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女局长
    “滚!”当那位男子刚端着酒杯,自以为很绅士地跟女子搭讪时,女子却只是盯着酒杯里的酒,头也不抬地从牙齿缝里蹦出一个冷冰冰的字。

    本是信心十足的男子,没想到女子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微微一愣,不死心地开口道:“大家都是出来玩的,一个人玩,不如……。”

    不过男子话没讲完,后面的话就生生咽了回去,因为他看到女子突然抬起头看向他。那双眼睛很漂亮,让人着迷,但那双眼睛里射出来的锐利冰冷目光却更让人害怕。

    男子没来由地感到心底一寒,讪讪地笑了笑,然后选择了离去。

    女子见男子转身离去,又重新端起了酒杯。

    女子喝的是威士忌兑雪碧,威士忌是烈酒,但兑了雪碧后却带着甜味,给人觉得像是在喝饮料,很好入口。如此一来,一旦喝酒的人察觉到酒意时,往往已经喝过头了。

    夏云杰没有具体数过女人喝了多少杯酒,但知道她已经喝了不少,估计再喝下去,迟早要醉。

    酒吧在两点一刻的时候,客人全部走光了。那位女人也走了,不过却是最后一位,而且还是埋头趴在桌上被艳姐推醒后才站起来摇摇晃晃走的。

    “大家今天辛苦了,收拾一下就下班吧。”当那位女子摇摇晃晃着走出酒吧后,女老板从楼上下来扫视了周围一圈然后发出下班的命令。

    接到命令,大家开始忙活起来,大概在两点半左右,夏云杰出了酒吧。

    江州的盛夏,在这一刻有着一丝难得的凉爽。夏云杰和程娉不同路,出了酒吧后便分开了。

    凌晨两点半的马路上,几乎看不到几个行人。

    道路两旁的路灯把马路拉得长长的,好像一眼望不到头。夏云杰独自一人走在陌生城市的马路上,想着终于找到了一份暂时还算稳定的工作,心里莫名地涌起一丝辛酸。

    生活真的不容易啊!

    “咦,红毛,你看路灯杆那边那个妞怎么样?身材好像很正点!”就在夏云杰心中感叹生活不容易时,马路对面一个一头绿发的小混混指着正醉得不省人事地靠坐在路灯杆边的女子吞咽着口水道。

    “哇塞,何止是好像啊,简直就是非常正点,而且模样儿也很漂亮,还是个熟女!”被称为红毛的小混混闻言走近一看,眼睛顿时都绿了。

    “妈的,还真是。看来今晚我们兄弟走运了,不花钱还可以玩良家熟女。”绿毛搓着手激动地道。

    “我草,那还愣着干什么?快动手呀!”红毛见绿毛激动得只知道搓手,一脸淫笑地踹了他一脚,然后迫不及待地弯腰伸手要去抱那醉得不省人事的女人。

    “我想你们动手之前,最好能问问人家同意不同意?”就在红毛一脸淫笑地伸手要去抱那女人时,眼前突然一暗,却是不知道何时来了个年轻人拦在了他面前。

    “我草,还想虎口夺食啊!识相的给老子滚远一点。”红毛先是一惊,接着抬头见只是一个穿着打扮很普通的年轻人,而且周围也没有其他人,马上便目露凶光地指着他骂道。

    夏云杰见小混混趁人之危劫色,被自己叫破拦阻,竟然不走反倒用手指着自己,不禁脸色一沉,也懒得跟他们啰嗦,直接伸手一把抓住红毛的手臂,然后拎起来就甩了出去。

    红毛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扔出了三四米的距离,然后噗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本来绿毛见夏云杰抓住红毛的手臂,还想上前帮忙,如今见夏云杰随手就把一百三四十斤的红毛给甩出三四米远,不禁吓得浑身一个哆嗦,丢下红毛转身就跑。而红毛也是被摔得差点灵魂出窍,忍着痛连滚带爬地也跑了。

    夏云杰见两个混混落荒而逃,这才转身低头看向坐靠在路灯杆上的那个女人。这一看,夏云杰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原来这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女人便是那个酒吧很酷很性感的白领精英。

    “喂,这位女士,醒醒,醒醒!”夏云杰蹲下身抓着女精英的香肩,摇了摇叫道。

    不过夏云杰不摇还好,这一摇,女精英就像浑身散了架似的,竟然从路灯杆软绵绵地倒向了他,而且双臂还条件发射地勾搭在他的脖子上,下巴则搁在他的肩膀上,鼻子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夏云杰马上便感到有两团丰满压在了他的胸口,饱满而富有弹性,让他销魂也让他大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抓着女精英的香肩把她推回到路灯杆。

    虽然两团丰满压在胸口真的很舒服很让人销魂,可夏云杰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占女精英的便宜。

    不过夏云杰把女精英推回原位,刚刚松开手,女精英便顺着路灯杆一滑仰头往边上空地倒去。

    那空地可是地砖铺就的人行道,这要是仰头倒地,脑袋不磕出血来才怪,夏云杰见状吓得急忙伸手拉了她一下,这一拉,女精英又顺势扑倒在他的怀里。

    夏云杰看着怀中酣睡中的女精英,感受着那成熟香软身子所散发出的无限诱惑,不禁有些头大。

    以女精英现在这种状况,除非夏云杰用巫门术法帮她醒酒,否则不睡到明天早上她肯定醒不过来。

    巫门术法自然不好随便使用,况且俗话说一醉解千愁,怀里的女精英既然选择了买醉,夏云杰觉得还是让她自然醒过来为好,或许当她第二天醒来,一切烦恼事便随风而去,也就不用再去酒吧买醉了。

    这么一想,夏云杰决定还是在附近找家酒店让怀里的女精英好好睡一觉。

    不过要住酒店,肯定需要钱还有身份证,但夏云杰找遍了女精英的周身也没发现当时她在酒吧里随身携带的包包。

    夏云杰不禁又是一阵头大,没有身份证没有钱怎么住酒店?甚至连个手机都没有,要不还可以打电话通知她家人朋友。

    “算了,算了,我好人做到底,就收留你一晚上吧。”正当夏云杰一阵头大时,刚好有辆的士迎面开来,犹豫了下,一手揽着她的背一手揽着她的两条美腿,把女精英从地上横抱了起来,然后拦住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位中年大叔,问了夏云杰要去哪里之后,便冲他竖了下大拇指道:“小伙子,你牛逼。我在你这个年纪,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呢,你却已经懂得哪种女人最够味了!这女人光看身材就是超级棒,而且还是熟透了那一种,啧啧,小伙子,真的羡慕你呀!”

    夏云杰听得一阵无语,敢情因为这里离酒吧比较近,这司机把他和正“不知廉耻”非要趴在他大腿上的女精英看成一对野鸳鸯了。

    当夏云杰坐着出租车一路往徳雅小区而去时,白天被夏云杰打劫了的光头强被一个急促的电话给吵醒了。

    “我草,小六你他妈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现在几点啊?”光头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接起电话劈头就骂过去。

    小六是光头强手下的一个小偷。

    “强,强哥,我,我刚才顺,顺到了一个包。”电话里传来小六颤抖的声音。

    光头强见电话那头的小六声音都是颤抖的,又联想到这个点这小子还特意打电话过来,闻言马上整个人从床上翻滚了下来,一脸兴奋期待地道:“大,大单子!有,有多少?”

    “没,没多少,就,就几百块钱。”小六的声音依旧颤抖着。

    “我草你妈小六,大半夜的你玩我是不?就几百块钱你他妈的打什么电话?抖什么抖?”光头强听说就几百块钱,满怀期待一下落空,气得暴跳如雷地骂道。

    “我,我怕。”小六继续颤抖。

    “怕个吊啊,就几百块钱,难道公安局还专门立案调查?你他妈的是第一天出来混的吗?”光头强闻言差点被气糊涂了。

    “可,可这个包好像是秦岚的!”小六说到“秦岚”两个字时,声音抖得明显更厉害。

    “什么?秦岚?你说的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秦岚?我草小六你十八代祖宗!你脑子长在屁股眼上了吗?公安局局长的包你也顺?你是不是想害死老子啊?”光头强听说小六顺到的那个包竟然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秦岚的,额头冷汗忍不住就冒了出来。

    别看光头强现在手下有几十号人干活,活得滋润,也威风,但他心里清楚得很,他们或多或少都是在局里有案底的人,也是在局里挂着名字的人,没犯大事公安局还能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真要犯了大事,首先就把他们给抓起来。最关键的是楠山路那一带向来是光头强团伙经常活动的场地,如今光头强的人竟然顺了公安局副局长的包包,这不是自己嫌活得太长,找死吗?

    “强,强哥我哪里知道那个女的竟然就是我们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啊,我见她喝得醉醺醺的从酒吧里出来,就趁机顺了她的包。要是我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冷面罗刹秦岚,打死我也不敢顺她的包呀!强,强哥,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办?要不我把这包扔了,就当什么也没干过。”电话那头的小六被光头强一骂,心里更慌了。

    “妈的,小六你想找死呀!你把包一扔,万一包真的不见了,你说秦岚首先想到的会找谁的麻烦?”光头强闻言劈头就骂过去。

    “那,那强哥现在怎么办呀?”小六见拿着包不是,扔掉也不是,心里急得只想哭。

    “这样,你想办法尽快把包送到公安局传达室去,就当一位好心的路人捡到了包包,发扬了拾金不昧的精神。”光头强摸着光头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后,说道。

    “啊呀,还是强哥您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小六闻言不禁拍了下额头道。

    “废话,要不然老子怎么做老大!”光头强骂道,心里却难免有几分得意。

    “那是,那是,可是强哥我一想起要去公安局,我两腿就发软!”

    “滚!难道还要老子亲自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