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四章 血夜
    大厅里顿时沸腾起来,木桌被掀翻在地,盛放着菜肴的碗碟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汤汁顺着石板缝隙淌得到处都是。

    坐在公爵身边的两位儿子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目睹生死搏杀,较大的科尔拔剑挡在父亲面前,姿势却僵硬无比,全然没了平日里训练的那份悠然自得;而十七岁的兰斯则干脆缩到了椅子背后。

    卡尔文暗地里叹了口气,如果没有伊蒂丝,这两人或许还不会显得如此不堪,但一比起北地明珠,这个差距便大得无以复加,或许连他们自己都已就此认命,失去了追赶的勇气。

    公爵望向宴会厅中央,长女已经盯上了艾德.霍斯,场中的最强者。

    她先是操起一瓶麦酒砸向对方,迫使他回转身子,接着纵身而起,跃上一条长木桌,居高临下朝他挥剑斩去,迅捷的动作如同雪地灵猫。艾德仓促格挡,剑刃交击处迸射出点点火光。

    数息之间,伊蒂丝已经挥出了五六剑,叮叮当当的声音连成一串,像是死神逼近的脚步,而艾德在危机关头反而爆发出惊人的气势,悉数将攻击化解。两人围绕着长桌打得难解难分,周围已有数名霍斯家的骑士中剑倒下,可他不仅没有退缩,反而越战越勇。

    卡尔文不由得担心起来。

    伊蒂丝先前已经过一场大战,盔甲上的斑斑血迹就是证明,哪怕没有受伤,体力也必然消耗了不少,加上女性在力量方面天生处于弱势,这样缠斗下去对她显然不利。

    可伊蒂丝脸上看不到一丝惧意。

    她的眼神紧紧盯着对方,明亮的眸子如同闪烁的星芒,每一次击剑都能看到她发梢扬起的汗水。尽管力道逐渐减弱,她依然选择用密不透风的攻击压制对手。

    艾德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点,他大吼一声,拼着两败俱伤之势举剑反撩,北地明珠显然不愿意以血换血,撤剑回挡。力量差距终于显现出结果,伊蒂丝的长剑被生生震开,身体失去平衡,从长桌上翻落下来!

    公爵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该死的!快去帮帮她”

    但即使是最近的侍卫,也难以伸出援手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伊蒂丝落地后并未尽快其身,而是一记平砍斩断了长桌桌脚,此时的艾德.霍斯正跳上长桌,双手高高举起,想用一记势大力沉的斩击结果对手的性命,完全没有注意到,前者跌落的地方正好处在长桌边缘。

    令卡尔文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失去一脚的桌子让骑士彻底失去了平衡如果只是桌面倾覆,他或许还能轻松跳开,但偏偏那一刻他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手臂之上,双脚如同钉子般定在桌面上,身躯前倾,正是标准的劈斩动作!只见艾德整个人以狗啃泥的姿势栽倒下来,脑袋重重撞在地板上,沉闷的响声连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会再有回转的机会了。

    伊蒂丝跳上艾德的后背,从腰间掏出匕首,径直扎入了艾德的颈脖,随着双手一扭,骑士的身躯如同中风般抽搐起来。

    这是……巧合?

    不……公爵意识到,他在跳上长桌的那一刻就已经落入了伊蒂丝布下的陷阱。从一开始被对手占据高处打到夺回高处,让他心底里看到了反败为胜的希望,而一次次力道比拼所积攒的优势则让他把猛力攻击当成了分出胜负的最佳途径对手越来越弱的抵抗助长了艾德的信心,所以最后一击完全是将力量发挥到了极限,如果按照正常的比拼来说,伊蒂丝绝没可能挡下这一击。

    可这也令他彻底失去了调整平衡的机会。

    在三倍于己的人数差距面前,两家贵族的抵抗并未能坚持太久,半刻钟后,宴会厅里再次安静下来。炉火仍在静静燃烧,只是肆意流淌的酒水之中多了股血腥的味道。

    公爵走下主座,环顾四周,而小贵族们纷纷低下了头,无人敢和他对视。

    “利斯塔伯爵和霍斯伯爵意图谋反温布顿国王,已经遭到制裁,现在你们有一个选择的机会,是听命于地上这两具尸体,还是向新国王效力?”

    这次的回答整齐划一,再也听不到其他杂音。

    ……

    “这样就好了?”书房中,卡尔文用手帕擦了擦女儿额角上的血迹,“罗兰.温布顿陛下会接纳我们吧?”

    “您昨天还在称他为叛王呢,”伊蒂丝打趣道,“这么快就决定向他称臣了?”

    “这不是你说的么,”公爵瞪了她一眼,“反正打不过还不如尽早投降,要是不能取信于陛下,我们就要成为贵族的公敌了!”

    不经仲裁庭审判,直接处死两名大贵族,这已经打破了贵族交战的基本底线。如果不是灰堡近两年战火频传,各地领主换了一茬又一茬,加上有提费科做榜样,他绝对不敢按伊蒂丝说的那样下死手。

    “我不知道。”

    “什……什么?”公爵的心肝一颤,差点把手帕掉地上,“你不知道?”

    “是啊,我们只能尽力去展现诚意,但最终决定北地命运的,仍然是四王子本人,这一点您可不要搞错了,父亲。”伊蒂丝漫不经心地说道,“他仍有可能派出自己的亲信接管北地,您的爵位也有可能被削去一截,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我只知道,如果不做尝试,康德家族就毫无机会可言,比起注定的覆灭,现在我们至少还有可能延续下去。”

    卡尔文愣了许久,才闷闷不乐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知道女儿说得没错,但这样的回答依然让他难以接受。

    他不想失去公爵之位。

    伊蒂丝忽然笑了起来,“别灰心父亲,明天一早您还得趁势追击,去收复两位伯爵的府邸和封地呢。再说,这个事情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很大程度上还得取决于投靠者能表现出多大的能耐。”她顿了顿,“诚意是我们谈判的门票,而能耐才能决定谈判的结果。”

    卡尔文皱眉道,“你的意思是……”

    “我会护送这两颗头颅前往王都,父亲,”她嫣然一笑,“请让我来担任您的使者吧。”(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10 10: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