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蝶儿姐
    明知故问?易知足心里有些打鼓,瞧女子说话的神情和语气,胖子似乎也在温柔窝里?难道自个判断错了,这里是青楼?

    他正想试探一下,那女子接过杯子,埋怨道:“前段日子才醉酒落水,今儿怎的又如此大醉?恁的不知爱惜自个?”

    “在酒桌上,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易知足讪笑着解释了一句,又重新躺下,心里却有些抓狂,这女子说话的语气根本不象是青楼女子,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难的你有如此老实的时候。”女子起身剪了下烛花,这才款款坐下,一手支着下巴,在灯光下安静的看着他,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她不满的皱了下眉头,道:“看都不看奴家一眼,三郎是厌倦了奴家?还是又有了新欢?”

    易知足一阵无语,侧过身子,在烛光下细细的欣赏了她一番,才勉强笑道:“别胡思乱想,正难受呢,要不你说个笑话解闷儿。”

    “奴家哪里会说笑话?”女子说着破颜一笑,道:“听世宽说,三郎最近的变化极大,极有主见,也很有担当,还说你学会了抽雪茄烟。”

    严世宽那胖子都给她说了些什么?易知足暗骂了一句,他可不敢多跟她聊天,对方对他甚是熟悉,他却连对方的名字身份都不知道,这般聊天太危险,他伸出手握住女子的手晃了晃,闭上眼,轻声道:“容我歇息会。”

    女子低下头,将脸颊贴在他的手背上,梦呓一般的道:“三郎,三郎,奴家好像是有了…..。”

    有了!易知足立刻睁开眼睛,愕然道:“有孩子了?”

    “奴家不敢看郎中,但月事一个月没来了。”女子柔声道:“奴家心里害怕,让小厮去寻三郎,但这段时间三郎行踪不定,好不容易今儿才在漱珠桥酒楼守候到三郎……。”

    这都是些什么破事?易知足暗骂了一句,随即安慰道:“别怕,万事有我。”

    “有三郎这句话,奴家就知足了。”女子抬起头嫣然一笑,道:“奴家果然没看走眼。”随即坐上床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不枉奴家平日里对你百般疼爱。”

    这话听的易知足有些蛋痛,怎么听起来自个象是吃软饭的小白脸?还有,这究竟是怀上了?还是没怀上?他当即一瞪眼,道:“你骗我来着?”

    女子狡黠的一笑,一口吹灭了蜡烛,悉悉索索的钻进了被窝,抱着他的胳膊,心满意足的道:“睡吧。”

    这样子能睡得着?温香暖玉在怀,易知足又血气方刚,亲密接触之下,立时就有了反应,女子咬着他耳朵,吃吃笑道:“德行,都这样子了还不老实?睡吧,明儿再说。”

    易知足醉酒后身子也着实乏力,当即收敛心神,他也懒的费神多想,很快就眯着了,迷迷糊糊中,听的丫鬟在床前轻声道:“小姐,小姐,快卯时了。”

    女子轻声道:“三郎今儿不走了……。”

    不走了?易知足登时清醒过来,开什么玩笑,今天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呢,他如今可不比以前,失踪一天,那可不是小事,他连忙坐起身道:“不行,今儿有正事…..。”

    穿戴整齐,在丫鬟的陪同下出了院子,来到偏院一个小码头,严世宽快步迎了上来,嬉笑着道:“还担心三哥陷在温柔乡了呢。”

    易知足也不吭声,径直上了小船,见他似乎不开心,严世宽也识趣的闭嘴,两人闷葫芦一般坐着,小船出了水道,来到白鹅潭,天色已渐亮,易知足才发觉,他们是从花地出来的。

    到西关码头上了岸,严世宽才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怎的?吵架了?”

    “她有了。”易知足黑着脸道。

    “有了?”严世宽愣了一下,才低声道:“蝶儿姐有了?你的?”

    蝶儿姐,小名叫蝶儿?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还不确定。”

    “什么不确定?”严世宽追问道:“是有没有不确定?还是…..是不是你的不确定?”

    “都不确定。”易知足闷声道:“昨儿是怎么回事?”

    “还能够是怎么回事?”严世宽觑了他一眼,心虚的道:“蝶儿姐小厮拦着我说,蝶儿姐有急事要见你,我还能怎么着?”

    “我跟前的小厮李旺呢?”

    “想法子支走了罢。”

    易知足沉吟了半晌,才道:“蝶儿的身份仔细的核查过没有?”

    “蝶儿姐的身份有什么好核查的?”严世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蝶儿姐本名苏梦蝶,雷州府人,六年前就是十六岁那年嫁入单家,单家是江浙永康的,什么时候迁来西关的我就不清楚了,姓单的本就不多,这单家偏偏还是三代单传。

    蝶儿姐嫁入单家第二年,公婆就在那一年相继病逝,第三年,她丈夫也在白鹅潭翻船死了,蝶儿姐继承了单家的一家钱庄和两家商行,既无子嗣,夫家也没有族亲来分家产,无牵无挂,孑然一身,是西关最令人羡慕的寡妇。”

    说到这里,他猛然一惊,道:“蝶儿姐该不会是讹上三哥了吧?”他双手连摆,“那可使不得,逢场作戏还可以,娶进门那是万万使不得的,蝶儿姐的八字太硬,没人敢招惹……。”

    易知足沉声道:“那咱们是怎么招惹上她的?”

    严世宽一呆,道:“你问我?我问谁去?问了你好几次,是怎么勾搭上蝶儿姐的,你都不说,如今怎的倒问起我来了?”

    易知足也不理会,想了想,他才道:“一个年轻弱女子,能支起那么大的家业,你不觉的古怪吗?”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严世宽疑惑的看着他道:“咱广州府摇头大老爷——苏大人,就是蝶儿姐的族兄。”

    原来如此!明白过来易知足不觉一阵头疼,也不知蝶儿是不是真的有了?这只怕是件**烦事!见严世宽还愣愣的看着他,他连忙转移话题,道:“发什么呆?走,喝了早茶去河南,今天开始勘查新义学和天宝表厂的地方,派个人去知会伍长青一声,让他在家等着咱们。”

    “厂子建在河南多不方便。”严世宽嘀咕道:“每日要来回跑。”

    易知足假装没听见,抬脚就走。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