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见铁杆
    易府,东跨院。

    易允昌、易知足两父子正围绕着十三行的话题谈的正欢,

    “……十三行也并非只守在家里坐等外商上门,乾隆初年,西洋战事不断,前来广州贸易的商船锐减,货物积压严重,那时,创办同文行的潘振承就数次率商船队出海,前往吕宋、噶罗巴。

    俗话说行船走马三分命,商船出海,不仅会遇上风暴,还会遭遇海盗,利润虽高,风险亦大,非万不得已,没有行商愿意冒此风险……潘振承运气好,从未遇险,不仅获利不菲,还由此获得了陈总商的赏识,但其他人却未必次次好运,船毁人亡之事屡有发生。

    近几年来世道太平,朝廷政令也有所宽松,允许出海商船携带火炮,附近海面的大股海盗又相继归顺剿灭,一些拿不到足够份额的小行商偶尔也会与行外商联手组建商船队出海,这种事情毕竟有损行商颜面,因此大都不会张扬……。”

    易允昌谈兴正浓,却听的门外小厮禀报:“禀老爷、少爷,兴泰行严公子严世宽前来探望少爷。”

    一听严世宽来了,易允昌有些担心的瞥了儿子一眼,道:“十三行有句俗话,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为父知道肥仔与你的交情,他若是手头拮据,你大可尽力帮衬,以求心安,不过,失意人口快,你说话得当心点。”说着站起身来。

    “父亲放心,孩儿明白。”易知足点了点头,起身将易允昌送了出去,转身他就吩咐道:“找个理由,将严公子先拦在门外,没我吩咐,不得放他进来。”

    严世宽——严老五——肥仔,兴泰行行商严启昌第五子,嫡出,这是易知足记忆中印象最深的人之一,两人关系极好,经常在一起厮混,是同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的铁哥儿们。

    易知足心里清楚,探病什么的纯粹是扯淡,兴泰行被告,倒闭破产在即,严世宽哪还有闲情登门来探望他?此时上门,也不可能是来打秋风的,烂船还有三斤钉,兴泰行再债台高筑,严老五也不至于拮据到来跟他开口,他能资助多少?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来打探口风的,严启昌怕是从怡和行为孚泰行借贷和担保这事中嗅出了点什么,让严老五前来打探,对严家来说,哪怕是一根稻草,这时也会尽全力抓住。

    对于兴泰行的情况,易知足知道的不少,都是平日里从严世宽口中听来的,对兴泰行当前的处境,他下午也仔细的思虑过,他早就料到严世宽会来,只是没想到对方来的如此之快。

    如何应对严世宽,他并不担心,只是对方对他极为熟悉,他得好好回想一下两人平日里相处说话的风格,不能让对方感觉变化太大。

    一直到天色麻黑之际,严世宽才得以进入东跨院,进的房间,一见易知足好好的端坐在主位上,他便嚷嚷着道:“天杀的庸医,居然说你有性命之忧,改天非的去找他……。”

    “坐。”易知书打断他的话头,死胖子不仅话多而且特会做戏,不打断他,他能一口气说一盏茶时间不重复。

    严世宽也浑没拿自个当外人,径直倒了杯茶,屁股一挨椅子,他就道:“怎么院里的小厮都换了?一个也不认识……。”

    易知足不知道小厮是怎么糊弄他的,生怕他问起,不得不再次打断他话头道:“你家里现在应该乱的一团糟了吧,你还有闲心来看望我?不想法子避祸?”

    见他开口就提这茬,严世宽脸上神情登时一僵,随即焉头耷脑的道:“欠债二百多万,还避什么祸?别说我了,就是我那几个侄子都没机会外逃。”

    这倒是大实话,欠债二百五十多万,不论是粤海关还是十三行,都不可能允许严家的子弟外逃,粤海关要追债,十三行负有连带互保之责,严家不能偿还的债务,要十三行担保偿还,两方都会严防严家子弟携款潜逃。

    易知足一阵无语,十三行的连带互保制度真不是一般的操蛋,完全就是连坐法的翻版,有这制度,也就不怪那些个洋商敢肆无忌惮的对十三行的行商放贷。

    见他不吭声,严世宽也不再绕圈子,开门见山的道:“三哥,外间都传,怡和行突然鼎力扶持孚泰行,都是因为你的缘故,是不是真的?”

    听他连三哥都叫出来了,易知足嘴角忍不住翘了翘,他与严世宽同年同月同日生,不过时辰不同,他大了两个时辰,这家伙平素里极少叫他三哥,素来都是叫他乐仔,难得今儿主动拜矮。

    他笑吟吟的道:“再叫声三哥听听。”

    “信不信我跟你急。”严世宽胖脸一板,瞪着他道:“说正事。”

    易知足呵呵笑道:“三哥有几斤几两,你还不知道?”

    “我就说不可能,偏叫我来问。”严世宽没好气的道:“你肚子里有什么牛黄狗宝,我还能不清楚?”

    这话太损了,易知足忍不住笑骂道:“你肚子里才都是牛黄狗宝,你一肚子牛黄狗宝。”

    “没心情跟你斗嘴。”严世宽一口将茶喝了,起身道:“见你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

    见他这架势是准备走,易知足慢悠悠的问道:“令尊让你来的?”

    “除了他还能有谁?”

    易知足含笑道:“你爹还是比你有眼光些。”

    严世宽怔了一下,一双小眼睛眨巴了几下,一脸警惕的道:“我爹真猜中了,真是三哥的手笔?你可别蒙我。”

    易知足翘起二郎腿晃悠着,扬起下巴,斜了他一眼,道:“怎么着,不相信你三哥有这本事?”

    “别说,还真不相信。”严世宽一脸鄙夷的道:“就你肚子里那几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

    “啧啧,这激将法用的倒是越来越顺溜了。”易知足讥讽了他一句,才道:“既不相信,你巴巴的跑来做甚?混饭来的?”

    见他不上当,严世宽小眼珠滴溜溜转了两转,道:“瞧这摸样,倒还真是你的手笔?是不是拿捏住了伍家子弟的把柄?”

    “猪头,什么样的把柄能让伍家又是借款又是担保?那可是四十万洋元。”易知足没好气的骂道:“你以为是四百,还是四千?”

    “那我可就糊涂了。”严世宽一脸迷糊的道:“怎的你跑一趟伍家,这怡和行就对孚泰行大献殷勤呢?”

    易知足一本正经的道:“三哥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伍秉鉴一见我,立马就喜欢上了,二话不说,借款,担保,你信不信?”

    严世宽白了他一眼,郁闷的道:“伍秉鉴又不是娘们。”

    “你有脑子没?伍秉鉴就没孙女?相中我当孙女婿,行不?”

    “我呸,就你那拈花惹草的德行,西关上下谁个不知?你真当伍老头老眼昏花?”

    “死胖子,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三哥哪次沾花,不是为了让你惹草?”

    “没心情跟你胡掰。”严世宽白了他一眼,闷头喝茶,不再吭声。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