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节目录 章二十二 空中之旅
    “当然是拼酒!”

    魏破天拍了拍手,气势十足。

    楼梯上响起密集脚步声,十几个美丽少女鱼贯奔来,每人怀中都抱着一瓶烈酒。只看那精美的包装就知道全都是高级货。

    魏破天拿过两瓶,直接敲碎瓶颈,递给千夜一瓶,说:“先干半瓶!怎么样,敢不敢?”

    千夜接过酒瓶,神色有些复杂,十分复杂。

    他默不作声地倒了半瓶酒在酒杯里,然后慢慢地抿了起来。

    魏破天面前的却是一只海碗,他一仰脖子,已经是一碗酒下肚,再干一碗就是半瓶没了。而这里千夜才喝了几小口,充其量也就是一小杯的份量。

    “算了,这瓶我就先喝了,你慢慢来,我可以等,不用着急!”魏破天豪气干云地说。然后一仰头,再一仰头,第一瓶酒就这样没了。

    千夜直到这时,才喝了两杯。但是他脸上已经飞红,眼神都有些迷茫了。眼看着再喝一点,非要躺到桌子下面去不可。

    魏破天终于有了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格斗场上打不过这小子,酒场上收拾了他还不是一样?魏破天如是想着,一点也不觉得是在自我安慰。

    千夜慢慢喝着,双肘都支在桌面上,捧着酒杯,开始有点摇摇欲坠了。但直到他一杯一杯地把整瓶酒喝完,还是这样摇摇欲坠。

    “有种!”魏破天赞了一声,然后向被美丽少女们抱在怀里暖着的那些烈酒看了一眼,很是不怀好意。

    片刻之后,魏破天面前又多了一个空酒瓶,而千夜依然慢慢喝着,依然摇摇欲坠。

    这时魏破天的眼睛已经有些发直,说话也渐渐有点语无伦次。然而或许是和千夜的仇怨结得太深,魏破天一看到千夜喝完,二话不说,当场又砸开两瓶陈年老酒,自己一马当先,仰头再仰头,毫不停留地干了一瓶。

    千夜则还是老样子,仿佛随时都要躺到桌子下面去。酒楼里此时已经有不少好事围观的人,此刻看着千夜的眼神已经从一开始的嘲弄变得有些诡异。

    这种酒名为龙舌兰,产自严寒的平西行省,其烈姓恐怕在帝国名酒中能排进前三。一般会勾兑成鸡尾酒,就算喝纯的,也不是用这样牛饮的方式。如此两大瓶酒下肚还能不倒的男人,可绝不多见。

    一小时后,千夜坐在桌边,有些茫然地看着满桌的空酒瓶,然后再看看趴在桌上人事不醒的魏破天和石言,完全想不起来他们是什么时候倒下的。

    特别是石言,他怎么会趴下的,这场拼酒根本没他什么事啊!

    千夜揉着额头,慢慢想起发生了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喝得已经有些神智不清的魏破天忽然对着石言挑衅。

    石言其实也是火爆脾气,当然不会跟魏破天客气什么,二话不说加入战团。一对一的局面转眼变成了三国混战,然后......然后,魏破天和石言就都被千夜放倒。

    这个时候的千夜,还是摇摇欲坠。但只是欲坠而已,离真的坠了还不知有多少距离。

    想起了经过,千夜无奈苦笑,这两个死猪一样的男人,让他怎么处理?最后千夜只得一手拎着一个,摇摇晃晃地向旅馆走去。而且他居然还奇迹般地准确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千夜又开了一个房间,将两个大男人扔到一张床上,狠狠比了个中指,然后才摇晃着回到自己那里,往床上一倒,呼呼睡去。

    没睡多久,千夜腾地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他的头很痛。宿醉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去。

    时间刚刚到了五点,天都还没有亮。但是在训练营的时候,这就是起床开始一天训练的时间。九年如一曰的生活,已经让千夜的身体形成了本能的反应。

    千夜起来冲了澡,忽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从训练营毕业后,他时常会有这样的感觉。原本安排得满满的时间表,时刻存在的生存压力,现在突然消失了。大片空闲时间能够由他自己来安排,千夜反而变得很不适应。

    他默默地练习了一会格斗术,一束黎明的阳光就照进了房间。

    中午时分,石言终于出现了。这个不会笑的军人看到千夜时,难得地脸红了一下。

    至于魏破天,早就悄悄地消失,哪还有脸来见千夜?他倒是依然守信地把腰带留下了,然后犹不死心地加了张字条,上面只有四个大字:来曰再战!

    哦,还有一个巨大的惊叹号!

    这张纸条,千夜也没当成一回事,直接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一想到魏破天最开始挑衅他的理由,千夜就很有多揍他几回的冲动。

    不过在石言介绍了魏家的背景后,千夜想了想,把项链、手链和腰带打包,找人送去魏破天住的地方。里面也加了张字条,上面有八个大字:欠债三次,先还再战。

    吃过午饭,石言就把千夜送回内营,交到了那名中年军人的手里。

    中年军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千夜,忽然微微一笑,伸出手,说:“欢迎来到红蝎,菜鸟!”

    千夜也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这只手宽大厚实,温暖,又有着大地般的坚实,和林熙棠的手感觉很相似。

    千夜并不明白菜鸟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从这位中年军人的话中,却能够感觉到一种关切。

    中年军人望向石言,忽然说:“石老弟,我们好象有十年没见了。”

    “才九年十一个月而已。”

    红蝎的中年军人不和石言较真,说:“你怎么不守在林帅身边?”

    “这不,为了这个小家伙的事,我不得不亲自跑一次。要是其他人,我可不放心。”

    中年军人双眉一扬:“他身份特殊?”

    “有一点,你看到这个就明白了。千夜,让卫上校看看你的伤。”

    千夜依言拉开胸前衣服,露了一下那条巨大伤疤。

    卫姓的中年上校眼角抽动,脸上已经漫了层杀气,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要亲自跑一次了吧?不过这个孩子确实不错,不会让你失望的。”

    转眼间又到了分别的时候。这两位军校的同年戎马倥偬,在毕业后的近二十年里只遇到过三次,他们都知道这次分别后,下一回又不知是何年何月才会再见。

    也许下次见面,看到的就是被帝[***]旗覆盖的遗骨,这就是军人的宿命。然而他们没有拥抱,也没有握手,而是互相敬了个军礼,转身就走。

    这就是军中风范,毫不拖泥带水,如海如渊的战友情谊,也只会放在心底。

    等石言走后,中年军人对千夜说:“我叫卫立时。”。

    “卫上校!”千夜敬了个军礼,虽然还有点不够标准。

    卫立时带着千夜登上了一艘浮空艇,就向红蝎的驻地飞去。这次除了千夜,卫立时还选了另外两个人,一男一女,年纪都和千夜差不多大。

    这艘浮空艇和千夜以前见过的气囊式飞艇有很大区别,顶部漂浮着的不是巨大蛋形蒸汽囊包,而是一大片金属支架撑起的蝙蝠膜翼般的东西。

    浮空艇外壳上所有构件拼接处都用醒目的红色勾勒出来,除此外就没有其他标识了。机械舱仍然在尾部,但是十字螺旋浆达到了十二组之多,不变的则是从密密麻麻管道中喷吐出来的大团蒸汽。

    艇内空间十分宽敞,地上铺了减震消音毡。座位全背靠着舱壁两侧,目测能够坐二十个人的样子,中间则是一排用于安放武器背包的货架,剩下的空间还很自如地走动甚至近身格斗。用这艘能够运送两个小队的战艇运送四个人,红蝎确实财大气粗。

    卫立时在一个座位上坐好,扣死了安全带。千夜等人也学着他的样子坐下。

    这时通向前舱的舱门打开,探出一颗硕大的秃头,翁声翁气地说:“都坐稳了,小家伙们!我们要赶时间!”

    强烈的轰鸣声很快响起,透过舱壁传进来,依然震耳欲聋。舱室也开始剧烈震动,然后忽然如被一只大手抓着,腾空而起!

    千夜等人被牢牢压在座椅上,剧烈上升的感觉让他们的心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说不出的难受。好不容易上升的阶段才过去,千夜透过舷窗向外看了看,骇然发现眼前居然飘过了团团白云!

    短短时间里,已经是在云中穿行!

    千夜乘坐浮空艇的经验,仅限于轻舟式样的“青鸟”和军方货运艇,“青鸟”不用多说,如其名般滑翔降落都如行云流水,货运艇虽然一样噪音颠簸,但是爬升和降落都需要很长时间的缓冲。

    红蝎这艘浮空艇的速度简直颠覆了蒸汽驱动原理,千夜突然想起来,在黑石蒸汽之上,还有一种能源,名为黑晶。但是黄泉并没有教这方面的知识,因为那是目前最高等级的驱动能源,国家战略物资。

    千夜还没有从眼前的震撼景象中恢复,飞艇突然开始剧烈颠簸震颤。千夜看到舷窗外面的螺旋浆转速骤然加快,很快完全分辨不出叶片来了。然后整个飞艇就象被人狠狠踢了一脚,砰的一声飞向远方。

    千夜第一次体会到了在暴风雨中一叶孤舟的感觉。

    从舱内铜制的管道中,不断传出那个秃头船长的声音。

    “坐稳了,我们要加速!”

    “这阵侧风真是够劲!怎么样,翻滚的感觉好不好受?”

    “啊哈!前面是雷云,我们直接穿过去!你们可以近距离看看闪电!”

    “那是什么......白头鹰?好家伙,真够大的!我们撞一下试试看!”

    ps:这个月快忙疯了。

    本周会有加更的,本周会有活动的,俺的信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