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开业风波(六)
    围堵在门口的百姓多是担心才存的钱打了水漂,听的孔建安这番话,都放下心来,就算元奇银行倒闭关门,十三行又不会关门,怕的什么?大不了找十三行取钱!

    就在人心浮动,准备散开之时,严世宽却大着嗓门喊了一句,“如此好的钱庄,你们都要查禁,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天理?”

    这一句话等若是捅了马蜂窝,元奇银行高息吸纳小额存款,而且不分对象,只要在元奇银行存款就能低息借贷,确实是从未有过的好钱庄,以前没出现过这样的钱庄也就算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家这样好的钱庄,却刚开业就被官府查封,着实是让人气愤。

    刚刚被安抚住的人群立刻骚动起来,纷纷破口大骂官府的无良,一时间群情激奋!

    有人激动的脱下草鞋打向衙役兵丁,众人纷纷效仿,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草鞋麻鞋布鞋漫天飞舞,场面一瞬间失控!

    孔建安连忙跳下椅子躲进屋里,一众衙役兵丁亦跟着退进屋里,七手八脚的赶紧关门。

    愤怒的人群倒也没人想冲击元奇分号,见关了门,一时间有些茫然失措,见这情形,看热闹的张世信机灵一动,扬声喊了一声,“走,找衙门评理去!凭什么查封元奇银行?”

    正处于激奋的人群就象浩荡的洪水找到了突破口一般,随即呼啸而去,留下一地的狼藉。

    看着这情况,孔建安脸色苍白,手脚乏力,他清楚,今日这祸闯大了,别说元奇银行无法善了,就是十三行怕是都要被牵连。

    严世宽也是大为意外,呆了一阵,他才回过神来,拔腿就想跟随而去,他身边的小厮赶紧拉着他道:“少爷,这怕是要出大事,咱们远远的跟着看热闹就成。”

    张世信一脸得意的笑了笑,一路尾随而去,只一个聚众闹事,就足够元奇银行喝一壶了,怕是连十三行也要跟着吃挂落。

    元奇银行总号在西关,西关地属南海县管辖,去鸣冤的人群向前走了一段,回过神来,又折返过来,涌向南海县衙,元奇银行的三条举措可说是深的民心,一路上不断有人加入进来,更有不少瞧热闹的跟着一路起哄,人群规模越来越大。

    元奇银行总号,后院。

    听的小厮禀报,易知足不由的大惊失色,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他是不怕将事情闹大,但却不想激起群体事件,事情真要闹的收不了场,老百姓吃亏不说,元奇银行和十三行都没好果子吃。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完全失去了掌控,稍一沉吟,他才沉声道:“着总号和未被查封的各分号,全部关门,暂且歇业半日。”说完,他又吩咐道:“马上准备一顶小轿,我要赶往南海县衙。”

    消息传到银行公馆,各家票号钱庄掌柜无不抚额庆幸,当即作鸟兽散,元奇银行惹出如此大的乱子,且又是广州知府出面查封,不怕元奇银行还能翻得了天!

    一众掌柜转眼间走的干干净净,梁介敏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站起身道:“走罢,咱们也去南海县衙瞧瞧热闹去。”

    卖麻街,两广总督府。

    身形明显发福的广东巡抚祁贡脚步匆忙的进了总督府,他是嘉庆元年进士,历任刑部主事、河南粮盐道、浙江按察使、贵州布政使、刑部右侍郎、广西巡抚,道光十三年转任广东巡抚,在广州已经五年。

    进的签押房,一眼瞥见伍秉鉴在座,他便反应过来,总督大人急着召他所为何事,躬身见礼后,他径直问道:“部堂大人召下官前来,可是为元奇银行一事?”

    邓廷桢含笑道:“竹轩无须拘礼,坐下说。”

    “谢大人。”祁贡拱手谢过之后,缓缓落座,沉声道:“元奇银行大幅提高存款利息,降低贷款利息,恶意竞争,扰乱市井,以致全城票号钱庄、当铺印局尽皆恐慌,人心惶惶,下官担忧引发骚乱,已着广州府出面查封了元奇银行。”

    元奇银行已被查封了?邓廷桢不动声色的瞥了伍秉鉴一眼,对此并不在意,既能查封,也就能解封,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略微沉吟,他才含笑道:“竹轩查封元奇银行,是为官债着想罢?”

    所谓官债就是,就是各级政官系统,从督抚衙门到下面各级府州县衙都拥有数额不等的‘滋生银两’用以放债取利,不过,一般的数额并不大,广东巡抚金库算是富足的,用以放贷的‘滋生银两’也不过七八万两白银。

    “不独是为了官债。”祁贡沉声道:“亦是为了地方安宁,且不说票号钱庄,就说当铺,广州大小当铺有四百余,若不查封元奇银行,所有当铺皆要倒闭……。”

    “言过了,言过了。”邓廷桢笑道:“元奇银行是低息借贷,但却是存一贷二,要先存后贷,虽有与当铺争利之嫌,却也不至于断了当铺生路。”

    见邓廷桢如此明显的袒护元奇银行,祁贡心里暗自诧异,他虽说不愿意与总督大人闹的不愉快,但元奇银行的影响着实太大,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道:“那钱庄呢?”

    “正要说钱庄。”邓廷桢道:“元奇银行欲一统广州钱庄。”说着,他看向伍秉鉴,道:“成之,你给他说说。”

    听完伍秉鉴的叙述,祁贡半晌没有吭声,元奇银行许下的好处,确实太诱人,救灾、筹饷、铸发银元,每年额外增加十数万两收入,清除十三行商欠,由不得他不动心,官债可能会有损失,但并不大,与得利相比,算不的什么,问题是如此多的钱庄倒闭…..。

    “禀大人。”一个戈什哈在门外大声禀报道:“因广州府查封元奇银行一事激起百姓不满,城内纠众数千前往南海县衙鸣冤,南海知县紧急求援。”

    听的这话,邓廷桢脸色一沉,道:“元奇银行如此大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