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混合种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罗兰揉了揉眼睛,这是个什么玩意?如果说邪兽的变异尚在生物学范畴之内,勉强还能理解的话,眼前这只怪物显然就如同恐怖电影里般荒诞不经了。

    远远望去,它就像一只长着两个头的巨型乌龟,走得近了才发现,那居然是两个狼头。

    这是科学怪人的试验品吗?罗兰想,巨型邪兽差不多和城墙等高,体长约六米,共有六只脚,形状像犀牛腿,又短又粗。不过光一只脚的尺寸就抵得上成年人的躯干了。而头部……那两只狼头也不像电影里常见的双头怪物,要不轮流扬起来吼叫,要不相互撕咬,表现出谁也不服谁的劲头。它们只是低低的垂着,眼睛木然无神,犹如行尸走肉般缓慢前进。

    最引人注目的恐怕是邪兽背后的甲壳了,灰褐色的表面黯淡无光,沾满了藻类植物,光看上去就觉得硬度非凡。它和龟壳一样,从头覆盖到尾,如果这怪物也能像乌龟一样缩入壳中,那还真是挺难干掉的。

    不过罗兰并不担心,一只行动如此缓慢的邪兽,注定是个靶子,就算枪支不能穿透甲壳,打爆露出来的狼头总是可以的。如果缩进壳里,那就直接上炸药炸它个底朝天。

    “殿下,这是一只混合种,”铁斧神情紧张地靠过来,“我大概明白为什么会有不同种的邪兽集群行动了。它们应该是被这只混合种驱赶而来的。”

    就像狮子驱赶羊群那样?罗兰点点头,“这和你上次遇到的那只相差很大啊。”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类型的混合种,虽然看上去笨拙,可您千万不要大意,只要是混合种,恐怕都不好对付。”

    “它快进入射程了,”罗兰说道,“先用弓箭试试。”

    此时天空飘有小雪,同时刮着变化不定的西北风,并不是适宜射箭的天气。但两名被铁斧挑选出来的猎人看上去信心十足。

    他们登上望楼,辨别了下瞬时风向后,向半空中抛射出箭矢。

    这两根利箭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升至最高点后,在风和重力的影响下,以几乎垂直的角度落在目标甲壳上。

    就跟预想中的那样,箭矢被直接弹开,罗兰脑中甚至响起了跳弹的提示音。

    两人不慌不忙,继续搭箭拉弦,很快又连着射出两波。

    最后一轮齐射收到了效果,落点范围都在怪物前部,其中一支利箭精准地落在狼头上,另一支则插进了目标的脖子里。

    然而对方并没有愤怒地吼叫或加速冲刺,它仅仅是停顿片刻,随后将头和脚缩进壳里,继续缓缓推进。

    这一变化让众人目瞪口呆。

    邪兽此刻的模样就像是辆降低了地盘的坦克,甲壳下沿几乎贴着地面前行,这样一来,即使是再好的射手,也没可能把箭射进它的躯体。

    “上火枪,”罗兰命令道。

    现在目标距离城墙只剩下五十尺,即使是没刻膛线的燧发枪,也不用担心射失。

    卡特和铁斧等人立刻靠近挡墙,将枪管水平架在墙头,瞄准,射击。

    一阵白烟飘过,罗兰能清楚地看到子弹打在甲壳上溅起的碎屑,其中一小块壳体崩裂开来。混合种丝毫不受影响,依然保持着原来的速度。

    看来这层铠甲的强度仍属于碳基生物范畴,他想,可惜铅丸质地太软,自身容易变形,实在不适合用来穿透厚甲。单靠这四把枪想要打碎混合种的甲壳恐怕不现实,只有上炸药包了。

    铁斧的判断和王子一致,他立刻点出长枪队队副,命其去搬运炸药,而此时邪兽已经顶在了城墙上。感到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后,它的甲壳居然快速抖动起来,像电锤般以极高地频率反复碰撞墙壁,顿时石屑飞溅,数道裂缝顺着水泥粘结处快速蔓延开来。

    毛石墙抗压能力很强,但抗拉和抗剪性能极差,也就是说,对震动的抵御能力几乎为零。站在城墙上的人都感受到了强烈震动,很快,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传进众人耳朵,混合种的甲壳已经将墙面切出了豁口。

    撞击仍没有停止,它再次开始移动,将整个身体前端都嵌入城墙中。

    民兵们纷纷逃离已布满裂纹的墙段,罗兰则被隐身的夜莺拦腰抱起,直接从墙头跳下——如果此时有人盯着王子的话,便会发现他落地时双脚悬空,如同幽灵一般。

    当凡纳小心翼翼拎着一包炸药赶到时,惊讶地发现城墙中段已被撞开了个近九尺宽的口子,越过城墙的邪兽停止了震动,仍保持着之前的速度缓缓前行。

    “快点!”铁斧大喊道,“点燃它,放到这畜生脚下!”

    凡纳虽然双手发抖,脑子里却意外清醒,训练中操作炸药包的每个细节都一一浮现在眼前。和试验品不同,正式产品减少了装药,由木板封装,药包和木板间填有废矿碎片。同时优化了点火设计,采用燧石与铜线的拉拔式点火。如果失败,药包尾端还留有正常点火的引线。他手忙脚乱地撕开包在最外面的浸油布料,扣住露出的铜线弯头,用尽全身力气,猛得一拉,木盒子里传来一阵急促的滋滋声,接着有烟雾腾出——那是成功点火的标志。

    这种被盐浸泡过的引线燃烧缓慢,大约需要十息时间。凡纳看到盒内冒出阵阵白烟,周边的世界都仿佛安静下来。他见识过这东西的威力,如果在手中炸开,只怕自己连块尸体都不会剩下。

    九息。

    凡纳就这样听着自己碰碰的心跳声,默数着倒计时,一步步走到邪兽跟前,将炸药包放在它行径的路上。

    五息。

    然后它就这么压了上去,没有什么能阻止它前进。

    三息。

    凡纳转身就跑。

    二息。

    一息——

    只听到一声闷响,凡纳感到脚下猛得一震,世界再次变得喧嚣起来。

    他扭过头,看到白色的气浪从甲壳下冲出——那是炸药爆炸时所带起的积雪,乍看之下像极了一团散开的雾花。邪兽终于停止了前行,仿佛再也无法承受它自身所背负的重量,巨大的铠甲轰然落地。接着黑色的血液从甲壳下沿汹涌而出,浸湿了四周的地面。

    “喔喔喔——!”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凡纳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冷汗已浸透了衣服。

    终于结束了。

    当所有人都这么想的时候,号角高亢的嗡鸣再次响彻边境。

    又一波邪兽从地平线上涌现,朝这座边陲小镇扑来。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