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出天价
    见伍秉鉴长时间不吭声,易知足琢磨着是不是再下点猛药,就在这时,外面有人禀报道:“禀长青少爷,钟表匠来了。”

    伍长青正觉的房间气氛太沉闷,闻言连忙起身,快步出去,旋即便捧着一个托盘进来,托盘里是一堆拆的零散的钟表零件,将托盘放在易知足面前,他含笑道:“不瞒易兄,这闹钟没毛病,只是想看看易兄的手艺。”

    易知足点了点头,随意的扒拉了下托盘里的零件,便开始熟练的组装起来,他自小就跟着爷爷学习修理钟表,参加工作后,他爷爷年纪渐老,好些活儿都是他完成的,组装一个小闹钟对他来说根本就是牛刀小试。

    看着易知足动作娴熟的安装一个个零件,而且几乎是不假思索,伍秉鉴、伍长青俩爷孙都不再怀疑,看来人家还真不是吹牛,确实是精通钟表。

    “假以时日,知足必然能成一代杂学大家。”伍秉鉴感概了一句,接着道:“天宝表厂的股份,老夫帮长青定了,一成股份十万大洋,如何?”

    一成股份十万大洋?伍长青有些吃惊的看向伍秉鉴,这会不会太轻率了?就凭易知足会修理闹钟就完全相信他说的那番话?再说,这价格是不是太高了点?在他想来,二三万就已经顶了天了。

    易知足也有些惊讶,天宝表厂的价值,他自个心里是很清楚的,远远不止这个价,但伍秉鉴就凭他一番说辞和娴熟的修理闹钟技术就敢报出十万一成这个价格,还真是有些令他意外。

    平心而论,这个价格已出的相当高了,这等于是给还没影子的天宝表厂直接估价一百万大洋,就凭伍秉鉴开出的这个价格,就足以说明他对易知足的信任。

    易知足不接话,也不吭声,飞快的将小钟组装好,上了发条,看着秒针正常走动起来,他这才抬头看了伍秉鉴一眼,道:“平湖公既然开了口,晚辈也不能不知好歹,不过天宝表厂今后的利润非常可观,您看这样如何……。”

    略微一顿,他接着道:“暂时定以十万一成的价格,若是在明年年底之前,朝廷厉行禁烟,再添加十万如何?不是晚辈夸口,假以时日,天宝表厂一年的分红,也能达到二十万。”

    二十万一成股份?这次轮到伍秉鉴吃惊了,他开出十万的价格,完全是冲着兴泰行去的,兴泰行欠债二百多万,易知足要拿天宝表厂为兴泰行还贷,明摆着的,天宝表行在三五年内没什么利润,因此,他才借着伍长青入股的机会抬高天宝表厂的身价。

    说白了,易知足鼓捣出一个天宝表厂,就是个噱头,为了挽救兴泰行而给众人的一个正当的说的过去的理由,伍家通过入股天宝表厂,刻意抬高天宝的身价,同样也是个噱头!

    只要兴泰行不倒闭,伍家的怡和行就至少能节省下五六十万大洋,这笔账怎么算都划算,原以为易知足会感激不尽,却没料到他居然不满足,竟然要二十万!

    小家伙究竟是对天宝表厂有信心?还是对朝廷厉行禁烟有信心?伍秉鉴权衡了半晌,才点头道:“依你,明年年底,朝廷若是厉行禁烟,就二十万大洋一成股份。”说着,他看向伍长青道:“追加的的十万,阿爷帮你出。”

    阿爷居然同意了?伍长青顿时有些蒙,究竟是什么情况?素来精明无比的阿爷为什么会同意如此离谱的价格?是看好天宝表厂?还是不相信朝廷会厉行禁烟?他看看伍秉鉴,又看看易知足,眼珠一转,心一横,咬牙道:“那我买天宝表厂的两成股份。”

    “臭小子,愣是改不了见到便宜就往上冲的臭毛病。”伍秉鉴暗骂了一句,却也没有出言阻止,兴泰行欠债二百多万,天宝表厂估价二百万,伍家入股两成,这更让人放心,再则,他也有心让伍家子弟尝试一下办大型作坊,他相信易知足不会让他失望。

    再退一步讲,就算是花二十万大洋买易知足的这一个判断,他也不亏!朝廷是否厉行禁烟,直接关系到大清与英国是否会爆发战争,牵扯到广州是否会成为战场,伍家数千万大洋的资产都在广州,若是易知足的判断正确,伍家将能减少多少损失?

    见伍长青开口要买两成股份,易知足却是不乐意了,就算二十万一成股份,对天宝表厂来说,也是跳楼价,见伍秉鉴不吭声,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道:“说句大实话,办大型作坊,在下也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说着,他看向伍长青,语气诚恳的道:“手工流水作业在下也从没尝试过,成本究竟能降多少,很难估计,在下还真担心办砸了,有负长青兄的盛情,谨慎起见,长青兄还是入一成股罢。”

    什么情况?不愿意多卖股份?伍秉鉴瞥了他一眼,看来这小子对天宝表厂真的信心十足,他不由的暗笑,长青横打一炮,想试探他没试探到,倒是探出这小子的底来了。

    伍长青也是大为意外,他本是想试探阿爷的反应,不料易知足竟然不愿意多卖股份,二十万一成股份,如此天价,对方居然还不愿意多卖股份,这意味着什么?当下他就笑道:“易兄博学多才,通晓经济,又精通钟表,天宝表厂如何会办砸了?若非手头拮据,小弟还真想买下天宝表厂的四成股份。”

    眼见的越描越黑,易知足哪里还敢再描,连忙道:“难得长青兄如此信任,在下感激不尽。”说着他看向伍秉鉴,追问道:“十三行开办银行一事,平湖公可是觉的有何不妥?”

    见易知足将话题绕了回来,伍秉鉴毫不迟疑的道:“十三行开办银行,犹如三岁小儿,持巨额黄金招摇于闹市,风险极大。”

    听他刻意咬重巨额黄金几个字,易知足才明白他担心什么,他是担心储存于银行的资金过大,而十三行又无力保护,他忍不住问道:“十三行一年的贸易额大致有多少?”

    伍秉鉴张口就道:“六千万上下,在海贸旺季,每天的贸易额都数以百万计。”

    这么大的贸易额!易知足也是暗吃一惊,难怪伍秉鉴害怕,想了想,他才道:“那不以十三行的名义,行外子弟开办银行,如何?”

    伍秉鉴才好奇的道:“知足为何如此热衷开办银行?”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