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恐有血光之灾
    冯文博点点头道:“就是这样,而且师叔不仅懂医术还懂巫门术法比起我要……”

    “老冯,打住!打住!我尊重你的信仰,也不反对你往门梁上贴符纸,但这件事正如小夏说的,就不要把我牵扯进去了。”跟许多人一样,巫师在杨慧娥心中就是一跳大神,故弄玄虚的神棍,比起街头摆摊算命的算命先生都还不如,至少人家那还算是周易之学,也算是一门学问。而且这种思想在杨慧娥的心底早已经根深蒂固,虽然她和冯文博情深意重,走过了多年的风风雨雨,可要让她一个堂堂大学教授跟着丈夫叫一位“小神棍”师叔,这个口她却是万万开不了,顶多也就不管冯文博老糊涂瞎弄。

    杨慧娥这么一说,冯文博的老脸就有点挂不住了。要知道眼前这位小年轻可不仅仅只是师叔那么简单,而且还是巫咸门的当代门主,就算他父亲现在还在世,也得以他为尊。更何况他也是巫咸门弟子,虽说如今时代不同了,但当年入门时发的誓言冯文博却还是历历在耳。

    夏云杰见冯文博脸色不好看,气氛有点僵,不禁越发得不自在,急忙道:“这样好,这样好,要不然让别人听到看到也怪别扭的。对了,时间也不早,文博,杨教授我先告辞了。”

    冯文博见夏云杰要走,也顾不得跟杨慧娥闹气,慌忙道:“师叔都中午边了,还是吃了饭再走吧?”

    “不用了,我中午约了人,还有事情。”夏云杰微红着脸撒了个谎。

    夹在一对老人中间,杨慧娥又是一副明显把他当神棍看的态度,夏云杰还真不自在。

    “那我送您。”冯文博见夏云杰这样说,倒也不好再挽留。

    杨慧娥见冯文博有点不开心,终究是老夫老妻,感情深厚,最终还是选择了迁就,跟着冯文博一起客客气气地把夏云杰送到门口。但冯文博却执意要送夏云杰出校门,把杨慧娥看得哭笑不得,不就是一位连父亲的面都没见过的小师叔吗?至于搞得跟自家亲叔叔一样吗?最让杨慧娥哭笑不得,甚至都暗暗有些郁闷的是,夏云杰这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神棍师叔”临走前还特意深深看了她一眼,眉头不经意间微微皱了一下,好像对她甚是不满,只是她却不好说什么。

    “师叔,慧娥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从小接受的教育也是……”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冯文博神色尴尬愧疚地解释道歉道。

    “呵呵,如今科学发达,医学昌明,自古以来又有不少人打着巫门的旗帜作法行骗,杨教授有此想法却也是人之常情。况且我年纪尚轻,你又是大学的老教授,反倒是我成了你的长辈,换成是我一时间也无法理解接受。”夏云杰笑着摆手打断道。

    冯文博见夏云杰年纪虽小,心胸却是宽阔,也善解人意,不禁松了一口气,感激道:“多谢师叔。”

    “你客气了。不过如今时代不同,我看你我巫门弟子的身份还是不要再轻易跟他人提起为好,免得人多口杂。”夏云杰道。

    夏云杰这话说的虽然是客气随意,但他身为巫咸门门主,这叮嘱也就自然成了命令,冯文博闻言马上神色肃然地道:“我明白师叔。”

    夏云杰见状笑笑,两人继续往校门口走去。

    路上冯文博又问了夏云杰的联系方式,夏云杰也没刻意隐瞒他,并告诉他如果在医术上有疑惑可以打电话给他,言外之意,如果不是为这件事情就不要轻易打扰他了。

    冯文博本还想打听夏云杰在哪里高就,如今见他这么说,到嘴边的话也就吞了回去。不过在冯文博看来,夏云杰既然是当代巫咸门门主,就算年纪尚小,总也算得上一位江湖奇人异士,至少医学上的造诣肯定不低,生活肯定也过得还不错,却是不会想到他的师叔如今仅仅只是一位酒吧服务生。

    两人一路说着,不时有人跟冯文博客气地打着招呼,同时也免不了用好奇的目光看夏云杰一两眼,很快两人便走到了校门口。

    冯文博还特意帮夏云杰拦来了一辆的士,夏云杰虽是有些心疼这钱,却也不好推辞,一边上车一边对冯文博说道:“今日杨教授不宜出门,恐有血光之灾,你最好劝她一劝。”

    原来却是刚才杨慧娥送夏云杰出门时,夏云杰突然感到她额头上方两边也就是迁移宫有血光隐现,便定睛看了她一眼,心中暗自推算了一番,发现她今日若出门十有八九会有血光之灾,虽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却也得受些苦头,只是杨慧娥把他视为神棍,夏云杰却有些犹豫是否要提醒她一句,这才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可笑杨慧娥还以为夏云杰摆师叔架子,对她心生不满呢。

    如今眼看着要坐车离去,夏云杰想想那杨慧娥终究是冯文博的妻子,认为还是提醒一下为好,至于他们信不信,那就是他们的事情,自己只要尽到心意也就是了,这才在上车前特意提醒了一句。

    冯文博闻言微微怔了一怔,随即急忙点头道:“谢谢师叔,我会劝她的。”

    只是说这话时,冯文博心里却没有真正重视起来。这也不怪冯文博,毕竟卜筮预测之术透着神秘玄乎,若没有真实发生过,总难让人相信。冯文博算是知道点巫门术法之神奇,这才会不假思索地点头说谢谢,算是半信半疑,换成其他的人,早便破口骂夏云杰乌鸦嘴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夏云杰太过年轻,若这话换成是冯文博的师祖巫泽来说,恐怕冯文博就不敢不重视了。

    反正杨慧娥也不会有生命之危,既然已经提醒过了,夏云杰也就不再多唠叨,顺手关上车门,然后随口跟司机说了一声去徳雅小区。

    司机说了声好的,便发动车子往徳雅小区的方向开去,一边开他一边通过内视镜好奇地打量夏云杰,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道:“小伙子,你还真牛逼啊,竟然给大学教授看起相来了,他们可是高级知识分子,只信科学的!”

    “呵呵,我也信科学的,其实真正的相术也是一门科学,是一门研究人体和天地之间那种复杂微妙关系的科学。”夏云杰笑道。

    “哦,这个说法倒是新颖,你倒给我讲解讲解看。”司机闻言顿时来了兴趣道。

    或许是今天突然遇到了同门的缘故,心情不错,也或许是因为他和这位司机只是人生一过客而已,说说也无妨,夏云杰闻言倒还真笑着跟他解释了起来:“有个词叫‘天人合一’,这个词说的就是人和天是合一的,也就是说人和自然是同源而生的,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既然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人和人还有人和自然必然是互相关联互相影响的,所以真正厉害的相师就能从人体的阴阳五行之气的变化还有其周围的自然气息变化可以推算出一些端倪来。就像一辆汽车开来,就算你不用眼睛看,却也可以从汽车引起的气流变化,还有音波的变化等等就能知道有汽车开过来,甚至还能知道它开得快还是慢,因为汽车和天地是一体的。当然人体的气息变化以及跟天地之间的关系比这个复杂许多,不是真正的相师是无法感受到的。”

    “咦,小伙子,你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耶,要不你给我看个相试一试。”司机闻言笑道。

    夏云杰闻言笑笑,便定睛看了司机一两眼,道:“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等会儿要破点小财。”

    “哈哈,你这小伙子,还真有点当神棍的天赋。刚才你对那位老教授说会有什么血光之灾,现在又说我要破财,貌似街头看相的都是这个套路,这样才好弄到钱。”司机其实也就随口一问,闻言自然不会当一回事,哈哈笑了起来。

    夏云杰当然也不会跟司机一般见识,闻言笑笑,然后干脆扭头欣赏起街道的景色来,再不搭理司机。

    司机又随口问了几句,见夏云杰不答话,也就自觉无趣,便打开收音机一边听交通之声,一边开着车子。快到一个十字路口时,不知道是一时走神还是干嘛,忘了提前变道,等过了虚线方才想起要转弯,便急忙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