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血光之灾应验
    冯文博见杨慧娥挎着菜篮子要出门,突然想起夏云杰说过的话,心中不禁一动,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叫住杨慧娥道:“慧娥,今天我去买菜,你就呆家里吧。”

    “我闲着没事去买菜不是刚好吗?为什么突然要我呆在家里?”杨慧娥闻言不解地看着冯文博问道。

    “师叔说你今天不宜出门,恐有血光之灾!”老夫老妻多年了,冯文博倒也没必要骗杨慧娥,闻言实话实说道,只是说这话时想起杨慧娥不信这一套,底气却终究有点虚。

    “师叔?我说老冯你好歹也是大学教授,中医学界的名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糊涂好不好?那个夏云杰才多少岁?你又多少岁?口口声声的师叔,你就算不为我也得为你儿子考虑考虑呀,他可是江州市的市委书记,要是让人知道他老爸管一个毛头小子叫师叔,你说别人会怎么看他?还有什么不宜出门,血光之灾,这可是封建迷信的人才说说的,你一个大学教授怎么尽信这些无稽之谈?况且这话还是出自一位毛头小子之口?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杨慧娥本来对冯文博信风水什么的不大反感,他爱贴鬼画符就让他贴,毕竟个人的信仰还是要尊重的。但今天冯文博却认了一位毛头小子当师叔,而且更夸张的是竟然就因为他一句话,要让她呆在家里,不准出门,如此一来,饶是两人老夫老妻多年,感情深厚,杨慧娥还是忍不住冲冯文博发了一通的火,然后挎着菜篮子风风火火地出门了。

    看着杨慧娥气呼呼出门的背影,冯文博张张嘴本想叫住她,但最终还是吞了回去,心想,算了算,卜筮相术乃是玄奥精深的术法,就连师祖当年都说自己才初窥门槛,父亲更是连皮毛都没摸到。师叔年纪尚小,最多也就学了点皮毛,他之前说的话听听也就是了,自己怎么突然又跟慧娥较真起来呢?等会慧娥平平安安回来,岂不又要低看师叔几分,认为他装神弄鬼,搞迷信吗?我,我这还真是老糊涂了!

    冯文博心里想着,忍不住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不过他的手才刚刚拍了下额头,就听到围墙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哎呀”,接着是自行车或者助动车之类车子翻车砸在地上的声音。

    冯文博心脏不禁猛地一跳,想都没想就扔下手中浇水的瓢子,一把年纪了撒腿就往外跑。

    刚跑出门口便看到离家门十多米处,杨慧娥正瘫坐在地上,双手撑地,左手撑地的地方满是鲜红的血,在夕阳下甚是刺眼。在她的前面是一辆翻倒的自行车,一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六神无主地呆立着,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冯文博看到那满地鲜红的血,首先想到的就是小师叔说的血光之灾,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灵验的这么快,老婆一出门就发生了。

    只是此时却是容不得他去想什么血光之灾,也容不得他去后悔没把杨慧娥劝住,急忙冲上去,蹲身道:“慧娥你怎么样,没事吧?”

    “应该没事,就是手掌被玻璃给戳破了。”杨慧娥皱着眉头说道。

    冯文博这才发现,杨慧娥左手撑地的地方刚好有一块小玻璃,把她的手给弄破了,所以流了不少血,看起来甚是吓人,心头不禁一松,急忙伸手去扶杨慧娥道:“还好只是被玻璃给割……。”

    “呲!”冯文博的话还没讲完,正借着冯文博的力要站起来的杨慧娥却猛吸一口冷气,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额头冷汗也一颗颗如豆子般滚落下来。

    冯文博是老中医,一见脸色不禁大变道:“怎么了慧娥?是不是伤到骨头了?”

    “我的左屁股很痛。”杨慧娥咬着牙道,表情甚是痛苦。

    冯文博闻言脸色再次大变,急忙道:“你躺着别动,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老,老师,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这个要紧吗?”那位学生看到杨慧娥流血时就已经吓得不轻,如今见冯文博说她伤到骨头,更是吓得脸色都青了。

    “都摔成这个样子了,你说要紧不要紧?你是怎么骑的车子?”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尤其老人因为恢复性差,真要伤到筋骨搞不好很可能余生就要在轮椅甚至床上渡过。冯文博是老中医,这个道理自然懂,所以见杨慧娥很有可能伤到坐骨,顿时也有些急红了眼,见学生问话,忍不住一边拿出电话,一边含怒斥责道。

    “我,我……”学生顿时结巴。

    “行了,行了,老冯,别吓坏孩子,他又不是故意的。这位同学,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走吧,下次骑车注意点,不要这么快。”杨慧娥也是老教授,向来对学生和蔼,见冯文博怒斥学生,把学生吓得脸色都青了,倒是有些不忍,急忙忍着痛瞪了冯文博一眼,然后对学生和颜悦色道。

    “不,不,我留下来。”这位学生虽是吓得够呛,但还算是一位勇于承担责任的学生,闻言急忙道。

    “傻孩子,你留下来也没用。喏,这位老头子你认识不?他就是我们学校中医学院的老院长冯教授,有他在,我没事的。”杨慧娥忍痛故意轻松道。

    冯文博在江州大学的名气绝不比校长小,这位学生听说眼前这位一头银发的老头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冯教授,不禁有些害怕地看向他。

    这时冯文博已经打完急救电话,见学生害怕地看向他,虽是心疼老婆的伤势,但终究再也无法冲学生发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行了,下次骑车注意一点,杨老师不会有事的。”

    “我会的,我会的,谢谢冯教授,谢谢杨教授。”学生见冯文博这样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连连道谢后,这才骑上车一溜烟骑得不见影子。

    杨慧娥见状摇了摇头道:“这孩子!”

    “还有心情关心人家,刚才都告诉你让你不要出门,你非不听,现在可好?”冯文博见状不禁又是心疼又是没好气地道。

    听到冯文博的话,杨慧娥这才猛地想起之前他提到的血光之灾,整个人不禁突然发起愣来,一时间倒是忘了疼痛。

    江州大学的医务处就有急救车,冯文博电话打了没两分钟,急救车就开到了,然后一路呼啸着往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开去。

    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江州大学创办的医院,是江州大学医学院最大的临床教学基地,同时也是江州市最好的医院,其中医科更是在省内外享有盛名。冯文博退休前除了担任过学校中医学院的院长还担任过附属第一医院的院长。如今虽然已经退休,但仍然是附属第一医院中医科的老专家,每周都会安排一次专家门诊。

    “我说老冯,你说今天这件事究竟是碰巧呢?还真是那个夏云杰早早就看出来了呢?”躺在救护车里,杨慧娥还在想着血光之灾的事情,甚至于都忽略了身上的疼痛。

    实在是若说夏云杰真是早早就看出来了,对于杨慧娥来说简直就是颠覆了她坚持了数十年的世界观,对她思想上的冲击太大了。

    这时冯文博也已经从一开始的着急担心中回过神来,见杨慧娥发问,抓着她的手拍了拍面露内疚之色道:“都怪我以貌取人,对师叔的本事心有疑虑,要不然你就不会有事了。”

    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这件事不是碰巧!

    杨慧娥闻言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反抓着冯文博的手兀自还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道:“这个怎么可能?如果一个人的能力达到这等程度岂不是太恐怖了?”

    “现在先不要想这么多,等你伤好了,我再慢慢跟你讲。”冯文博看了一眼陪护在救护车里的医务人员,再次拍了拍杨慧娥的手背道,心里却同样暗暗震惊于夏云杰那可怕的卜筮预测之术。

    要知道当年他父亲也算是师祖巫泽的得意弟子,但平生每每说起卜筮相术都摇头叹息,说自己资质愚钝,却是连卜筮相术的门都没摸着。没想到夏云杰年纪轻轻,今天初次见面,竟然就断出杨慧娥今天有血光之灾,这是何等厉害的卜筮相术,甚至冯文博都暗暗怀疑,当年师祖的卜筮相术是否有这么厉害,要不然当年他怎么就没看出来他走后几天,会有日本鬼子要到冯家村扫荡呢?

    杨慧娥倒是不知道此时丈夫其实心里也是震撼得要命,闻言知道他不想当着医务人员的面说这些事情,便不再问这件事情,只是脑子里却还是忍不住去想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