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巨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天下无双
    西关,麻纱苍大街。

    天宝表厂厂房的改建还没完工,但门坊已经做好,拐进巷口一眼就可瞧见天宝表厂四个大字,门坊内墙上一溜张贴着元奇银行的职员升迁福利制度——顶身股制度,一众钟表作坊掌柜和学徒在看过之后,三五扎推议论纷纷。

    伍家出四十万买天宝表厂两成股份的事情早就传的沸沸扬扬,无疑是给天宝表厂做了最好的宣传,一众钟表作坊的掌柜学徒纷纷应邀而来,大多都是出于好奇,想来看一看这个价值二百万的作坊究竟是什么模样,当然,也想知道这个表厂对他们作坊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在看到张贴出来的顶身股制度之后,易知足的意图已经是不言自明,一众学徒动心的倒是不少,学徒就好比是刚过门的小媳妇,要想熬成婆婆,成为掌柜,得有一段漫长的路程,就算能够独立制作钟表,也的给师父打好几年的工,有这么长的时间在天宝表厂怕是都能顶上三四厘身股了。

    不过一众掌柜,却是鲜有动心的,能开钟表作坊的主,都是有着精湛的手艺,也有着十足的自信,况且作坊生产的钟表根本就是供不应求,一年下来轻轻松松就能赚百余块大洋,谁愿意来天宝表厂给人打工?

    为防被挖走学徒,不少掌柜纷纷向伍长青告辞,这可将伍长青急坏了,他赶来的任务就是稳住众人的,急中生智,他连忙扬声道:“诸位的钟表作坊能值几何?有没有能上二万元的?”

    听的这话,众人都面面相觑,他们所谓的作坊不过是一个师傅带几个学徒,纯粹就是家庭式的小作坊,别说二万元,二千元也不值,人数稍多规模稍大一点的作坊也值不了千元,当即有人道:“伍公子说笑了不是,咱们的小作坊如何能值万元?”

    “广州的钟表作坊,在下也略有了解,没有一家能值二千元的。”伍长青高声道:“伍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为何愿意给这个尚且是空壳子的天宝表厂估值二百万元,诸位可知道这其中原委?”

    这话着实将众人的好奇心勾起来了,天宝表厂的规模是不小,但顶了天也就值数万大洋,伍家是十三行的首富,伍秉鉴更是出了名的精明,为何会对天宝表厂如此高估?一时间众人纷纷交头接耳,轻声议论。

    有人忍不住高声道:“伍公子也别吊咱们的胃口了,不妨明说罢。”

    伍长青笑了笑,道:“因为天宝表厂大掌柜易知足也精擅钟表制作,而且他制作钟表的手艺在广州甚至在咱大清,都无人能及。”

    话一落音,满场鸦雀无声,易知足才多大年纪?十八!他制作钟表的手艺敢号称天下无双?若说不信吧,伍家为什么给天宝估价如此高?要说信吧,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半晌,才有人开口问道:“不知易掌柜师从何处?”

    “不知。”

    “不知易掌柜是如何令伍家相信他制作钟表的手艺天下无双的?”

    伍长青满面含笑的道:“易大掌柜随后就到,他会向大家证明的,另外,咱们已经包下四海酒楼,订下上好席面宴请在场所有人,还望诸位赏脸。”

    这一下倒是没人想走了,酒宴倒是无所谓,问题的易知足真若是制作钟表的手艺天下无双,天宝表厂的规模又如此之大,这极有可能会危及到他们的生计,既然来了不弄清楚,他们怎能放心放心?

    易知足并没让众人久等,不过小半个时辰,就匆匆赶来,一见他到来,伍长青连忙迎上去,贼笑道:“一众人嚷嚷着要走,我不得不吹嘘你制作钟表手艺天下无双……。”

    “天下无双?”易知足笑了笑,道:“你倒是真敢说,不过也算不得吹嘘,咱还真有天下无双的本事。”顿了顿,他才接着道:“今日邀约众人前来,不拿出点真本事,怕是难以将他们都招进天宝来。”

    两人一路说着进了门坊,见的众人围上来,易知足团团一揖,道:“元奇银行有些小事耽搁了,累诸位久候……。”

    不待他客套完,就有人迫不及待的道:“听闻易掌柜制作钟表之艺天下无双,不知可能让咱们开开眼界?”

    易知足扫了众人一眼,含笑道:“诸位都是制作钟表的行家,我还真不敢让诸位随意开眼界,想看实物,那是不可能的,稍微透露一点,倒无不可。”

    稍稍一顿,他才接着道:“天宝表厂以制作怀表为主,诸位都是行家,我就简单的说说,决定怀表好坏的核心是什么?毫无疑问是擒纵机构,擒纵机构的性能直接影响怀表的走时精度,它不仅是怀表最难制作,耗时最长的部件,也是最昂贵的部件。

    现今用的怀表擒纵机构多是复式擒纵机构和杠杆式擒纵机构,后者更先进,更耐冲击、稳定性也更高,但是,它必须精确地调整锁面和冲面的角度,诸位一定很头痛,因为这个调整过程的代价极为高昂。”

    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易知足一开口,众人便知道他是钟表制作的行家里手,要知道杠杆式擒纵机构最难的就是精确地调整锁面和冲面的角度,这个角度稍有偏差,哪怕只是丝毫,都会影响怀表的走时精准,如果偏差稍大,就直接报废,素来都是轻易不传的手艺,没有出师的学徒根本就不知道这些。

    稍微一顿,易知足笑了笑,接着道:“天宝表厂研发出了一种新型的杠杆式擒纵机构,完全取消了这个代价高昂的调整过程。”

    这话一说出来,仿佛是一瓢冷水倒进了滚开的油锅,全场哗然,这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怀表的价格将被大幅降低!意味着怀表的制作时间将大幅缩短!意味着天宝表厂完全能够垄断钟表市场!

    看着众人反应如此激烈,伍长青暗松了口气,虽然他对怀表不了解,但他却大致听明白了,易知足改进了怀表最核心的部件,看看这些人的反应就知道,这个改进应该很赚钱,这家伙不是在吹牛,得赶紧将买股份的事情敲定下来。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