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行商首
    易知足的这一番分析合情合理,严世宽的兴头已经被完全吊了起来,哪有心情吃饭,随口抢白道:“一顿不吃,饿不死你,饿了就长话短说。”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易知足笑了笑,道:“对症下药。”说着便坐下喝茶。

    见他迟迟没有下文,严世宽瞪大了眼睛,道:“就这四个字?”

    易知足理所当然的道:“你不是让长话短说嘛。”

    严世宽咬牙切齿的道:“你会被雷劈的。”

    “今夜月明星稀,不会有雷,有些人今晚回去,怕是会被掌劈。”

    “三哥,亲三哥成不。”严世宽涎着脸笑道:“还是详细说说罢,要不,晚上小弟做东,咱们去花艇……。”

    “别…..,吃完了还得我会账。”易知足说着起身,背着手踱着方步道:“自救者,人恒救之,兴泰行要避免倒闭,必须先自救,而且必须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其次,还须拟定一个详细可行的分期还款计划,要让两广总督、粤海关和十三行所有行商相信,兴泰行确实有能力偿还债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要游说十三行的行商,在与外商商议还款时,一是要分期,二是要尽量延长时间,要把时间拖长到外商不能忍受的地步,如此一来,令尊才有与外商私下协商解决的可能。”

    严世宽默了默神,才道:“分期还款计划,家父怕是有心无力,若有这个能力,兴泰行也不会落的今天这个下场。”

    严世宽这话的意思,易知足自然明白,不过,他如今也没有详细的计划,而且就算有完善的计划,他也不会这时候就抛出来,他劳心劳力就是要让严家承他的大恩!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令尊有心无力,可以集思广益,再说了,这个计划也不是三两日就能完成的,当务之急,是拖延时间,你别在这里耗着了,赶紧的回去,令尊不定要连夜拜访一些人呢。”

    一听这话,严世宽连忙起身,郑重的躬身一揖,才道:“劳烦三哥费心,小弟告辞。”

    见的严世宽终于告辞,小厮李旺连忙上前禀报道:“老爷在正房备下酒席候着少爷……。”

    易知足点了点头,举步出了房间,一路思忖着如何才能挽救兴泰行,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高达二百多万银元的债务,按购买力换算,相当于他那个世界四五亿的债务,光是想想就令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救兴泰行,不是他心血来潮突发奇想,也并非全是为了顾全兄弟之情,他要想赚钱,要想在十三行的行商中拥有一定的影响力,兴泰行就是一个极好的契机!

    只要他能够一举将兴泰行从倒闭的边缘挽救过来,他就能一举在十三行站稳了脚跟,对他感恩戴德的绝对不止是兴泰行一家,那些个可能会被兴泰行倒闭牵连的小商行都会感激他。

    至于采取什么办法挽救兴泰行,他需要时间慢慢琢磨,也需要时间熟悉这个世界,当务之急,是的稳住严家,不能让严家绝望,要让严家看到希望,想尽一切办法自救。

    河南岛,伍家花园。

    四盏大大的写着伍字的玻璃灯笼在夜色里逶迤而行,居中是一个脚步沉稳,中等身形的青年,此人名叫伍崇曜,字紫垣,商名绍荣,是伍秉鉴的第五子,尚不到三十,五年前开始接替其兄伍元华成为怡和行行商和十三行总商。

    怡和行今日遵照伍秉鉴的吩咐,给孚泰行借贷十万银元,并为剩余的三十万商欠担保,伍绍荣虽是遵命而行,却十分不解,伍长青只解释说,易家三少与阿爷私谈甚欢,阿爷拿出珍藏的大红袍招待。

    令人调查了易家三少易知足的情况后,伍绍荣愈发纳闷,也更好奇,一个十三行小行商的浪荡子弟,究竟是凭什么得到老爷子的赏识?

    延辉楼,伍秉鉴刚刚散步归来,正悠闲的品着茶,伍绍荣、伍长青两人进来见礼,他挥手将屋里下人屏退,道:“坐罢,不用站规矩。”

    待的两人落座,他才道:“对于颠地等外商的禀帖,总督府可有批复?”

    “没有。”伍绍荣道:“按理,批复今日就应下来,想来是兴泰行的商欠数额过大,部堂大人有些慎重。”

    “数额确实大了点。”伍秉鉴颌首道:“按例,邓部堂会下令,着藩司、臬司、粤海关会同十三行和兴泰行一同稽核所控是否属实,并封存清查兴泰行账目,统计欠债的确切数额。”

    伍绍荣担任总商以来,还是第一次遇上商行倒闭,他有些担忧的道:“如此庞大的债务,年头也不短,账目清查,怕是要耗费不短时日,外商可拖不起。”

    “拖不起?”伍秉鉴冷哼一声道:“外商若是有意见,大可叫他们派人参加账目清查。”

    伍长青插话道:“外商参与账目清查,会不会越帮越乱?”

    伍秉鉴仿佛没听见似的,斟茶喝茶,一声不吭。

    见这情形,伍绍荣试探着道:“现今还不到五月,怕是拖不过今年。”

    “账目清查完之后,还要与外商会议,商议具体如何偿还债务。”伍秉鉴慢吞吞的道:“拖一拖,杀杀那些个港脚商放贷的风气,再则,各家都不景气,拖一拖也能让他们缓口气。”

    “是,孩儿明白。”

    “孚泰行的事情都办了?”

    “已遵照父亲吩咐,办妥了。”伍绍荣说着,顺势问道:“孩儿不太明白,父亲为何要扶助孚泰行?就算父亲赏识易知足,似乎也犯不着对孚泰行如此。”

    伍秉鉴瞥了伍长青一眼,道:“长青在书房里都偷听到了吧,你给你五叔详细说说。”

    伍长青脸一红,道:“阿爷如何知道孙儿在偷听?”

    “就你那性情,遇上这等怪事,能忍住性子不偷听?”伍秉鉴含笑道:“是阿爷让你去书房的,这事不怪你,说吧。”

    听的这话,伍长青放下心来,他不仅记性好,口才也好,当下就原原本本的将两人的谈话复述了一遍。

    待的伍长青住口,伍秉鉴看向伍绍荣,道:“绍荣,换做是你,你会如何处理?”

    伍绍荣的神情有些阴晴不定,半晌,他才开口道:“茶叶贸易如今是十三行对外贸易最大宗也是最赚钱的…..。”犹豫了下,他才迟疑着道:“易知足会不会是无中生有?”

    这是说自个老糊涂了吗?伍秉鉴不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认为英国人在印度和锡兰移植茶树这事是易知足捏造的?亏你还是十三行总商。”

    顿了顿,他才缓声道:“英缅战争时(1824),英国人就在阿萨姆发现了野生茶树,这一晃都十多年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