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相好的
    听这话,易家三少以前相好的还有几个?易知足自然是想探听一下,以免日后触雷,当下就似笑非笑的道:“去见谁?”

    严世宽笑道:“这不得看三哥的意思,你想见谁,咱们就去见谁。”

    这个时辰,而且是想见就能见的,多半是青楼女子,正经好人家的女子轻易难得一见,更不是想见就能见的,易知足暗松了口气,不想也不敢沿着这个话题扯,抽出折扇,迈着方步,一扇一摇的道:“今时不同往日,三哥我如今是洗心革面,浪子回头,一心只想正经事。

    眼下要办报纸,建新义学、建天宝表厂,开钱庄,桩桩件件,哪件不是利国利民,万家生佛的大好事,大善事?”

    得,狗还能改的了吃屎不成?这话严世宽没敢说出口,却婉转的道:“那话怎么说来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那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易知足说着,又以极为随意的口吻道:“再给你个差事,调查下阿芙蓉走私的情况,出产地、品种、成本、价格、利润、渠道等等都要,顺带了解下阿芙蓉走私兴起的前因后果以及历年的走私数量。”

    听的这话,严世宽明显的迟疑了下,道:“三哥该不会也想走私阿芙蓉吧?”

    “想什么呢?”易知足翻了他一眼,道:“三哥我用的着去走私阿芙蓉?这是为了给你家老头子查漏补缺,等明年忙活完这一摊子事情,你最好是去南洋或是去美国转一圈。”

    “朝廷真会动真格禁烟?”严世宽关切的问道。

    易知足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以为三哥说着玩的?待你将资料送来,三哥帮你详细的分析一下,你就知道了。”

    “好。”严世宽干脆的应了下来,老头子既然准备走私阿芙蓉,而且还要拟定完善的走私计划,必然要与国内国外的阿芙蓉贩子打交道,了解各方面的情况,易知足这个差事与其说是交给他的,不如说是交给老头子的,他一点没压力。

    易知足点了点头,摇着折扇,漫步而行,阿芙蓉走私导致大清巨额白银流失,而且在鸦.片战争之后,阿芙蓉走私是越演越烈,每年至少二三千万两白银持续不断的流出。

    在他印象中,阿芙蓉大量走私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中国自己开始大量种植阿芙蓉才结束,这一过程长达数十年,中国因为阿芙蓉走私而流失的白银可说远远高于战争赔款。

    所以他要了解阿芙蓉各方面的详细情况,看看能不能想出什么法子稍加改变这个局面,从阿芙蓉走私贩子手里获取资料无疑是最详尽最真实,也是最快捷最省力的,以严启昌行商的身份,又决定走私阿芙蓉还债,要了解阿芙蓉的情况可说是轻而易举。

    见他一路漫步,似乎并无目的,严世宽怕走路,不得不提醒道:“三哥,咱们现在去哪里?”

    去哪里?易知足停下脚步,掏出怀表看了看,才一点多,想了想,他才道:“眼下时间尚早,我想借着潘仕明请客的机会,邀集大伙儿一起聚聚,没必要拖到明日,现在就派人分头去通知平日里与咱们有来往的行商子弟,让他们马上赶去漱珠桥酒楼,就说十三行有大事,伍长青、潘仕明和我一起请客,来不来随他们的便。”

    “成,我马上遣人去通知。”严世宽兴奋的应道。

    漱珠桥位于河南岛漱珠涌到珠江的出口附近,江边酒楼林立,不仅是西关也是广州城出名的吃海鲜的地方,因周边景色优美,不少文人雅士也常常在此宴客。

    潘仕明选择这地方请客主要是贪图方便,因为这地方靠近潘家花园和伍家花园,他想当然的认为易知足不会来回奔波,见过伍秉鉴后,必然在伍家花园游览或是休息后就会前来赴宴,是以午休后,他就早早来到漱珠桥酒楼。

    订好雅间,他正想遣人去伍家花园知会一声,就听的楼梯响,抬头就见伍长青悠然拾阶而上来,他起身虚迎几步,待见的伍长青身后无人,不由稍觉奇怪,道:“知足呢,没跟你在一起?”

    “他回西关了,一会儿再来。”伍长青说着扫了二楼一眼,此时不是饭点,整个二楼空荡荡的,正适合说话,他提前赶来见潘仕明,就是想跟潘仕明谈谈。

    两人落座,伍长青也不客套,径直说道:“易知足想将办报纸的事情托付给则诚兄,不知则诚兄意下如何?”

    听的这话,潘仕明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伍长青含笑道:“因为小弟与知足都忙不过来。”

    “忙不过来?”潘仕明轻笑道:“能不能找个好点的借口?”

    “真忙不过来。”伍长青说着轻叹了一声,道:“知足要建新义学,说是什么新式学校,规模非同一般,还要筹建天宝表厂——一个大型流水作业的钟表作坊,还要开办钱庄,一种综合钱庄和票号业务的钱庄,这些都是阿爷点头同意,而且催促尽快开办的。”

    一下子冒出那么多事?伍老爷子是如何同意的,这可需要不少银子,潘仕明大为惊讶,忍不住催促道:“快说说,知足究竟是如何说服老爷子的?”

    “知足兄与阿爷如何谈的,小弟当时不在旁边,不清楚。”伍长青委婉的说道,不是他不想说,实在是易知足说的很多东西都不能透露,阿萨姆茶叶、外来物种入侵、生态平衡、清英即将爆发战争,这些都是不能对外说的。

    潘仕明对他却是十分的熟悉,自然清楚他是什么秉性,哪里肯相信他当时不在旁边,当下就笑道:“为兄也不为难你,拣着能说的说,为兄对知足也是甚感兴趣。”

    被逼无奈,伍长青只得笑道:“那小弟只能是零零碎碎的告诉则诚兄一些……。”

    虽然只是零零碎碎的一些叙述,潘仕明仍然是听的大为感慨,待的伍长青住口,他毫不掩饰的道:“从办报纸这件事情上,我就觉的知足不简单,没想到还是小瞧了他…..。”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