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三年之诺
    还有山盟海誓?易知足心里暗道不妙,任由她问下去绝对是要穿帮的,必须掌握主动,他立即反问道:“那你还记的对我的承诺吗?”

    苏梦蝶一愣,道:“什么承诺?”

    “什么承诺?”易知足几步跨到她身边,盯着她道:“你说一生一世都是我的女人,这么快就忘了?”

    “我什么时候……。”苏梦蝶话没说完,便被一拉一带一转,随即上半身被横悬起来,不及惊叫,嘴便被堵住,稍稍挣扎,她就发现有跌倒的趋势,不得不紧紧抱住对方。

    “你无赖!”苏梦蝶气喘吁吁的道。

    “就无赖了!”易知足说着,低头又吻。

    再次得到换气的机会时,苏梦蝶软的象根面条似的挂在易知足身上,呢喃着道:“让他们都出去。”

    屋里还藏有人?易知足心里一惊,却是笑道:“合着是准备三英战吕布?”

    苏梦蝶又羞又急,抱住他胳膊就是一口,易知足吃痛,连忙大声道:“都出去!”说着在她翘臀上捏了一把,道:“让我来验验你的身子。”

    苏梦蝶将脸埋在他胸口,娇声道:“床在左厢。”

    “我喜欢这里。”

    半个时辰后,两人依偎在床上,易知足试探道:“还要不要验明正身?”

    苏梦蝶看着他道:“奴家送你的玉坠呢?上次就没见你戴。”

    “玉坠?”易知足愣了下,哪有什么玉坠?他连忙道:“上次醉酒落水的时候掉了。”

    “当真?”

    “还骗你不成?”

    苏梦蝶将脸贴在他心口,梦呓一般的道:“你一个多月没来,来了又不碰人家,玉坠也没了,怎能怪人家多心?”

    问题出在这上面?易知足一阵无语,自个还真是做贼心虚,暗松了一口气,随即安抚道:“别胡思乱想。”

    苏梦蝶道:“三郎如今得到伍老爷子的青睐,又长时间不来,奴家哪能不担心?”

    轻轻捏了捏她鼻子,易知足笑道:“担心什么?该高兴才是,起来,我饿了。”

    易知足洗浴更衣出来,宴席已经备好,瞥了一眼笑靥如花的苏梦蝶,他隐隐有种上当的感觉,这女人是不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手段?喝了杯酒,他才道:“茶行的生意,你就不关心?”

    “嫣能不关心?”苏梦蝶笑道:“蝶儿洗耳恭听。”

    摇了摇头,易知足才道:“别囤集茶叶,将库存的茶叶尽快出手。”

    “是伍家告诉你的?”

    “别说我没提醒你,你的以全新的眼光重新认识本少爷。”易知足看着她,认真的道:“本少爷如今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茶叶的事情稍加分析就不难明白,何须伍家告诉我?”

    “奴家遵命。”苏梦蝶笑吟吟的道:“还请三郎分析一二。”

    易知足自斟了杯酒,道:“大清茶叶出口数量没有大的变化,伦敦茶叶市场价格却节节攀升,只有一个解释,有人在大量囤集茶叶,造成茶叶短缺的假象,故意抬高茶叶价格。”

    “三郎是指英吉利商人?”苏梦蝶终于认真起来,“谁有如此大的财力和能力?”

    “你说呢?”

    “难道是东印度公司?可不是已经倒闭了?”

    “茶叶涨价几年了?”

    苏梦蝶一呆,道光十五年,正是东印度公司倒闭的第二年,茶叶价格开始大涨,她迟疑着道:“真是东印度公司?”

    “聪明。”易知足举杯浅呷了口,道:“东印度公司倒闭之际就囤集了大量茶叶,拉高了伦敦的茶价,就等于拉高了广州的茶价,该公司此举,一则是利于囤积的茶叶卖个好价钱,也利于该公司在广州的代理行放贷,如今茶价虚高,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你若不想破产,最好今年别沾茶叶。”

    苏梦蝶点了点头,道:“奴家尽快将茶叶卖出去。”

    一口将酒干了,易知足才道:“现在说说钱庄,蝶儿应该听到风声了,我最近在筹建开办钱庄,坦白的说,你不是对手,开个价,把钱庄卖给我。”

    苏梦蝶瞪大一双美眸,道:“三郎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言尽于此。”易知足说完,就不再吭声,埋头吃喝。

    见他如此,苏梦蝶倒有些沉不住气了,道:“三郎是说真的?”

    “不收购你的,我也会收购别人的。”易知足道:“你有两天时间考虑,若是愿意卖,直接派人与伍长青去洽谈,不会让你吃亏,如果不卖,后果会很严重。”

    “严重到什么地步?”

    易知足干脆的道:“倒闭。”

    倒闭?苏梦蝶白了他一眼,钱庄倒闭可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大钱庄,一家倒闭往往会拖累很多家钱庄一同倒闭,从而引发大规模的倒闭风潮,这是商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略微想了想,她才笑道:“三郎可是欺瞒奴家不懂钱庄业务吗?”

    易知足双手一摊,道:“能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说着,他一指酒杯,道:“怀了孩子,就别喝酒了,对孩子不好,戒几个月吧。”

    苏梦蝶一双大眼睛灵动的转了转,道:“三郎是想奴家把孩子生下来?”

    “你不想生?”

    “无名无分,这孩子生下来也是活受罪。”

    “你想要什么名分?”

    “明媒正娶。”

    明媒正娶,这是正室的名分,易家两老口那是铁定不会同意的,寡妇也就罢了,问题是她这克父克母克夫的名声,打死易家两老口,也绝对不可能同意,易知足苦笑着道:“你这不是为难我。”

    “易家如今已得伍家扶持……。”苏梦蝶有些落寞的道:“奴家也不敢再做奢望,正是不想为难三郎,才不准备要这孩子。”

    听的这话,易知足一阵无语,原来她是想乘孚泰行出现倒闭危机,借机要挟,光明正大的嫁给易家三少,这个计划,却被他阴差阳错的破坏了,正常情况下,以她的名声,别说正妻,就是做妾,怕是也没几个人敢要。

    听这话的语气,还真有身孕了?这可是易家三少的血脉,易知足很是纠结,默默的倒了杯酒,一口干了,他才道:“你若愿意,等我三年,正妻要父母之命,平妻则无妨。”

    平妻!苏梦蝶眼睛一亮,随即端起酒杯将酒一泼,道:“有三郎此诺,奴家这就戒酒,将孩子生下来。”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我不是君子,但在大事上不会骗自己的女人,你放心,三年之诺,我定当遵守。”顿了顿,他才接着道:“钱庄的事情,我希望你慎重考虑,你可遣人跟伍长青打探一下情况。”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