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拆穿了
    听的这话,严世宽眨巴着小眼睛,低声道:“你没病吧?”说着扯着他袖子,将他拉到街边,道:“这种事情,女人不急,你个大男人,你急什么?她有财有势,用的着你瞎操心?”

    易知足沉声道:“这女人咱招惹不起,能断则断。”

    “既是要断,不见面不就行了?”严世宽道:“她一个女人,还敢张扬不成?”

    “她是不敢张扬,但暗地使绊子总会吧?”易知足白了他一眼,道:“她的依仗是什么?咱广州府的摇头大老爷,别废话,叫两顶轿子来。”

    易知足是不想跟他多说,他琢磨着,苏梦蝶与易家三少维持这种关系,不只是**,图一时欢愉,应该另有想法,那位摇头大老爷不可能总是在广州做官,以苏梦蝶的聪慧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这年头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男人世界,女人要想安身立命,必须的有男人,他最怕的就是苏梦蝶存了这种想法,怀孕的事情,极有可能就是一次试探,这事他的妥善处理,否则会留下隐患。

    花地,榕青园。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后院的秋千架下,苏梦蝶快速的荡着秋千,这是她最喜欢的玩乐方式,她喜欢那种腾空的感觉,只要不下雨,她几乎每天黄昏都要荡上小半个时辰的秋千。

    贴身丫鬟黛青脚步匆匆的赶到秋千架下,仰着头道:“小姐,乐公子来了。”

    易知足来了?苏梦蝶虽然有些意外,却仿佛没听见似的,仍是用力荡着秋千,见这情形,黛青有些奇怪,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苏梦蝶仍是没吭声,不过却不再荡秋千,任由秋千慢了下来,待的秋千停下来,苏梦蝶才开口道:“不见。”

    不见?黛青一呆,第一个念头就是两人闹别扭了?可前日早上分手的时候,没见争吵,究竟是怎么回事?略微迟疑,她才道:“要不,说小姐身子不适,不能见客……。”

    “就说不见。”苏梦蝶面无表情的说着,跳下秋千,快步离开。

    “不见?”易知足有些愕然的看着黛青,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前儿不还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严世宽幸灾乐祸的道:“就知道你没说实话,吵架了吧?”

    易知足不理他,看着黛青,道:“还烦请再转告你家小姐,就说我有要事与她相商。”

    黛青迟疑了下,才道:“婢子能问问是什么事情吗?”

    “生意上的事。”易知足含笑道:“就说贵府的钱庄和茶行都面临倒闭的风险,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虚言诓她。”

    见他说的认真,黛青抿嘴笑了笑,蹲身道:“还请乐公子稍候。”

    待的黛青离开,严世宽连忙低声道:“不见不是更好?她无情,你无意,从此一拍两散,可不正合了你的意?干嘛死皮赖脸的非要见上一面?”

    易知足不吭声,扶着栏杆望着园里的景色,苏梦蝶无缘无故的突然不愿意见他,让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他最担心的是苏梦蝶看出了什么破绽,不套问一下,他着实是不安心。

    见他不吭声,严世宽也识趣的闭嘴,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四处乱瞅,不防易知足突然问道:“咱们第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

    提起这茬,严世宽就一肚子意见,没好气的道:“鬼知道你第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我是去年冬天才头一次来这女儿国。”

    也就是说,苏梦蝶和易家三少偷偷摸摸来往至少是大半年了?易知足不再开口,仔细的回想那晚上的一些细节。

    不多时,黛青便一溜碎步赶来,道:“小姐有请乐公子。”

    严世宽原地站着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跟随前去的意思,易知足看了他一眼,径直跟随黛青而去。

    一路穿廊过院,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来到一个满是竹林的院子,才见门口立着两个五大三粗的丫鬟,黛青停下脚步道:“小姐在里面,公子请。”

    易知足进的院子,就听的后面关门的声音,他不由暗笑,有必要如此谨慎?昂然进的正房,就见苏梦蝶拖着长纱裙缓步前迎了两步,隔着七八步远,她就站定了,神情冷淡的道:“易公子还了解茶叶行情?”

    易知足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含笑道:“怎的不问钱庄,而只问茶行?”

    “钱庄,小女子并不担心。”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蝶娘经营茶行,应该知道大清茶叶销往何处罢?”

    “自然是英吉利和花旗国。”

    “知道伦敦吗?”

    “英吉利的都城?”

    “嗯,伦敦是英国茶叶最大的集散地。”易知足缓缓问道:“你知道广州的茶叶价格,是否也知道伦敦茶叶市场的价格?”

    “当然,伦敦的茶叶价格这几年来一直在上涨。”

    “大清出口茶叶的数量这几年来一直没多大的变化,为什么伦敦的茶叶价格节节走高?”

    沉吟了片刻,苏梦蝶盈盈一福,道:“还望易公子不吝指点。”

    易知足笑了笑,道:“能好好说话吗?”

    “是小女子失礼。”苏梦蝶说着伸手礼让道:“易公子请坐。”

    易知足上前落座,一抖前摆,翘足道:“非要如此矫情?很好玩?”

    苏梦蝶冷着脸道:“还请易公子自重。”

    前儿还跟我滚床单来着,今儿就叫我自重,还真是翻脸比翻书快,易知足盯着她看了足有移时,才道:“指点你不难,但我的知道,无端端的,为什么就突然不愿意见我?”

    苏梦蝶突兀的道:“因为你不是三郎。”

    若非易知足早就有心理准备,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他露出破绽,他又是惊讶又是好笑的道:“我不是三郎,我还是冒充的不成?要不咱们再仔细验验?”说着就站起身作势要脱衣服。

    这话他说的理直气壮,心里却虚的不行,这女人既然起了疑心,要拆穿他,可说是易入反掌,他之所以提出验验,就是刻意的进行引导,这女人若是不上当,就的穿帮,他已经后悔与这女人见面了。

    苏梦蝶俏脸微红,轻啐了一口,道:“谁要验你身子来着,你还记的咱们的山盟海誓吗?”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