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好消息
    西善里,严府。

    一顶四人抬大轿又快又稳的进了轿厅,大轿一落地,六十出头,须发花白的严启昌就哈腰钻出了轿子,抬眼扫了迎上来的几人一眼,不见易知足,他脸色立时多云转阴,看向严世宽,道:“巴巴的遣人报信,不是说乐仔有急事见我吗?”

    严世宽知他心情不好,一天在行商公所围着中英六人清查小组转,跟孙子似的,心情能好才怪,连忙陪着笑脸道:“乐仔还未到……。”

    不等他话说完,严启昌就呵斥道:“胡闹,你不知道为父在做什么?”

    “父亲息怒。”严世宽依旧是陪着笑道:“乐仔一早就被平湖公请去喝大红袍,这晌儿也该来了。”

    被伍秉鉴请去喝大红袍?严启昌不由的一愣,道:“伍总商会请易知足喝茶?还是他珍藏的大红袍?”

    严世宽连忙道:“千真万确,是伍长青一大早来请的。”

    严启昌一边往正房走,一边问道:“可知是是何缘故?”

    “这个……孩儿不知。”严世宽亦步亦趋的道:“乐仔没说,只让孩儿在家候着他,说是等他好消息。”

    “好消息?”严启昌随口问了一句,如今严家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是——。”严世宽朗声道:“乐仔为兴泰行拟了一份还款计划。”

    “还款计划?”严启昌霍然停下脚步,转身盯着他道:“易知足为兴泰行拟了一份还款计划?之前怎的没听你提及过?”

    严世宽紧跟着停下步子,低着头道:“乐仔一早就应允孩儿为兴泰行拟一份还款计划,不过,孩儿心里没底,一直没敢声张。”

    还款计划岂是那么好拟的?严启昌自个也曾拟了一份,却被总督府的师爷训斥了一顿,直接丢在了地上,二百多万的商欠,他这个兴泰行的行商尚且无能为力,易知足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拟出什么象样的还款计划?合着巴巴的叫他赶回来就为这事?

    他心里有几分气恼,但这毕竟是儿子的一片孝心,他也懒的指责,快步进屋喝了一壶凉茶,又吩咐下人盛碗粥来,准备着稍稍休息,就赶回行商公所去,总督府责成中英商人组成六人清算小组,三个行商倒还好,那三个英商却象是催命的小鬼似的,他还真不敢离开时间太长。

    严世宽哪里知道他的心思,殷勤的打着扇,道:“这天气又闷又热,父亲换身便服罢,穿着官服见乐仔,似乎有些不妥。”

    不妥?严启昌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儿子这是提醒自个重视与易知足的这次见面?而且今天儿子跟他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底气,想了想,他才道:“你见过乐仔的还款计划?”

    严世宽连忙摇头道:“没有。”

    没见过,哪来的底气?严启昌瞪了他一眼,不再看他,严世宽本就有些畏惧老头子,被他瞪了一眼,也不敢再多嘴,心里只是期盼着易知足赶紧来。

    严启昌一碗粥喝完,就吩咐人备轿,准备回行商公所,就在严世宽大为懊恼的时候,他跟前的小厮飞快的跑进来禀报道:“禀老爷、少爷,易公子来了。”

    可算是来了!严世宽心里一松,连忙道:“乐仔既然来了,父亲不妨见见吧?”

    严启昌微微点了点头,缓缓坐下,易知足跟老五关系极好,又是出于一片好意,就算对他拟的还款计划没抱希望,也不能拂逆了人家的一片心意。

    见父亲点头,严世宽连忙一溜小跑出去迎接,在二门迎上了易知足,他劈头就问道:“如何?”

    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道:“不尽如人意。”

    “啊?”严世宽愣了一下,连忙道:“家父这些日子天天被清查小组搅的焦头烂额,脾气有些大,三哥你得多担待些。”

    易知足听的一笑,“放心,老爷子要撒火,也只会冲你撒。”

    严世宽哪有心情跟他废话,径直道:“方才我将三哥为兴泰行拟还款计划的事情说了,还有家父还要赶回行商公所,三哥尽量长话短说。”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间。”易知足停下脚步,道:“要不,改日再来?”

    “别闹了,行不?”严世宽连忙拱手作揖,道:“三哥稍稍担待点,晚上小弟请客。”

    “晚上,潘仕明在漱珠桥酒楼设宴请咱们。”

    “那明天,明天小弟请客。”

    易知足一笑,迈步道:“省省吧,接下来咱们要忙的两脚生风,可没闲功夫喝酒耍乐了。”

    两人一路说着进了厅堂,一眼瞅见严启昌一身官服端坐在主位说,易知足连忙上前一揖,道:“小侄见过严世伯。”

    “知足来了….不必多礼,坐。”严启昌挤出一脸笑容,伸手让座,又吩咐上茶。

    易知足上前落座,开门见山的道:“严世伯事务繁忙,小侄就直说了。”稍稍一顿,他就径直道:“小侄正在筹建一家大型钟表作坊——天宝表厂,伍家已经同意入股两成,一成二十万银元,小侄欲以天宝表厂为兴泰行担保还款,如此,兴泰行则无需倒闭清算。”

    严启昌听的一呆,就象突然被从天而降的一座银山砸蒙了一般,这就是易知足为兴泰行拟的还款计划?

    严世宽也是目瞪口呆,他日日跟易知足厮混在一起,从来就没听说过什么天宝表厂,如此大的事情,易知足自然不可能胡扯,况且伍家以二十万一成的价格入股两成,这也不可能是假的!

    回过神来,严启昌连忙将身子向易知足倾了倾,一脸热切的道:“好贤侄,快详细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眼见下人端茶上来,严世宽连忙上前接过,挥手将人屏退,殷勤的道:“三哥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易知足也确实渴了,呷了口茶,才将自己准备筹建天宝表厂的事情,以及伍长青提出入股的事情简约的说了一下。

    严启昌越听越兴奋,且不说天宝表厂能不能赚钱,就凭伍家入股四十万银元,只占两成股份,这天宝表厂的名头就打出去了,一家估值二百万的大型钟表作坊为兴泰行全权担保,再加上伍家的暗助,兴泰行绝对能够起死回生!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