喃着道:“既为义学,还……还如何生财?”

    “义学之利,不在当前,而在长远。”易知足看了伍秉鉴爷孙俩一眼,道:“晚辈欲建之义学与一般义学学略有不同,不为培养科举人才,而是着重培养手工工匠以及对外贸易所需的专业人才。”

    易知足适可而止,不愿意多说,所谓多借十万银元,不过是个由头,借此抛出办报纸和建义学这两个诱饵。

    看着神态从容,谈吐不俗的易知足,易允昌一时间有些失神,这是自家老三?在他面前都颇有些拘谨的老三如今居然能在伍秉鉴面前侃侃而谈?这些个怪异的想法他是何时生出来的?

    “还是年轻好,敢于天马行空。”伍秉鉴感慨了一句,随后看向易允昌,道:“兴泰行倒闭在即,十三行人心惶惶,再则,如今也正是海贸旺季,你看……先借与孚泰行十万现洋,剩余的三十万债务,由怡和行做保,可成?”

    虽然心中已有预料,但亲耳听的伍秉鉴说出这番话,易允昌仍然是喜出望外,怡和行又是借钱又是做保,这摆明了是全力扶持,他连忙躬身一揖,道:“平湖公大恩大德,易家上下,必定没齿难忘,孚泰行日后定将唯怡和行马首是瞻。”

    伍秉鉴摆了摆手,道:“令郎大才,孚泰行日后必然兴旺昌盛,老夫今日不过是结一善缘罢了。”

    听的这话,伍长青倒没什么,易允昌却是大为惊讶,三小子究竟跟伍秉鉴谈了些什么?竟能得他如此盛赞,这可不象是抓住了伍家子弟的什么要命的把柄要挟伍家,究竟是怎么回事?

    易允昌喜出望外和惊讶纳闷的神情都被伍秉鉴看在眼里,他瞥了易知足一眼,暗忖这小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居然连他自个父亲也一直都瞒着,看来,若非这次孚泰行面临破产,易家陷入绝境,这家伙怕是还不会冒出来。

    听的伍秉鉴如此夸赞,易知足忙谦逊道:“不过是一点浅见,何敢当平湖公如此谬赞,实是折杀小子了。”

    伍秉鉴少有的笑道:“知足无须自谦,十三行行商日后必定有你一席之位……。”抬眼瞥见侍女托着茶盘进来,他看向伍长青,道:“兴泰行倒闭,港脚商怕是都慌了神,时辰已经不早,长青,你陪易昆官去怡和行走一趟罢。”

    不带这么小气的,就不能喝了茶再走?伍长青一肚子腹诽,却是不敢吭声,只得躬身应诺。

    见伍秉鉴有心留他单独长谈,易知足也急了,目的已经达到,他可不想多留,如今他对十三行的情况不甚了解,再谈下去非的露陷不可,他连忙拱手道:“晚辈前日醉酒落水,尚未痊愈,平湖公盛情,晚辈感激不尽,还容晚辈改日再登门受教。”

    听他如此说,伍秉鉴自是不好留客,当即颌首道:“好,下次再来,不用禀报,直接进来。”

    一出延辉楼,伍长青就拉住易知足有意落后几步,轻声笑道:“今儿可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真人不露相,你小子藏的可真够深的,竟然哄得老爷子连珍藏的大红袍都拿了出来,可真有你的。”

    易知足对他没什么印象,这至少说明两人以前不是太熟,不过伍长青说话的语气神态无不透着熟稔和亲热,这让他有些拿捏不准,只好含糊的道:“还不是被逼的,急中生智罢了。”

    伍长青可是将两人的对话从头听到尾,自然不相信什么急中生智的鬼话,却也不揭穿,躲在偷听的事情,他是不敢透露的,当下就转了话题,道:“办报纸真能赚钱?听说《广州周报》《澳门月报》可都是陪钱的。”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