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影视世界游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一章 跋扈
    花罗于叹息一声,将老管家拉开。他看的出来,眼前的少主可不是一般人,心狠手辣是不用说的。相比起仁厚的前镇国公,眼前这位才是真正的枭雄。

    一个是英雄,一个是枭雄,本就不能相对比。要是自己老哥无法反应过来的话,还是不要留在镇国公府的好。

    上官小仙看到这一幕,嘴角微微一哂。眼前的这位,做了十年的废物,受尽了万般的屈辱,其城府连自己都感到有些害怕,又岂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今天的西阳城,必将会陷入无尽的血海中。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世人真正的记得这位的存在啊!

    “真是美丽的颜色!”上官小仙的眼神有些迷醉,嘴角微微的一笑,万种的风情足以让世上任何一个男人拜倒在裙下,眼睛中仿佛已经看到了无尽的血海在漂浮。

    战斗终于结束了,铁鹰锐士无一人幸存,被彻底的歼灭。而神锐军一方,前军营和后军营共损失达三百余人,其中阵亡二百余人,重伤一百余,几乎人人带伤。

    不过这一战,却彻底的将神锐军的名头打出来了。

    与此同时,血狼骑也彻底的将那一万大军摧毁。至于秦已等人是否想过投降,秦云已经漠不关心了。机会只有一次,瞻前顾后,太过贪心是要不得的。

    最起码,秦云是从来没有想过给他们第二次的机会。

    同时,赵敏也过来交令。四门都已经在掌握之中,其余的大军也都降伏。至于不肯降伏的,自然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

    “这就赢了?”罗应等金钱帮的人还有些如在梦中,似乎自己等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不,简直可以说是可有可无。

    “不,没有那么简单。”此时上官小仙还保持着相当的冷静。“接下来的情况,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圣者!”荆无命接口道。

    “不错。”

    罗应等人顿时一惊,清醒了过来,知道这才是那位现任镇国公大出血的所在。

    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就在秦云即将掌控整个西阳城,陆续有着秦氏一族的人被灰头土脸的带到广场这边,甚至连秦受也无法躲过的时候,终于有了动静。

    “秦云小辈,你做的有些过了。”

    一阵幽幽的声音从各个角落传来,让人无法知道声音的来源在哪里。

    “射!”南宫成眼光一闪,突然指挥着神锐军向着东南方向射去。

    “噗,噗,噗,噗,噗,噗……”

    无数的弩箭将东南方向所有的建筑物几乎摧毁,漫天的灰尘中,有着两道身影越来越清晰。

    “停!”南宫成看到弩箭无法伤害到对方,眉头一皱。

    “大胆!”

    灰尘落下,露出了两道清晰的身影,分别是一个年老,一个年轻的身影。这斥责之声,正是那个年轻的身影发出的。

    “老祖宗!”

    秦受等秦家诸位长老看到这两道身影,顿时喜形于色,激动地大声喊道。

    这两个人正是秦氏一族惟二的两个圣者,秦棋和秦岖。而秦岖,正是秦受那一支的祖辈。

    “秦云小辈,你是不是疯了?为何要拘拿我们秦家的这些嫡脉弟子?难到不知道,这些人才是我们秦氏一族的栋梁?你这个族长,是不是不想当了。”秦岖大声怒斥道,望向秦云的眼神充满了厌恶。

    “还有,这是你的奴才吧?竟然敢将利器对准主人,简直该死。你,立刻命令他自尽。同时,放了这些嫡脉弟子,并且向他们道歉。”秦岖自我说道,丝毫没有把秦云等人放在眼里。

    秦云听到秦岖自说自话,脸色都青了。他不怒反笑,眼神中的杀机几乎凝为实质。南宫成望着秦岖,眼神中的锋芒越见锐利。老管家担心地望着秦云,眼神中充满了苦涩。而上官小仙则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秦岖,神情似笑非笑。

    “真是愚蠢透顶啊!”上官小仙知道秦云一早就将这两位圣者当作目标,此时看到秦岖那小丑般的举动,心中突然觉得有着说不出的滑稽感。

    “自尽不用吧,这也是我秦氏一族难得的人才啊!”秦棋有心劝说道。

    “不行。”秦岖断然拒绝道。他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压迫的众人连连后退。“以奴犯主,罪在不赦。”

    秦棋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秦岖那不容拒绝的神态,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相处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这位的霸道。或者说,他本人就不是什么强势的人。

    秦云扫了被俘虏的秦氏一族嫡脉一眼,只见这些人衣着华丽,神情笃定之极,已经恢复了过来。不但不惊不惧,反而淡定自若,甚至有部分人还在小声地说笑,同时以不怀好意的眼神望着秦云。

    他又望了秦岖一眼,只见对方恶狠狠地望着他,眼神中充满了不甘。

    也难怪他不甘,好不容易他们这一支就可以取得秦氏一族的大权,位列主脉。可是现在一搞,他们这支是不可能在获得主脉的位置了,这如何不让他愤怒欲狂。

    “我不会放弃的!秦云小子,我要让你死!只要你死了,那么主脉无人,我这支还是有机会的。”秦岖的心中满是各种恶毒的算计和谋划。

    第一步,就是削减秦云的羽翼。

    “两位太上长老可知道,这些人意图谋反……”秦云神情平淡,漠然地说道。

    “住口,这哪里有你说话的份!”秦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岖暴力的打断了。“秦云小辈,虽然你是家主,可要是你没有证据就污蔑族人,我可是能够请出家法废除你家主之位的。”

    秦岖话中的意思几乎没有任何的掩饰。

    “秦云,你只是被人舞弊了而已。千万要想清楚了,我们秦氏一族向来团结,千万别受了别人哄骗,自毁长城。不论怎么样,还是自家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族更加可靠。”秦棋语气和缓地说道。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秦云顿时沉默,整个现场都是寂静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