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起风了
    一大早,严世宽照例早早的就赶到易府外候着,这些天来只要是不下雨,他都是如此,一早赶过来,陪着易知足外出喝早茶然后四处闲逛,他目的很简单,催促易知足尽快将还款计划书拿出来。

    昨日易知足提出办报纸,他算是再一次真真切切的领教到易知足的厉害,一般人可没有那般独到的眼光,也没有他那么大的气魄,这让他对易知足的还款计划更加的渴盼。

    其实这些日子,严家上下也没闲着,也弄出了一份还款计划,就是兴泰行在销售给外商的茶叶中每担加收二两银子,而供货给兴泰行的茶商每担则便宜二两,如此每担茶叶,兴泰行多出四两银子利润,其他的棉花、生丝等大宗商品亦按此办理,则不过数年,兴泰行就能偿清欠款。

    看到那份还款计划书,严世宽除了嗤之以鼻,就是摇头叹气,可说是失望透顶,他是真没勇气将那份还款计划说给易知足听。

    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起,在宁静的清晨分外悦耳,跟随的小厮连忙提醒道:“少爷,易公子出来了。”

    听的小厮提醒,严世宽抬眼一看,正好见着身着一件宝蓝色长衫的易知足迈出趟栊门,他连忙快步迎上去,笑道:“三哥,四方居茶楼,今儿有人请喝早茶。”

    易知足今儿是经过精心修饰的,全身上下收拾的一丝不苟,但脸上却带出一丝倦容,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他才道:“你今儿没叫轿子?”

    “轿子?这天天不是安步当车,今儿怎的想起坐轿了?”严世宽打量了他一眼,关切的道:“昨晚没睡好?折腾了一夜?”

    “你才折腾了一夜。”易知足说着转身吩咐李旺道:“去叫两顶小轿。”说着,他边走边问道:“是谁要入股?”

    “大眼仔,同顺行的吴家老二。”严世宽回了一句又追问道:“今儿怎的要坐轿?”

    易知足道:“伍长青昨晚派人来传信,今早在天海阁茶楼请喝早茶。”

    “什么情况?他要加股?”严世宽歪着头问道。

    易知足斜了他一眼,解释道:“是伍家老爷子请我去喝大红袍,伍长青怕咱们一早就跑的不见踪影,这才巴巴的请喝早茶,他肯定到的早,咱去迟了可就失了礼数。”

    “伍秉鉴主动请你喝茶?”严世宽一双小眼睛立时瞪的溜圆,惊讶之后,他一脸羡慕的道:“三哥,你可真有面子……。”

    易知足懒的听他啰嗦,直接打断道:“大眼仔那里,你去应付一下,入股的事情,没问题,十三行的人咱们优先照顾。”

    “好咧。”严世宽应了一声,接着道:“伍秉鉴那里,三哥能否替兴泰行美言几句?”

    “美言几句就能解决问题?”易知足没好气的翻了他一眼,道:“这都五月了,怎的还不见令尊有自救的举措?”

    “怎么没有?”严世宽解释道:“家里仆从都遣散了一大半,原本隐藏在名下的田产商铺也在变卖。”

    “房产也卖了吧。”易知足干脆的道:“那是最吸人眼球的。”

    “啊?”严世宽一呆,“那我们一大家子住哪里去?”

    “租房不行?”易知足不屑的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端着架子不放?我可先说清楚了,还款计划,可不只是书面的东西,你得实实在在的拿出东西来,才能让人信服,说白了,要投钱!”

    严世宽惊喜的道:“还款计划,三哥心里有谱了?”

    “算是有点谱,你今儿别乱跑,就在家候着我的消息。”

    “三哥放心,今儿我哪都不去,就在家恭候大驾。”严世宽一脸欢喜的道,他自然明白,易知足要见的不是他,而是他家老头子,从这话里,他也听出来,兴泰行的还款计划与伍家有关系,若能得到伍家出手相助,那兴泰行就是想垮也垮不了。

    易知足乘轿赶到天海阁茶楼,一下轿,昨日送信的小厮便快步迎了上来,躬身笑道:“易公子来了,我家少爷早已在三楼雅间恭候,易公子请——。”

    随着小厮登上三楼,易知足略微打量了一下,所谓的雅间不过是用屏风隔离出来的小间,跟后世的包间不可同日而语,待的小厮挑起门帘,他才缓步踱了进去。

    雅间里除了伍长青外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见他进来,两人连忙起身相迎,“易兄来了。”伍长青含笑迎上两步,介绍道:“这位就是方才提起的,易知足。”说着,又转向那年轻人,道:“这位是潘仕明,字则诚,也是十三行子弟,在文澜书院求学。”

    易知足稍稍打量了他一眼,宽额浓眉,大鼻厚唇,但气度从容,一身书卷气,这就是潘仕明了,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在收集十三行的资料,各商行子弟的情况他大都记的滚瓜烂熟,潘仕明,同孚行行商潘正炜的第三子,今年二十三,十四岁时就考取生员,现在文澜书院读书,连着两届乡试名落孙山。

    伍长青介绍完,两人少不的一番寒暄见礼,客套了一番,三人才相继落座,潘仕明很是自然的为易知足斟上茶,伸手请茶之后,他才含笑道:“这几日老是听长青念叨你,早就想结识一下,却一直没适合的机会,昨日听长青提及要请你喝早茶就一道赶了来。

    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知足端的是一表人才,都是十三行子弟,在下也就不客套了,晚间由愚兄来做东,还望知足不要推却。”

    易知足心知他铁定是为了报纸入股事宜,他本就有意结交一批士子,自然不会推却,当即含笑道:“则诚兄如此盛情,知足敢不从命。”

    “爽快。”潘仕明笑道:“若非你稍后要去见平湖公,真想现在就跟你浮上三大杯,晚间咱们再不醉不归。”

    说着话,各色早点流水般的送了上来,三人边吃边聊,很快就熟识起来。

    喝完早茶,三人在码头分手,易知足与伍长青乘船顺水而下前往河南岛。

    伍家花园,延辉楼。

    伍秉鉴早起在园子里溜了一圈回来,喝过早茶,一名五十多岁的老管事就脚步匆忙的走了进来,轻声道:“老爷,邸报来了。”

    伍秉鉴看了他一眼,道:“脚步匆忙,可是有重大事情?”

    “朝廷倒无大事,不过有老爷关心的事情。”老管事躬身道:“御史朱成烈上奏《银价昂贵,流弊日深,请敕查办折》。”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