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新鲜刺激
    张德明笑容满面的将两人送出门,一转身,脸色就阴沉下来,正想数落一下那个跑街,二掌柜却凑了上来,道:“听说是十三行的,来做什么?”

    “做什么?”张德明没好气的道:“十三行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想开钱庄,想盘下咱们的钱庄,却来问我有没有转让的意思,真是一点规矩也不懂。”

    二掌柜听的一笑,“那还真是不懂规矩。”见张德明脸色不好,他又宽慰道:“一群小屁孩,恁事不懂,不定是闹着玩的,大掌柜的犯不着跟他们置气。”

    “不象是闹着玩的。”张德明道:“派人去打探一下。”

    这一幕几乎同时在西关五大钱庄上演,把几家掌柜都气的够呛,这事儿也随即被当做笑话传扬开来,西关地方并不大,但大小钱庄票号扎推,足有上百家,一转眼的功夫,这事儿在钱庄票号行就传的人尽皆知,连零兑店的伙计都听说了。

    得知其他几大钱庄都有十三行子弟上门洽谈收购钱庄事宜,几大钱庄的掌柜这才隐隐觉的这事有些古怪,却也没放在心上,就算十三行子弟真要开钱庄,开就是了,西关这么多钱庄,多一家不多,少一家也不少。

    不过,罗裕丰钱庄的大掌柜孔建安却是有些纳闷了,西关六大钱庄,十三行子弟找了五家,却独独没找罗裕丰,这是怎么回事?这事透着蹊跷,他素来谨慎,随即遣人出去打探消息。

    十三行一众行商及其子弟一早在行商公所会议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瞒住,轻易就打探出来,孔建安虽然打探不到会议的内容,但却敢肯定,会议必然是与开办钱庄有关,既然有十三行行商参与,那就说明十三行子弟开办钱庄的事情不是玩闹,而且也不是什么单纯的子弟开办钱庄!

    琢磨了一阵,他叫过一个伙计,吩咐道:“你去东家那里跑一趟,将十三行一早在公所会议以及十三行子弟购买钱庄的事情当笑话说给东家听,当是给东家解解闷。”

    听的丫鬟转述这个笑话,苏梦蝶却一点不觉的好笑,神情严肃的吩咐道:“去请孔大掌柜的马上来一趟。”吩咐完,她屏退左右丫鬟,一个人坐着愣愣的出神。

    这几日来,她都有些心神不宁,自然是因为易知足的缘故,上次易知足醉酒前来,她当时没觉的奇怪,但易知足早上离开之后,她却越是细想就越觉不安,因为易知足给她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看她的眼神,说话的神态语气,一些小习惯,都与以往不同,尤其是她钻进被窝抱住他时,明显能察觉到他瞬间的兴奋和紧张,就跟他两第一次的情形差不多。

    易知足在靖海门花舫醉酒落水之后就突然大为改变,这事情她不是没听说,但一个人就算受了刺激会性情大变,却也不至于整个人都变的完全象是另外一个人。

    前日她刻意试探,因为害怕还在房里埋伏了人手,却轻易被他得手,原因就是气息,还是她熟悉的气息,别人或许对气息不敏感,她却极为敏感,醉酒那日,他酒气熏天,再则她也没怀疑,自然闻不到,但前晚一接近,她就知道,对方还是自己的那个三郎。

    这让她既新鲜又刺激,三郎还是那个三郎,但却完完全全变了个人似的,变的成熟稳重,霸道又有担当,而且信心十足,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似的,尤其是正经八百跟她说事的时候,那模样令她更为着迷。

    昨日,她就派人到市面上细致的调查了一番,茶叶的行情一如既往的好,丝毫没有显露出有不好的迹象,这令她感到疑惑,对易知足的分析产生了怀疑,海贸旺季就这么几个月,一旦错过,损失可不小。

    没想到今天钱庄的事情却有了动静,西关六大钱庄,十三行子弟同时找五家洽谈收购事宜,这说明易知足前晚上说的不是开玩笑,他真要开办钱庄!而且是十三行子弟合伙开办钱庄,如此一来,对于易知足提议,她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易知足在钱庄这件事情上会不会骗她?从易知足以天宝表厂为兴泰行担保的事情来看,这个男人可说是有情有义,骗她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他们是高价收购,她不存在吃亏,再一个,易知足说的很明白,不卖有风险,而且是倒闭的风险,凭什么有钱不赚,还要去冒倒闭的风险?

    再则,若是犟着不卖,易知足会如何看她?在怀孕这件事情上,她已经骗了易知足一次,这件事情上若是再犟,俩人说不定会就此而生裂隙,那就更不值了!

    且说罗裕丰钱庄的大掌柜孔建安听的回来的伙计说,东家让他马上去一趟,他心里顿时就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交代了二掌柜一声,他随即赶往花地。

    孔建安今年不过三十三岁,他担任三掌柜仅仅三年时间,就被苏梦蝶越过二掌柜直接提拔为大掌柜,而且苏梦蝶还模仿晋商票号的激励法子,直接给了他十厘的顶身股,这让他对苏梦蝶这个东家充满了感激,尽心尽力的打理罗裕丰。

    正是在他的全力打理下,罗裕丰这两年得以快速壮大,跻身西关六大钱庄之列,如今的罗裕丰主号在西关,另在东关、南关、广州城内还设有三个分号,也算是小有成就!

    苏梦蝶对孔建安并不避嫌,直接在正厅会见他,寒暄客套两句之后,她直截了当的问道:“孔掌柜对十三行子弟开办钱庄是何看法?”

    一路来,孔建安都在考虑这事,当即便缓声道:“子弟开办钱庄只是个幌子,我认为这应该是十三行开办钱庄,十三行数十年来一直没有开办钱庄,今年突然由子弟出面开办钱庄,着实令人不解。”

    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十三行垄断对外贸易,开办钱庄有着得天独厚的便利,而且潘伍两家财雄东南,他们新开的钱庄必然对西关所有的钱庄票号带来巨大的压力,今年的利润怕是会有所下滑。”

    稍一沉吟,苏梦蝶才开口道:“孔掌柜应该听说过易知足吧,对他有何看法?”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