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章节目录 第1976章 山河社稷图现
    那乾坤袋对着夏云杰,一黑一白有两道光落下来,夏云杰立马就感到有两股极为强大的力量要将他掠去,心头倒是微微一惊,不敢怠慢,一朵庆云从头顶浮现。

    庆云中长着两棵参天大树,一棵是先天杨柳树,杨柳树垂挂下一条条翠绿的柳条,柳条涤荡着,散发着一道道无比强大的力量,那乾坤袋落下的黑光被那一道道翠光抵挡着就没办法落下来。

    另外一棵乃是先天蟠桃树,蟠桃树绽放着道道霞光,上面还挂着三五十个红彤彤的先天蟠桃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蟠桃树不断长大,霞光绽放,那白光就没办法落下来。

    “先天蟠桃树!”众人看到那先天杨柳树还没多少震惊之色,但看到那株先天蟠桃树时,几乎震惊得惊呼出口。

    玉帝整张脸都阴沉得仿若滴下了水来,看着王母娘娘,森冷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没资格问我这问题!”王母娘娘冷冷回道。

    玉帝一听,勃然大怒,但想起自己要坐稳仙界之主之位还需要倚重王母娘娘,许久却又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你莫非忘了你我往日的恩情了吗?忘了往日我们的宏愿了吗?”

    王母娘娘看着玉帝软下来的语气,目中闪过复杂而矛盾的目光,但最终当她不经意看到玉帝眼眸深处闪过的怨恨时,突然间明白了过来玉帝为何语气会突然软下来,不禁心如死灰,看着玉帝冷冷道:“不是我忘了,而是你忘了!”

    说完,王母娘娘不再看玉帝,而是望向夏云杰,本是端庄的脸上微微露出一抹红晕。

    因为夏云杰一祭出先天蟠桃树,她立马就与他之间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联系,她似乎又看到了他,看到了那天两人的缠绵。

    玉帝见王母娘娘不再理自己,终于露出狰狞的面目,目中杀机迸射传音给王母娘娘道:“朕必杀此子!”

    王母娘娘没有回答玉帝,只是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王母娘娘的不屑回答让玉帝越发如火中烧,只是他向来城府极深,并没有继续发作,只是阴沉着脸看着夏云杰以先天杨柳树和先天蟠桃树挡住那乾坤袋落下的黑白两道光。

    “没想到你竟然还有此等好法宝!看来本尊不拿出厉害的法宝,还真奈何不了你!”弥勒没想到夏云杰竟然还有两株先天灵株,将它们挡住了乾坤袋,脸色越发凝重,手中七色彩光一闪,多了一长着七个枝丫,散发七色光芒的法宝。

    “七宝妙树!准提竟然把七宝妙树都给了弥勒!”金灵圣母等人全都失声惊呼,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七宝妙树是准提道人的真正贴身法宝,既可守又可攻,极为厉害。

    弥勒一手拿加持神杵抵挡夏云杰的冥狱血刀,一手拿七宝妙树对着夏云杰的冥狱血刀刷去。

    夏云杰一个不查,那冥狱血刀被七宝妙树给刷了一下,一股如同浩大无比的洪荒之力奔腾袭来,夏云杰竟然差点没能抓住冥狱血刀。

    “好法宝!”夏云杰大喝一声,不仅没有任何惧怕,反倒将身子一摇,变出了三头六臂。

    “难道你有好法宝,本王就没有嘛?”变化出三头六臂之后,夏云杰再次大喝一声,有只手中多了一张图画。

    那图画上面有山有水,绽放着亿万道毫光,氲氲之气升腾,正是山河社稷图。

    战斗到了这等程度,夏云杰自然不会再隐藏实力!

    “山河社稷图!山河社稷图!”燃灯等人全都失声惊呼出口,目中全都透射出浓浓的贪婪之色。

    山河社稷图,上古女娲娘娘的贴身至宝,有着无穷威力和无穷妙用。

    夏云杰拿出了山河社稷图就朝弥勒砸去。

    这山河社稷图砸过去可不得了,那可是真正的一个天地砸过去,饶是弥勒法力强横无比,这时也是吓得急忙拿七宝妙树去挡。

    这等法宝也只有七宝妙树能挡得住。

    只是七宝妙树虽然抵挡得住山河社稷图,但那也是极为勉强。

    这一图砸下来,弥勒用七宝妙树挡了一下,当下就是体内血气翻腾,一口鲜血涌上喉咙,本想将它强行咽下,但夏云杰的冥狱血刀却一刀狠狠劈在了加持神杵之上。

    “噗!”终于弥勒压不下体内翻滚的血气,一口精血喷口而出。

    到了弥勒这等程度,虽然比不得教主的万劫不灭,那至少也是千劫不灭。精血夺口而出对于他们这等级别的人物而言,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说明已经被真正伤到了。

    否则以他们的身份,又岂会让鲜血喷口而出?

    天地一片死寂,燃灯等人脸色变得极为阴沉,目中杀机隐闪,法力已经悄然在体内运转。

    现在他们已经对弥勒镇杀夏云杰之事再也没有了半点信心,相反他们开始担心弥勒会被夏云杰镇杀,所以他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一旦见形势真的不妙,也就顾不得什么约定不约定,势必出手,就算不能合力围杀夏云杰,也决不能让夏云杰镇杀了弥勒。

    见燃灯等人身上隐隐散发出杀气,九幽素阴女帝等人身上同样隐隐散发出杀气来,截教的金灵圣母等人同样如此。

    夏云杰是他们的师叔,又岂容他人破坏规矩围杀他?

    “两位娘娘,山河社稷图本是女娲宫的法宝,等会只要两位娘娘助我等一臂之力,我西方教必将此法宝夺来,让它物归原主。”燃灯悄然传音给沈丽缇和杜海琼。

    沈丽缇和杜海琼心里暗自冷冷一笑,不过表面上却回答道:“好!”

    既然他们想要使诈,沈丽缇和杜海琼自然不会介意以牙还牙。

    见沈丽缇和杜海琼两位副教主级人物答应出手,燃灯不由得大喜,急忙把这个消息告知多宝,大梵天等人,他们也全都露出欢喜之色。心里都在暗想,夏云杰啊,夏云杰,你这是成也山河社稷图,败也山河社稷图!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能在女娲娘娘的传人面前展露山河社稷图!

    可怜的西方教众人就算做梦也没想到,两位副教主级的女娲娘娘传人,竟然也是夏云杰的女人!

    否则此时他们就不是欢喜,而是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