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定规矩
    易知足生怕他聊起自个不熟悉的话题,见他提及报纸这个话题,可谓是正中下怀,当即便道:“《广州周报》和《澳门月报》是外文报,广州能有多少外国人?不陪钱才是怪事,中文报可就不同了,伍兄试想想,一份报纸若是有上万人看是什么光景?若是十万人看,又是什么光景?。”

    听的这话,伍长青连珠炮似的问道:“这么多人看?一份报纸能卖多少钱?十文还是二十文?扣除成本之后,又能赚多少?再说,广州哪有那么多人看报纸?”

    “要扩大发行量,增加影响力,自然不能局限广州一地。”易知足含笑说道:“广州虽说地理位置稍偏僻了些,但广州是大清一口通商口岸,不说举国瞩目,却也是沿海数省关注的焦点。

    只要报纸办的好,不说象邸报一样全国发行,至少也能发行东南数省,十万发行量只是保守的估计,报纸毕竟是公开对外售卖的,伍兄算算,沿海这几省仅是士子,缙绅,商贾就有多少?

    至于价钱嘛,民间报纸自然不能贵,要让平头百姓买份报纸都不会觉的心疼,扣除成本,一份报纸赚一个铜钱足矣。”

    “只赚一文钱?”伍长青随口道:“就算是能卖十万份,一期也就只百多个银元,一年能有多少?五千?”

    “伍兄别只想着靠卖报纸赚钱。”易知足笑道:“一份发行东南数省的报纸,岂会只靠卖报的那点子利润?”

    伍长青尽自聪明,却也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五千银元在易知足口中只是那点子利润,难道办报纸还有其他大额利润?碍着脸面,他也不好多问,暗自琢磨。

    易知足也不点破,任由他自个去琢磨,吊吊他胃口,不是什么坏事。

    三人默默走了一段路,易知足才开口道:“伍兄可能弄到朝廷的邸报?”

    “邸报?老爷子书房就有。”伍长青信口说道:“不过,都不是完整的,只是摘录了老爷子关心的内容,诸如广州文武官员任免、灾害、战事之类的。”说着,他稍稍犹豫,才道:“你要邸报……是为了办报纸?在报纸上刊载邸报内容,会不会犯禁?”

    “邸报本就是发行天下,谈何犯禁?”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难道朝廷邸报不允许天下士绅看?”

    那倒未必见得,伍长青对此不敢苟同,却也不与他分辨,因为他对邸报以及地方小报之类的管制并不清楚,得回去查查才知道,现在根本辨不明白。

    见他不吭声,易知足却乘热打铁,接着道:“伍兄要弄完整的邸报应该不难吧。”

    “总督府应该有完整的,我试试看。”伍长青虽说对易知足颇为心折,有心交好,但他对邸报的情况不清楚,不敢大包大揽,留了点余地。

    一行人坐船回到西关,在码头作别,易允昌、伍长青两人自去怡和行,易知足则乘轿回府,原本他是打算逛逛西关的,奈何随行小厮李旺和轿夫都被易允昌特意叮嘱,他只得乖乖回家。

    回府之后,易知足径直就往东跨院而去,昨晚没睡好,如今妥善解决了孚泰行的问题,他是一身轻松,只想回去补个觉,才进院门,随身小厮李旺就紧赶两步,道:“少爷…..。”

    易知足停下脚步,看向他道:“有事?”

    李旺二十出头,长的颇为周正,原本是一直跟着易允昌的,今早才被易允昌指派过来跟随易知足的,对于易知足的脾性,他不是太清楚,当下忙低头道:“少爷大病初愈,太太甚是挂怀,今早走的急,少爷也未去问安,如今回府……。”

    早起要问安,回府还要问安?这规矩也太多了点吧?易知足顿觉头大,稍一犹豫,抬脚就往正院而去,印象中的母亲对他甚是溺爱,他心里并不抵触,一进正院,迎头就撞见林氏在指使丫鬟给盆栽浇水,他忙快步迎上去,含笑一揖,道:“孩儿给母亲请安。”

    “乐儿回来了。”林氏笑吟吟的瞧了瞧他的脸色,才关切的道:“累坏了吧,你爹也真是的,病还没好就让你出门,有什么急事不能拖两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根本不知道孚泰行面临倒闭的危险,也不知道父子俩一大早出门去做什么。

    见她似乎完全不知情,易知足自然不会多嘴,一旦说起这事,怕是得有半天解释,他连忙笑道:“不碍事,都是坐轿,也累不着孩儿。”陪着东拉西扯说了会话,他就赶紧借口昨晚没休息好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东跨院。

    一进院子,林大安等三个小厮便快步迎上来见礼,都是今儿才安排过来的新人,易知足逐一打量了下,约莫都在十七八岁间,一个个看起来挺精神,他哪里知道这是他便宜老豆特意为他挑选的,还道是管家苏云轻悉心挑选出来的,当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都过来吧。”

    进的厅堂,在春梅,夏荷的侍候下洗手净面后,他又回房取了一叠银元才缓步踱了出来,在台阶上站定,李旺见机连忙乖巧的搬了把椅子出来放在他身后,待他施施然落座,夏荷又将一把小巧的茶壶送到他手中。

    易知足被侍候的通身舒泰,暗忖做少爷还真是舒坦,喝了口茶,扫了一眼毕恭毕敬站在台阶下的几个小厮,他朗声道:“在我这里,一是要忠心,二是要守规矩,三是做事要勤勉。”

    “小的们明白。”

    “先说三点规矩,一,院子里的事情,不论大小,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能对外提及,亦不准私下议论。二,本少爷在家,不论是谁来,你们都要先行禀报;三,本少爷的书房,不经允许,不能踏进一步,有事在外禀报。”

    说着,易知足看了一眼春梅和夏荷,特意叮嘱道:“你们俩也是一样。”

    春梅夏荷都是一怔,书房里能有什么?少爷怎的突然对书房如此重视?一怔之后,两人忙蹲身道:“奴婢遵命。”

    四个小厮也齐齐躬身道:“小的们遵命。”

    易知足点了点头,取出一叠银元,交给春梅,吩咐道:“一人一块赏一块,你们俩也是一样,剩下的让李忠贵四人平分了,告诉他们,安心养伤,伤好了本少爷另有差事安排。”

    几个丫鬟小厮都是一呆,三少爷怎的突然如此大方?见春梅接过银元行礼,几人这才反应过来,当下齐齐躬身道:“谢少爷赏。”

    “跟着本少爷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只要用心做事,本少爷保证你们日后都能有出息。”易知足顿了顿,伸出两根手指,道:“现交代两件事,一是去打听一下伍家子弟伍长青的详细情况,这事要快,注意不要让人察觉。

    再则,本少爷大病初愈,这两日必然有平日的玩伴登门探望,这些人你们得想法子尽快熟悉,免的到时候闹出笑话。”说着,他一挥手,“都去忙吧。”

    待的四个小厮退下,夏荷抿嘴儿笑道:“少爷劳乏了罢,奴婢给你揉揉?”

    还会按摩?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屋里太闷,搬张躺椅到树荫下。”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