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糊涂了
    虽然还不到端午,但天气已很热了,易知足惬意的躺在树荫下,春梅夏荷两丫鬟一个捶腿一个揉肩,易知足一边享受一边把玩着小巧精致的紫砂茶壶,冷不丁问道:“你二人跟着本少爷多长时间了?”

    春梅看了他一眼,低下头轻声道:“再有一个月,就满两年了。”

    两年了?那对原本的易家三少必然是相当了解的,易知足暗忖,他的生活习惯突然变化,绝对是瞒不过俩丫鬟的,是不是打发些钱,将俩丫鬟换了?

    转念他又想到,易允昌、易知书对他突如其来的变化肯定是极为震惊诧异的,他这刚换了小厮,又没有理由的换俩丫鬟,会不会引起他二人的猜疑?

    再则,易家三少已经跟俩丫鬟上了床,赶出去是不是有些不地道?这可不是小厮,还有,他能将俩丫鬟赶出东跨院,但能将俩人直接逐出易府吗?若是在府里乱嚼舌头,怕是反而不美。

    默然半晌,他轻叹了一声,道:“时间可真快,一晃就快两年了。”

    夏荷觉的少爷今儿有些古怪,好端端的,怎的突然提起这个话头,难不成少爷要成亲了?少爷今年已满十八,这个年纪,在大户人家里可早就成亲了,想到这里,她怯怯的问道:“少爷是不是要订亲了?”

    订亲?易知足没想到两丫鬟会想到这上面去,不过,孚泰行如今稳定下来,有了怡和行力挺,易允昌没了后顾之忧,他的亲事怕是要提上日程了,这倒真是件麻烦事,跟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上床,那是艳遇,跟一个从来不认识的女人结婚……,他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半晌,他才顺着话头,道:“放心,本少爷不是无情的人,成亲之后,必然给你们一个名分。”

    一听这话,春梅夏荷都是一呆,她俩是丫鬟出身,最好的出路就是成为主人的妾室,虽说妾的地位仍然低,但怎么说也是半奴半主,比起丫鬟而言,却是高多了,俩人都没想到,平白无故居然得了诺大的彩头,赶紧起身跪下道:“奴婢谢少爷。”

    “起来罢,别动不动就跪。”易知足笑了笑,道:“去将书房收拾一下。”

    待的二女离开,易知足摇了摇躺椅,晃晃悠悠中,听着蝉鸣,慢慢的静下心来,孚泰行暂时没有倒闭破产的危险了,但明年朝廷就会大力禁烟,鸦.片战争也只剩下两三年时间,鸦.片战争之后,朝廷被逼五口通商,十三行也就会成为历史。

    可以想见的是,在十三行烟消云散之前,林则徐禁烟,鸦.片战争爆发以及战败之后,十三行各商行肯定都会被逼大出血,这是避免不了的,这两年多时间,孚泰行不仅要还四十万欠账,应对朝廷的大额勒索,还的为以后的发展积累一点资本,这压力可不小,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怎么着也得好好筹划一下。

    至于鸦.片战争,他不想多费心思,至少以他现在的情形,想也是白想,他既没有办法阻止朝廷禁烟,也没有能力去改变英国人的想法。

    或许,他可以影响十三行,但十三行在鸦.片战争中究竟是持何立场?对朝廷厉行禁烟又是何态度?广州鸦.片走私如此猖獗,十三行在其中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他如今是两眼一抹黑,想也是空想,何必去费那心神。

    西关,怡和行借贷十万银元给孚泰行,并且为孚泰行所有的债务担保的消息,在易允昌有意的散播下迅速的传扬开来,一众与孚泰行有生意往来的商号商贾以及给孚泰行放贷的外商闻讯之后纷纷前往怡和行打听,在得到怡和行的肯定之后纷纷又赶往孚泰行。

    他们赶往孚泰行的目的自然不再是催债或是取消订单减少订单,而是套近乎摆交情,要增加订单重续订单,放债的不仅不催债,反而表示可以继续增加借贷数额,有怡和行这个庞然大物全力扶持的孚泰行,还有什么叫人不放心的?

    易允昌一拨拨接待,一次次的端茶送客,脸上的肌肉都笑僵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好不容易将这些人打发走,十三行几个小商行的行商又陆续登门拜访。

    这些行商一个个都清楚孚泰行与怡和行之前是什么情形——不仅没有交情,反而素来不太对路,这是众人皆知之事,为何在紧要关头怡和行会对孚泰行施以援手?又是借贷又是担保,极力维护,全力扶持,不弄明白其中的原委,他们一个个心里都跟猫挠似的。

    易允昌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况且他自己也着实没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路上有伍长青在,他也没机会问,他琢磨去琢磨来,也没琢磨明白,易知足究竟跟伍秉鉴说了什么,不仅争取到伍秉鉴的大力支持,而且还能获得伍秉鉴的赞赏。

    客客气气的将一众行商打发走,易允昌顾不得天色尚早,就乘轿回府,他心里同样都跟猫挠似的,迫不及待的想回家找易知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在轿厅下轿,见到管家苏云轻,他劈头就问道:“三少爷可在府里?”

    苏云轻忙道:“回老爷,三少爷上午回府之后并未曾出门,给太太请安之后就一直在东跨院。”

    “好。”易允昌随即吩咐道:“着厨房整治一桌酒席送去东跨院,大少爷回来了,也让他过来。”说完,他便径往东跨院而去。

    易知足正在书房里练字,听的小厮在门外禀报老爷过来了,连忙七手八脚的将惨不忍睹的习作收拾妥当,这才快步迎了出去,在院门外迎上易允昌,躬身见礼后,他才含笑道:“父亲有事,遣人叫孩儿过去便是……。”

    “你这里清净。”易允昌说着径直往里走,进的正房落座,屏退丫鬟,他才笑道:“孚泰行此番能够起死回生,为父到现在仍感觉跟做梦一样…..为父一直没琢磨明白,平湖公为何会大力扶持孚泰行,你现在总该明白告诉为父了吧,否则为父这心里总觉的不踏实。”

    “爹,这事不能说。”易知足肃然道:“如今孚泰行已无英国东印度公司可依靠,以伍家之财势,要整垮孚泰行,可说是不费吹灰之力,正所谓,清楚不了,糊涂了,这件事情,爹和大哥无须清楚,以后也不要再问,孩儿不能说,也不敢说。”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