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蛇魔哈卡拉
    但温蒂并未像她一样激动,而是带着怀疑的语气问:“他真的这样说了?”

    “是啊,在我到那里之前,他就已经救下了安娜和娜娜瓦,王子从来不认为女巫的力量来自魔鬼,他说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力量——”夜莺忽然止住,她意识到对方并未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好罢,她想,这不是温蒂的错。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不会单凭一位女巫的描述而心生向往。女巫们被欺压太久,一路从东境行至绝境山脉,太多活生生的例子摆在她们面前,被出卖,被抛弃已是常有的事,早已无法轻信他人。

    想到这儿,她兴奋的心情逐渐平息下去,或许此行不会像她所想的那么顺利。

    “温蒂,你知道我的分支能力,除了能看到魔力的流动外,还能辨别他人是否在说谎,”夜莺认真说道,“我曾问他,为什么要冒如此大的风险,为女巫做到这一步,他回答我说,「边陲镇不计较出身。」他希望所有的女巫都成为自由民。”

    “这样做的话,他将成为教会的眼中钉,”温蒂皱眉道,“就算王子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夜莺忍不住轻笑出声,“我最初的想法几乎和你一样,我问他说,这些真的能做到吗?结果你猜他怎么回答我的?”她顿了顿,一字一句说道,“「不走出这一步,就永远不知道答案。」”

    “没有说谎?”

    “没有说谎。”夜莺肯定道。

    “听起来简直难以置信,”温蒂的口气稍稍松动了些,对于这位多年的朋友,她实在想不出对方欺骗自己的理由。

    “是啊,”夜莺深有同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外加有能力的验证,她恐怕也不会如此快就下定决心。现在回想起来,正如同罗兰在城墙望楼上对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的确很少说谎。近两个月的相处中,除了在冰芒的用途上他没有老实交代外,其他都令夜莺十分满意。

    当然,她心里并不在意那一次小小的蒙骗。如果对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陌生女巫就完全敞开秘密,那才令人奇怪。

    “今天晚上,等大家都回来后,我要把这个重要的消息告诉姐妹们!”她望着温蒂沉声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说服大家。”

    当傍晚来临,在外忙碌的女巫们开始陆陆续续回到营地。见到夜莺安全归来,众人都很开心,围上来问东问西。看到她们手臂上缠着的白色布带,夜莺觉得心里沉甸甸的,随口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她举手让大家安静下来。

    接下来是一段较长时间的讲述,她从潜入边陲镇开始讲起,到遇上罗兰、安娜和娜娜瓦,再到建设城墙、组装蒸汽机,最后到抵抗邪兽,以及安娜成年。夜莺从怀中摸出那卷“强取豪夺”来的蒸汽机设计图纸,向大家证明自己并不是在说谎。

    大多数女巫加入共助会后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很难想象外界的生活,一个个听得聚精会神。当夜莺说出安娜未遭受任何痛苦,安然无恙地度过成年日时,人群中顿时炸开了锅。这可是困扰女巫一辈子的大事,她们忍受着食不果腹、衣不御寒的生活,跑到绝境山脉里来,就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圣山。如果真如夜莺所说,有一块领地的领主愿意接纳她们,同时还有可能免受邪魔噬体之苦,岂不是比圣山居所还要完美吗?

    就在这时,人群中分出一条道来,一名满头绿发、有着半张蛇形纹面的女巫走到夜莺面前。

    “尊敬的导师,您好。”夜莺向她躬身行礼,来人正是共助会的缔造者,蛇魔哈卡拉。在会里,姐妹们都称呼她为导师。

    “我听到你说的那些故事了,”她的声音沙哑而空洞,“你想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所做的,都是错误的吗?”

    “不,导师,那些不是故事,我的意思是——”

    “够了,”她不耐烦地挥挥手,“我不知道你这次前往边陲镇遇到了什么,能让你说出这样的话来。一个王子,却同情女巫?简直跟同情青蛙一般可笑,”她冷笑着转过身,张开双臂大声问道,“姐妹们!难道你们都忘记了,那些凡人是如何对付你们的吗!”

    没等夜莺解释,她继续控诉道:“没错,凡人,那群无能之辈冒充神的威名,将利刃和鞭子对准我们。没有神罚之石的话,他们凭什么将女巫踩在脚下?我们的能力不是来自恶魔,而是神明的恩赐,为神明代行职权的不应该是教会,而是我们!共助会的姐妹们!古书里记载的圣山,正是神明的居所!”

    什么……夜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她从前就认为共助会的头领性格有些怪僻,对寻找圣山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但距离疯狂还远得很。哈卡拉虽然不如温蒂那样平易近人,但至少对待姐妹的关心是真切而诚恳的。但没想到,她竟如此敌视普通人。

    这么说来,过去的数年里她一直在压抑自己的仇恨和愤怒?所谓的不插手世俗事务只是为了积蓄力量,以换取将来一日施以雷霆般的报复?夜莺暗想,那现在又是什么让她变得不想再掩饰自己?难道……

    “我们已经发现了圣山开启的线索,正如古书中的记载一样!只要再过二十天,当夜空出现滴血的红月,穿过那道从地底升起的巨大石门,我们将抵达最终的彼岸!”她转回身子,直视夜莺,“你被凡人蒙骗了,我们从生下来起就活在一个巨大的骗局中。成年日的苦楚是神明对我们精神和肉体的考验,只有意志坚定、顽强不屈的人才配获得真正的力量。至于教会,”她冷笑两声,“一群凡人也敢妄图借神明的名义行事,他们迟早都得下地狱。”

    “而你……孩子,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哈卡拉顿了顿,“忘掉你说的那些故事,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知和过错,重新接纳你为共助会的一员,同我们一道,在圣山中寻得永恒。”

    夜莺的心已经完全冷却下来,苦楚是考验?那些在觉醒日遭受噬体之苦,没能撑过去的姐妹,都是不值一提的淘汰者?这说法简直和教会如出一辙。而周围的女巫们居然露出一副认同的表情,温蒂也没有站出来……她忽然觉得兴味索然,眨眼之前,眼前这名共助会的缔造者,女巫们的引路人,已变成了陌生人。

    她摇摇头,“既然如此,我会带走愿意跟我离去的姐妹,而决定留在这里的……祝你们好运。”

    就在夜莺准备告退时,一阵轻微的刺痛从小腿处传来。她低下头,发现一只闪耀着蓝色条纹的黑蛇咬在她的腿肚上——这是魔力之蛇,无声无息,能使用多种毒素,蛇魔哈卡拉的惯用能力。

    麻痹迅速蔓延到全身,夜莺张开口想说点什么,迎接她的却是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