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看银师
    见伍秉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易知足一时间有些琢磨不透对方的用意,伍长青提出入股,很明显是一时冲动,伍秉鉴对此放任不管,是什么意思?

    伍家看好天宝表厂的前景,真心想入股?这似乎说不通,就凭他一通胡吹,就果断的决定入股?就是钱多任性,也不是这么个任性法,尤其是伍秉鉴,应该不是任性的主,看来还有其他原因。

    易知足端起茶盅浅啜了几口,也没心思仔细推敲,伍家爷孙俩还等着他答复呢,虽说他不愿意出售天宝表厂的股份,但有伍家入股,好处也是明摆着的,再则,伍家才表态鼎力支持新义学和外来物种入侵以及生态平衡的研究,他也不好一口拒绝,不过,即便是要出售天宝表厂的股份,那也不能贱卖了。

    迅速的权衡了一番,他一脸严肃的看向伍长青,道:“天宝表厂是我创办的第一个厂子,生产的怀表、手表,将风靡全世界,有着极大的发展潜力和极高的利润,而且至少可以保证一百年内独霸世界钟表行业,你愿意出多少钱买一成的股份?或者买五分也成。”

    听的这话,伍长青不由一呆,求助的看向伍秉鉴,他实在不知道该出多少价钱合适,他是真被易知足的这番话吓着了,风靡全世界,保证独霸世界钟表行业一百年,这是什么概念,他凭什么保证,哪里来的自信?自个又凭什么相信?

    伍秉鉴听的也是一愣,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小子又在敲诈,不过转念又觉的不太可能,这小家伙极其聪明,心思又缜密,伍家入股天宝表厂,对他,对兴泰行,都是件好事,他就算不领情,也不存在反过来在入股方面敲诈他们。

    这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这表厂很可能就是为了挽救兴泰行而建的,根本就只是一个幌子,他不愿意拖累长青,另外一个,就是易知足对表厂真的是信心十足,他对表厂的描述不是吹牛,再一个,他刚刚提及到手表,什么是手表?新研发的表?

    略一沉吟,伍秉鉴才开口道:“知足对钟表有研究?”

    “晚辈自小就对钟表有着浓厚的兴趣。”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对于钟表的结构零件,晚辈研究了多年,有不少独到的想法和设计,否则晚辈何以敢夸口保证一百年内独霸世界钟表行业,单就制表技术而言,晚辈敢夸口,这世界无人能与晚辈并肩。”

    他这话已经是非常的谦虚了,就制表技术来说,他领先这世界二百年,而且熟知怀表手表的主要零件和结构的几次升级换代,天宝表厂至少在百年内能够遥遥领先钟表行业。

    但伍秉鉴和伍长青两人却不敢相信他的话,自易知足上门要挟借款之后,伍家就对他做了详细的调查,从没听说他在钟表作坊学习过,钟表制做难道也能无师自通?两人心里都疑惑,这家伙就算是吹嘘,似乎也没必要吹嘘的如此离谱?

    迟疑了一下,伍长青才道:“易兄既然会制做怀表,想来也应该会修理罢?”

    这爷孙俩不相信他的话,想当场验证?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修理怀表要专门的工具,若是零件损坏了,还要换零件,修钟就容易多了,长青若是手头有有毛病的钟,可以拿来,我给你修修,费不了多少时间。”

    “还真有只钟被他们拆散了,装不回原样。”伍长青讪笑着道:“易兄既然会修,我这就去拿来。”说着,他就起身快步而去。

    易知足无所谓的笑了笑,看向伍秉鉴,沿着先前的思路说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朝廷厉行禁烟,大清与英国爆发战争,这都是大概率之事,晚辈窃以为,十三行应未雨绸缪,早做策划,一旦应验,也不至于反应不及。”

    未雨绸缪?伍秉鉴轻嗯了一声,道:“你有何想法?”

    易知足没直接回答,而是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平湖公对看银师这个职业应该熟悉吧?可知西关有多少看银师?”

    看银师,就是鉴别银钱的人,又叫银师,这是大宗贸易不可或缺的人,不论中外商人在收款时,都要请看银师检查银钱的真伪以及过秤,即便是银元交易,也是如此,因为广州市面上流通的银锭银元品种繁多,成色不一,重量不一。

    再一个,不论是银锭还是银元,但凡是看银师检验过的,都会打下一个戳记,出了问题,就可凭借戳记找看银师赔偿。

    所以银锭银元流通的次数越多,留下的戳记也就越多,久而久之,银锭银元的分量就会变的不足,甚至会严重变形,是以,大宗银钱交易,需要辩真伪,验成色,秤重量,看银师必不可少。

    伍秉鉴一辈子浸淫外贸,岂能不熟悉看银师,至于西关有多少看银师?他还真是不清楚,反正不会少,中外商馆都有自己的看银师,他不知道易知足为什么会提及看银师,想了想,他才道:“别兜圈子。”

    易知足笑了笑,道:“晚辈想砸了西关甚至是整个广州城看银师的饭碗。”

    伍秉鉴难得幽默了一句,“你跟看银师有仇?”

    “平湖公不觉的动辄过万,甚至是十数万,数十万银元的清点过秤是件费时费神又费钱的事情?”易知足说着敛了笑容,正经说道:“晚辈建议,十三行与英美散商一同开办一家商业银行,如此一来,大宗交易,无须银钱清点,只需在银行划拨,或是使用银行开出的钱票、支票进行交易,岂不简单迅捷的多?”

    “商业银行?”伍秉鉴轻轻的念叨了一句,手指又习惯性的开始在椅子扶手上轻快而有节奏的叩着,半晌,他才轻声问道:“你知道东印度公司广州财务委员会吗?”

    东印度公司广州财务委员会?这是个什么机构?银行?东印度公司不是已经倒闭了?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这个他还真没听说过。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