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说亲事
    严小妹?易知足随即明白过来,连忙解释道:“父亲误会了,孩儿挽救兴泰行乃是顾念与世宽的情分,兴泰行不倒,对孩儿对十三行皆是大有好处,这事与严小妹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林氏却不相信,追问道:“真与严小妹无关?听说你昨日还见过她来着。”

    这事怎的传那么快?易知足立马想到小厮李旺头上,连忙陪着笑道:“母亲别听小厮瞎说…..。”

    “不是小厮说的。”林氏有些得意的道:“你严伯母今日上门来感激,着实将严小妹夸赞了一番,说你们也算是青梅竹马,言外之意,你不明白?”

    是严启昌的意思?这算盘打的可真响,易知足连忙道:“孩儿对严小妹没有那个意思。”

    “有那个意思也无妨。”易允昌开口道:“别说你对严家有大恩,就算没这份恩情,咱易家与严家也是门当户对,行商之间联姻也算正常,伍家、潘家、卢家都是姻亲。”

    听的这话,易知足明白两老这是动心了,他也顾不的易家三少之前与严小妹是什么情况,直接干脆坚决的拒绝道:“孩儿从没有想过迎娶严小妹,此事休要再提。”

    见他态度如此坚决,易允昌瞥了林氏一眼,假意斥责道:“婚姻大事,从来都是尊父母之命,还能由的你不成?”

    见这情形,易知足立时心里透亮,根子在林氏,他连忙换上笑脸,笑嘻嘻的对林氏,道:“母亲无须担忧,孩儿不说貌比潘安,那也是玉树临风,才高不敢说八斗,五斗也是有的,咱严家也是官商来着,还怕娶不着媳妇?孩儿今年才十八,不急,咱慢慢挑来着,总的给母亲挑一个称心如意的好媳妇。”

    林氏被他这几句逗的一笑,道:“你这孩子,恁的油嘴滑舌。”

    见林氏笑了,易知足乘机说道:“今日四处勘探,跑了一整日,一身臭汗,孩儿告退。”说着躬身行礼,一溜烟的出了正房。

    待的易知足不见了身影,林氏才道:“乐儿何时变的如此油滑了?”

    何止是变的油滑,简直就是变了个人!易允昌站起身,道:“都说女大十八变,儿子大了,性情也会变。”说着慢悠悠的踱了出去,出的门来,他便吩咐道:“整治桌酒席,送去东院。”

    回到东跨院,易知足便吩咐李旺,道:“派人去了解一下单寡妇的钱庄和商行。”

    单寡妇?李旺迟疑了下,才道:“少爷说的可是西关的苏蝶娘?”

    原来西关人称苏梦蝶为苏蝶娘,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不错。”

    春梅、夏荷两丫鬟双双迎了上来,蹲身道:“少爷回来了。”

    “嗯。”易知足随口吩咐道:“准备一下,我先洗澡。”

    易知足洗完澡出来,就见正厅里摆了一桌酒菜,易允昌、易知书两人已经喝开了,见他进来,易允昌笑着招手道:“来,陪为父喝两杯。”

    易知足含笑上前落座,易知书殷勤的给他斟了杯酒,而后举杯笑道:“原以为三弟是匹野马,岂料一转眼,野马变成了千里马,来,为兄敬你一杯。”

    易知足一仰脖,一口将酒干了,才放下酒杯,易允昌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天宝表厂是怎么回事?从未听你提起过。”

    易知足夹了口菜,反问道:“已经传开了?”

    易允昌不屑的道:“你以为还能瞒得住?严启昌早就宣扬开了。”

    易知足不以为意道:“孩儿也没打算隐瞒,正好借严启昌之口为孩儿扬扬名,孩儿花诺大的精力挽救兴泰行,可没指望做好事不留名。”

    易知书好奇的道:“伍家真出四十万大洋买下天宝表厂的二成股份?”

    “让伍长青捡了个便宜。”易知足含笑道:“本来只打算卖一成的……。”

    四十万两成股份,还说是让人家捡了便宜?易知书忍不住道:“三弟,这话可别在外面说,人家会说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大哥说的是。”易知足也不分辩,他也不等两人挤牙膏,主动将见伍秉鉴,见严启昌的情形,挑着能说的简单的说了一遍,严家要走私阿芙蓉的事情,他自然是不敢说,事关严家生死,他不敢不谨慎。

    易允昌、易知书两人早就在外面听说了易知足办报纸、建表厂、开钱庄的事,却还是头一次听说还要建新义学,两人听完,都仿佛不认识似的盯着易知足,呆呆的半晌没吭声。

    好半晌,易允昌才问道:“十三行众小辈开办钱庄,谁打理?”

    正埋头大快朵颐的易知足含混的道:“除了孩儿,还有谁能打理?”

    “三弟,你从没经管过钱庄。”易知书担心的道:“六七十万元资本的钱庄可不是小钱庄……再说,你还有表厂、报纸、义学,你忙的过来?”

    易知足笑道:“别看事情多,其实我就是一甩手掌柜,不过,初创阶段可能会忙一些。”

    见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易允昌也有些担心,道:“钱庄、表厂都不容有失,你可别轻忽大意。”

    “爹放心。”易知足道:“孩儿自有分寸。”

    有分寸?这小子哪来的底气?易允昌原本认为他会向家里求助,哪知这小子丝毫没有这个意思,这还真就奇了怪了,这小子从没在商行呆过一天,也没进过作坊,如今要同时打理钱庄、表厂还有报纸,他居然自信满满,他究竟哪来的底气?

    伍家花园,后园,码头。

    船一靠岸,站立在船头的伍长青就一撩长袍,敏捷的跨上了青石台阶,脚步轻快的往他住的延辉楼而去,今日跑了一整天,虽说累的够呛,但他却颇为兴奋,急着去见伍秉鉴。

    才转出后园,就听的有人在后面喊道:“长青——。”

    回头见是伍绍荣,他忙拱手道:“小侄见过五叔。”

    伍绍荣紧趋几步,到的跟前才笑道:“正要问你件事,可可就遇上了。”

    对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小叔,伍长青颇有些不喜,他在怡和行协助商务一年多时间,对伍绍荣可说是极为了解,这个小叔不熟悉商务,不会英语,偏又刚愎自用,专断任性,性喜猜疑,不是好相处的。

    虽说心里不喜,伍长青却是丝毫没有流露出来,满面含笑的道:“不知五叔寻小侄有何事?”

    伍绍荣道:“外间传言,说你以四十万的价格买了天宝表厂的两成股份,这事可是真的?”

    听他如此问,伍长青就知道他昨日定然没见伍秉鉴,点头道:“不错,确有此事。”

    伍绍荣原本以为是谣传,不想竟然是真的,忍不住道:“一个子虚乌有的表厂,怎会开出如此高的价钱,是你阿爷的意思?”

    伍长青听的一笑,道:“是阿爷估的价,小侄出钱买的股份。”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