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真尴尬
    伍长青对此也是深有感触,点头附和着道:“与知足接触的越多,就越觉的他深不可测,我如今对他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哦?”潘仕明打趣道:“长青素来心高气傲,也有五体投地的时候?”

    “心服口服。”伍长青笑道:“不服不行……。”话未落音,就听的楼梯响,侧首看去,就见易知足、严世宽两人联袂而来,两人忙起身迎了上去。

    四人略一寒暄,易知足就笑道:“在下擅自做主,以则诚兄、长青和在下的名义请一众平素有来往的行商子弟前来漱珠桥酒楼聚会,还望二位见谅。”

    “知足别跟咱们生分。”潘仕明含笑道:“文澜书院也有不少人来……今儿算是一次小聚了,得将这酒楼包下来。”说着,他走到楼梯口冲着楼下朗声道:“伙计,知会掌柜的,酒楼包场,不接外客。”

    一听潘家小少爷包场,掌柜的忙一溜小跑到楼梯口,一脸灿烂的道:“还请潘少爷示下,有多少尊客,小店好早做准备。”

    “楼上楼下各预备四桌。”

    听的潘仕明预订八桌,易知足暗自纳闷,有那么多人来?转念他就明白过来,十三行行商子弟比他想象的要多的多,因为远远不止十三家,不少商行象伍家、潘家、卢家、严家,都是好几房人,可不象他易家如此人丁单薄。

    想明白这点,易知足立时觉的有些孟浪了!这么多人,这不成开堂会了?还不知道镇不镇的住场合,人多口杂不说,他素来在十三行子弟中也无威信可言,弄砸了,可就闹笑话了。

    四人落座,易知足就解释道:“今儿邀请众人前来,是想与大家一起商议办报纸和开办钱庄的事情……。”

    “如此甚好。”伍长青一口接过话头道:“省的一家家的找上门来,浪费时间。”

    “就是这个意思。”易知足含笑点了点头,看向潘仕明,道:“不知文澜书院有多少人来?”

    “差不多两桌吧。”潘仕明笑道:“一份发行东南数省的报纸,这吸引力可不小,很多人感兴趣,不过,我只请了行商子弟。”

    还好,若是还有外人,那可就更乱了!易知足暗道了一声侥幸,随即顺着话头道:“则诚兄可有时间和精力?可愿意负责筹办报纸事宜?”

    先前伍长青已经问过他这个问题,潘仕明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当即毫不迟疑的道:“能参与筹办影响力如此巨大的报纸,实是仕明之福,只恐力所不逮,难当大任。”

    易知足含笑道:“水本无华,相荡而兴潋滟,石孰有火,互击而闪灵光,天下事有所激有所逼,而成其事者居多,则诚兄……。”

    “等等。”潘仕明一脸惊诧的道:“这副对联出自何处?”

    易知足被他问的一愣,这是学校挂的一条标语好不好,天知道出自何处?难不成还是出自后人之手?轻咳了一声,他才道:“记不清了,似乎在哪本外文小说里见过。”

    哄鬼呢,这明明就是一副音韵工整的对联,洋鬼子能写出这等上好的对联?潘仕明、伍长青、严世宽三人都一副审贼的神情盯着他。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易知足双手一摊,摇头耸肩,鬼子气十足的道:“我可没那么好的文采,信手拈来的,那个,刚说到哪里了?”

    “水本无华,相荡而兴潋滟,石孰有火,互击而闪灵光,天下事有所激有所逼,而成其事者居多。”潘仕明站起身,豪气的道:“就冲这句话,为兄就接过这副重担。”

    “好联!绝妙好联!”楼下传来一声大喝。

    听的这声喝赞,潘仕明起身笑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君湖兄到了。”

    随着喝声,就听的楼梯咚咚作响,一行身着青边蓝色长袍的年轻人鱼贯而上,易知足一看便知这是文澜书院的一帮人到了,心里不由一喜,没想到文澜书院的这帮学子来的如此早,完全可以分为两拨分开谈。

    四人连忙起身相迎,不及寒暄见礼,一个略微有些清秀的青年便径直问道:“方才则诚兄吟的这副绝妙好联是谁作的?”说着他朝潘仕明、伍长青点了点头,看了严世宽一眼,将目光定在易知足身上。

    潘仕明侧身一步,笑道:“来来来,给诸位引见一下,这位是孚泰行的易知足,方才的绝妙好联就是出自知足之口。”

    说完,又为易知足介绍道:“这位是顺泰行的马应龙,字君湖,在咱们一众行商子弟中素有才名。”

    马应龙拱手笑道:“知足器宇不凡,文采出众,真个是闻名不如见面。”

    “君湖兄谬赞,知足可不敢当。”易知足连忙拱手还礼,他情知没法解释,干脆就懒的解释,含笑跟众人一一见礼,

    一帮人都是对报纸感兴趣,今天也是冲着易知足而来,自然都颇为客气,一圈寒暄下来,

    有人就好奇的问道:“知足兄好文采,不知在哪所书院进学?”

    这可真叫哪壶不开提哪壶,易知足这两年根本就没进过书院,日日跟严世宽一起在外乱厮混,他正准备实话实说,了解他情况的伍长青抢着说道:“诸位有所不知,知足无意科举,性喜杂学,在家埋首做学问,别看他年纪与咱们相仿,但却精通西学、杂学,尤擅经济之学,可说是博学多才,学贯中西…..。”

    文澜书院是由十三行行商捐资的,十三行子弟大多都是文澜书院读书,伍长青也不例外,一众学士都认识他,也知道他素来心高气傲,轻易不肯服人,见他对易知足如此推崇,一个个都是大感诧异。

    易知足却是听的后背冒汗,连忙笑道:“诸位别听他瞎说,不过是胡乱读了几本书而已……。”说着,他伸手礼让道:“诸位,随意坐,没有长辈在场,咱们无须拘那些个虚礼。”

    一众学子大都在十八九到二十出头之间,相互间也甚是熟识,当即说说笑笑的随意落坐,潘仕明扫了众人一眼,才看向易知足,道:“知足,大家都是被报纸吸引而来的,你今日才是正主。”

    易知足也不谦让,点了点头,站起身,环顾了众人一眼,道:“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对大清而言,广州是什么?”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