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怒火
    边陲镇的领主城堡并非一开始就建在它现今所在的位置上。

    起初埋设石墙基础时遭遇地下溶洞,地面突然发生塌陷,才不得不移动了位置。

    而那些已经挖好的水道,大多在塌陷中被破坏,即使完好的,也因为改址重建而废弃。

    布莱恩年少时经常在这些地道里钻来钻去,某天他意外发现有条路线竟可以从一口废井绕到城堡花园的水井中。布莱恩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结果却被吊起来狠狠揍了一顿。父亲告诫他擅闯领主城堡是死罪,一旦被发现就只有上绞架的份。

    被吓唬住的布莱恩自然没再走过这条水道,但众人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时,他曾不止一次吹嘘过自己能有直达城堡的本事。现在他简直后悔极了。

    一行人除了灰狗,共有九人。也就是说,整个巡逻队都被凶疤说服了——能为王国西境的主人莱恩公爵办事,还有如此丰厚的回报,想来没几个人可以经得住这样的诱惑。

    那口废井就在最开始塌陷的地方,现在仍是一片荒地。布莱恩被凶疤用剑顶着,夹在队伍中间下了井。小时候还算宽敞的水道,现在已显得十分狭窄。由于常年没人通行,外加水流改道,洞里不少地方都长出了藤蔓。

    刺死灰狗的那家伙举着火把躬身走在最前面,他握着把短柄斧头,用来清除障碍。

    布莱恩装成回忆道路的样子,心底却在思考脱身之计。

    显然在这种行动极为不便的地方,他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只有等到了城堡,才可能获得一线机会。到时候该怎么做?大叫两声引来殿下亲卫?不不……那样刀疤只需一抬手就能了结自己,必须先拉距离,否则他的下场就会跟灰狗一样。

    想到灰狗,布莱恩的眼神又黯淡了几分。

    在边陲镇还没建立前,他和自己就生活在这里,两人几乎从小玩到大,一齐加入巡逻队也是出自布莱恩的主意。没想到的是,他和自己一样,被推选为了巡逻队队长。

    布莱恩曾为他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说话结巴的缘故,灰狗一直受尽轻视。如今,他终于得到了被认同的机会——至少在当时,布莱恩是这么想的。

    可当灰狗倒下后,布莱恩朝凶疤怒吼时,凶疤却满脸讽刺地告诉他,大家推荐自己和灰狗当选队长的原因。

    「傻子,巡逻队长可是要留守到邪魔之月,点燃烽火报警的。不让你们做,难道还要老子去冒这个危险吗?」

    这句话像利刃一般刺入了布莱恩的心脏。

    原来那些谦让……那些祝贺都是虚伪的假象,真实理由竟是如此丑陋不堪。他露出一副震惊与绝望交杂的神情,来掩盖心中汹涌而出的愤怒。简直不可原谅,布莱恩暗自咬牙,必须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在干涸的地下水道中穿行了约半个时辰,众人终于听到了水流声。

    这意味着他们离目的地不远了。

    转过一个弯,前方顿时开朗许多,可容纳两个人并排站立。走在队伍最前头的人说道,“前面没路了,是口竖井。”

    “怎么回事?”凶疤用剑顶了顶,问。

    “叫他抬头看,”布莱恩沉声说,“我们已经到了。”

    这条废弃的水道正好连通在城堡后院水井的中间处,当时修葺时可能由于疏漏,并未将这个接口封死。凶疤贴住井壁探头望去,脚下三尺是奔涌的流水,而头顶则能看到一小圈夜空。

    他让人看住布莱恩,自己从背包里掏出捆绳子,系好挂钩,轻轻往上一抛。只听到当的一声,挂钩便牢牢地卡在井口边缘上。

    凶疤顺着绳子,小心翼翼地爬了出去。很快地,他在上面扯了扯绳子,示意后面的人都跟上。

    一行人费了老半天力气,才从井中爬出。原本只能远远遥望的城堡,现在已经矗立在他们面前。

    凶疤抓过布莱恩,低喝道,“快点带我们去仓库。”

    布莱恩也只来过这里一次,尽管记忆里城堡的模样已经模糊不清,他仍不动声色地带着众人,撬开离水井最近一扇木门的门锁,钻入城堡内。

    此时城堡里大多数人已经入睡,过道墙壁上挂着的油灯也已悉数熄灭,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队伍里有人点燃了火折。微弱的火光仅能照亮附近几尺的范围,布莱恩知道自己等待的机会来了。

    当队伍走到一处通往地下室的岔道口时,他瞄准向下方延伸的阶梯,猛地扑过去。守在布莱恩身边的人尽管一直在注意他的动作,但这一跃实在太快,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那人便闷哼一声,被撞得一同滚了下去。

    跌下阶梯,两人瞬间脱离了火折光照范围,消失在黑暗之中。

    “妈的,该死!”凶疤立刻拔出短剑,纵身追了上去。他本以为布莱恩会利用黑暗跟他来一场捉迷藏,没料到对方并没有逃走,而是静静地站在楼梯下,就像是在等他一般。

    凶疤注意到被撞下来的同伙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布莱恩手中握着的,正是那人的武器。

    “蠢货,你以为自己会有胜算吗?”凶疤保持着警戒姿势,等其他人都下来后才厉声道,“我们还有七个人,而你只有一个。”

    布莱恩没有回答,他已无需再压抑自己的怒火。举剑斜劈,快若闪电地一击狠狠砍在凶疤的剑锋上,火星迸射而出。不等对方摆出下一轮姿势,他的直刺已将剑尖送入了凶疤的肩头!

    凶疤痛吼一声,往后跌去,另一人跨步上前,挡住了布莱恩的追击。

    这是一个绝好的迎击之地,狭窄的过道让对手根本发挥不出人多的优势。他只要站在过道中间正面应敌,对方便无计可施——此处容纳不下两人并排挥动武器。

    论剑术,布莱恩有信心不输给巡逻队任何一人。

    当这群人渣偷懒、赌博、沉醉于酒吧时,自己仍在磨炼战斗技艺,无论风霜雨雪,数年来不曾中断——这也是他不选择立刻大喊呼救的原因。

    他想要亲手为灰狗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