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不如狗
    第二天,从上午开始,平素与易知足熟识的一众十三行小商行子弟便陆续登门,易知足在严世宽的陪伴下殷勤招待,借着这机会,也将易家三少的一群狐朋狗友暗暗熟记在心。

    对于众人旁敲侧击的打探怡和行扶持孚泰行的原由,他一律干脆的推说不知情,因为根本无法解释,只能推说不知情。

    继十三行子弟之后,又是一波访客,却是与孚泰行有生意往来的行外商子弟,这些多半是借着这茬来拉拢关系的,如今孚泰行得到怡和行的大力扶持,这些个行外商自然是另眼相待,原本关系好的要巩固,关系淡薄的要加深。

    这一波子弟,易知足基本没印象,好在有严世宽,这家伙记忆真不赖,但凡是打过交道的,他都记的清楚,不认识的,他也是自来熟,不至令人尴尬。

    断断续续忙碌了大半日,将最后两个客人送走,易知足长松了口气,叹道:“这可比生病还累。”

    “德性。”严世宽撇嘴道:“礼你收,客是我招呼的,你累什么?”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掏出怀表看了看,道:“都三点了,你还赖在这干嘛?想混晚饭?”

    “这么快就想过河拆桥?门都没有。”严世宽白了他一眼,径直转身进了房间,自个斟了杯茶,慢悠悠的道:“累了一天,怎么着也该犒劳犒劳,做个推拿什么的吧?”

    “美的你……。”易知足往躺椅上一躺,晃悠着道:“我昨儿给兴泰行那么卖力就只得了顿早茶,这点破事,你还好意思提要求?”

    “小气。”

    “得,明儿请你去推拿。”易知足说着朝外喊道:“春梅,取支雪茄烟来。”

    “两支,我也抽。”

    接下来几日,易知足过的相当安逸,每日里早起出门喝早茶,然后四处闲逛,西关、黄埔、河南、花地、广州城都一一逛遍,有名气的茶楼酒楼青楼也无一遗漏,日子过的悠哉乐哉,手头的大洋也哗哗的往外淌,转眼间,二百大洋就没了踪影。

    日子一晃便进入五月,这一日小雨,易知足难得的睡了一次懒觉,八点左右才起床,洗漱之后,去给母亲请安,在正院陪着用了些点心,回到自个院子就钻进了书房。

    练花押练毛笔字,这是易知足每日的必修功课,再有就是熟悉繁体字,很多繁体字他倒是能认的,但要他提笔写,他非抓瞎不可,除此之外,他还的写回忆录,每晚都记,将前世很多能清楚记得的东西都记录下来。

    “禀少爷,严公子来了。”李旺在门外低声禀报。

    “请他在厅堂抽雪茄。”易知足头也不抬的道:“正午再提醒我。”

    李旺犹豫了下,才道:“少爷,正午已经过了。”

    已经过正午了?这么快?易知足放下笔,掏出怀表看了看,果然,已经快一点了,他麻利的将东西收拾好,将练笔的字都烧掉之后,才出了书房。

    雨早已停了,雨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美美伸了个懒腰,他才来到厅堂,就见严世宽正在吞云吐雾,这家伙还真是不拿自个当外人,哪里还用的着他招呼。

    见他进来,严世宽忙起身笑道:“听说三哥一上午都闷在书房,可是在琢磨还款计划?”

    易知足自取了一支雪茄,漫不经心的道:“叫你补充的资料,弄好了没?”

    “好了。”严世宽笑嘻嘻的道:“这不,一弄好就巴巴的送来了。”说着他掏出一个信封递过来,道:“这是伍元华担任十三行总商时的详细资料。这可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以前只知道总商风光,谁知伍元华的遭遇竟然那么惨……。”

    说着他长叹一声,道:“也难怪潘家会说,宁为一条狗,不为行商首…….。”

    宁为一条狗,不为行商首?十三行的总商难道比狗还不如?易知足也不接话,点燃了雪茄,就拆开信封看,一口气看完,他无语到了极点。

    道光六年(1826年)新疆大贵族张格尔叛乱,朝廷出兵征讨,急需筹集巨额军饷,广东一省摊派军饷一百三十万两白银。

    伍秉鉴瞅准机会,花费五十万两白银上下打点,仅仅只获得他本人体面退出行商行列,怡和行就此由其四子伍元华接手,十三行总商也由伍元华接任。

    伍元华的悲剧也就由此开始,新疆叛乱打了四年,身为十三行总商的伍元华就象风箱里的老鼠一般,两头受气,四年时间,十三行捐了军饷一百多万两。

    1830年,朝廷大获全胜,平定了张格尔叛乱,伍元华没来得及松口气,英国东印度公司又给他招祸了,是年,公司新任驻广州大班悍然违反禁令,带着年轻漂亮的妻子从澳门来到广州,下榻英国商馆。

    此事犯禁,因为大清不允许洋妇进广州,伍元华因此事,被扒光上衣鞭笞十鞭,并被迫缴纳罚金。

    1831年,新上任的广东巡抚朱桂桢到西关巡查,认为在十三行夷馆前广场周围新建的栅栏和石门有损朝廷威仪,当众斥责总商伍元华,并扬言取其项上人头。

    伍元华被吓的下跪磕头长达半个时辰,之后,因粤海关监督帮他说话,才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随后被投入大牢,伍秉鉴多方奔走,最后花了十万两白银,伍元华才得以出狱。

    1832年,英国商船“阿美士德号”从广州黄埔港出发,离开珠江口后,转向东北,前往东海和黄海,滞留时间长达半年之久。

    道光帝因此事迁怒于广东十三行,认为他们对外国船只疏于管理,身为十三行总商的伍元华于是又被抓到衙门。

    伍秉鉴再次花了十万两银子把伍元华从狱中赎出来。

    1833年,英国商人因义士被人用菜刀砍伤,告状无门,纵火烧粤海关衙门,广东巡抚朱桂桢等大吏不敢逮捕纵火的因义士,反而向其道歉。

    身为十三行总商的伍元华则再次因管理不力而成为替罪羊,被逮捕入狱。

    伍秉鉴以重修粤海关和“报效”镇压瑶族暴动的名义,前后捐了五十万两银子,才使伍元华重获自由。

    出狱后的伍元华一病不起,很快撒手人寰。

    严世宽见他看完资料,怔怔的半晌不出声,偏头瞅了他一眼,笑道:“怎的,被吓到了?”

    “还真是被吓到了。”易知足磕了磕烟灰,道:“这不仅是要钱,而且要命,真不知道以前那些个总商是如何熬过来的。”

    严世宽不以为意的道:“说穿了,还不都是有钱闹的。”

    话未落音,就听的小厮在门外禀报:“少爷,伍公子伍长青又来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