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看机房
    伍绍荣嘴角微微翘了翘,道:“长青似乎对那个易知足很是信任?”

    “不错。”伍长青毫不迟疑的道:“易知足的胆识、才学、见识、眼光都令小侄心折,不过,买天宝表厂的股份是出于对阿爷的信任。”

    “就算兴泰行倒闭,怡和行也无非是垫赔五六十万元…..。”伍绍荣沉吟着道:“出四十万买天宝表厂的股份,不会只是为了挽救兴泰行,你们应该很是看好易知足的天宝表厂,为什么?”

    为什么?这还真不好回答,总不能将易知足对天宝表厂前景的描述和定位说出来吧,就算说出来,也要有人肯信,伍长青迟疑了下,才道:“易知足精通钟表,五叔应该不知道吧。”

    “他还精通钟表?”伍绍荣稍稍有些意外,随即追问道:“就因为这点?”

    “当然不止这点。”伍长青笑道:“总之吧,他让人信服。”

    见他含糊其辞,伍绍荣也不再多问,对于易知足,他原本是很不以为然的,虽然伍秉鉴对他大为赏识,抱以极高的期望,他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十三行如今的处境与数十年前已经大不一样,小商行要想再创造潘家伍家那样的奇迹,不是说很难,而是根本就不可能!

    但如今他不得不正视易知足,这家伙太能折腾了,而且还有一手空手套白狼的本事,或许,在伍家的扶持下,他真有可能成为十三行的新总商。

    两人一路无话,不多时便抵达延辉楼,一进院子,就看见伍秉鉴在侍弄一颗盆景,两人忙上前见礼,伍秉鉴放下手中的剪子,看向伍长青道:“地方定下来没有?”

    “今天去了河南和花地。”伍长青回道:“易知足倒是中意河南东南角那一片荒僻之地,不过……有些分歧。”

    “有分歧?”伍秉鉴有些意外的道:“你跟他有分歧?”

    “是。”伍长青应了一声,原原本本将易知足建义学的设想说了一遍,才道:“孙儿担心规模太大,引起官府的不安,建议分散,在西关、泮塘、花地各建一所义学,以免规模过大。”

    伍秉鉴点了点头,道:“进屋说。”

    伍绍荣听的却是满头雾水,新义学,易知足建如此大规模的新义学,所为何来?

    进屋落座后,伍秉鉴径直问道:“你为何建议分开建几所义学,担心什么?”

    “阿爷——。”伍长青看了伍绍荣一眼,才道:“八千人的义学,一旦孩子长大,地方官府想不猜忌都难……。”

    “不宜分开。”伍秉鉴缓声道:“新义学的先生会有不少洋人,而且新义学的课程也不宜对外宣扬,朝廷毕竟是以科举为主,分散了影响反而会更大,集中一处,规模是大了点,但二三年之内,学生不多,年纪也不大,倒是无妨的,打点好番禺县衙就行了,那地方不错,够偏僻。”

    顿了顿,他才喃喃道:“八年制,他倒是有耐心,老夫怕是看不到了。”

    伍长青明白他指的什么,试探着道:“要不,让知足将时间缩短点?”

    微微摇了摇头,伍秉鉴才道:“他既提出八年制,自然有他的道理,咱们不懂,不要横加干涉。”

    迟疑了下,伍长青才谨慎的道:“孙儿觉的这义学,知足似乎还另有意图……。”

    伍秉鉴摆了摆手,他很清楚易知足的意图,这所义学出来的学生以后绝大多数都会为十三行所用,若真是天下大乱,振臂一呼,就能毫不费力的组建一支军队。

    他不想点破这点,一切的看两年后,清英之间是否会爆发战争,若是爆发战争,足以说明易知足有着过人的洞察力,到时候,他会加大对他的支持和投入,乱世之中,要想生存自保,军队是唯一的依靠。

    两年后,如果清英没爆发战争,届时再大幅削减义学的规模,将它局限于研究学问的范围内,如今,且由易知足去折腾,花费不了几个银子。

    沉吟了片刻,他看向伍绍荣,道:“划拨五万大洋给长青入股钱庄,算怡和行的。”

    “孩儿明白。”伍绍荣点头应道,随即问道:“钱庄由谁打理?”

    伍秉鉴道:“还能是谁?自然是易知足。”

    稍稍迟疑,伍绍荣才道:“他才多大,又没经管过钱庄,这可是数十万元……而且还是长青牵头开办的,若有意外,伍家可脱不了干系。”

    “他身上的事儿可不少。”伍秉鉴满不在乎的道:“由他打理钱庄,他也不过是一甩手掌柜,你要担心,总账房安插人手不就行了?”

    说着,他站起身道:“长青,给你五叔说说英镑霸权,金银本位,货币战,也让他长长见识。”

    两日后下午,西关,锦云里大街。

    易知足从一家织布机房里走出来,道:“地方不错,闹中取静,只是地方不够宽敞。”

    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牙郎)陪着笑脸道:“易少爷,这可是能容纳五十架织机的大型织布机房,这机房区上下再找不出比这更宽敞的机房了。”

    “啰嗦什么?”严世宽不耐烦的道:“易少爷说不够宽敞,就是嫌小,赶紧的想法子,在这里啰嗦有屁用。”

    伍长青却凑到易知足身旁,低声道:“是想压价,还是真嫌小?感觉不小了,将后面院子的仓库和那两排破屋一拆,足够大了。”

    “估价二百万的天宝表厂岂能就这么大点?”易知足打趣他一句,才道:“初始阶段主要是培训学徒,地方可不能小。”

    那牙郎经的严世宽一提醒,连忙凑到易知足跟前,道:“易少爷,要寻比这更大的织机房,几乎没有可能,您看,将两家或是三家机房打通是否可行?”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你能让这两边的机房搬家不成?”

    “小的可没那等本事。”牙郎嬉笑着道:“不过在麻纱苍有四家连在一起的机房出售,几位少爷可有兴趣去看看?”

    易知足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四点多了,略微沉吟,他才道:“明日上午去看。”

    伍长青很是自觉的道:“知足有事的话,那咱们明日在天海阁茶楼见。”

    待的伍长青离开后,严世宽才问道:“三哥要去哪里?”

    “去见蝶儿。”易知足轻声道。

    严世宽一惊,左右看了看,才道:“蝶儿姐又派人来了?”

    “没有。”易知足摇了摇头,道:“不过,我的问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事我不能装糊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