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节目录 章 三十一 坠入黑暗
    可是,难道那些老兵,那一个个引爆身上炸弹的红蝎队长,那将自己带入红蝎的卫立时上校,难道就这样白白死了?

    不!他们绝不能这样毫无声息地消失掉!

    千夜咬紧了牙。

    想要为这些红蝎报仇,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跻身帝国上层,掌握比幕后黑手更大的权势,然后揭开真相,为阵亡的红蝎战士讨回公道。但是千夜现在已经变成血奴,朝不保夕,根本不可能再回去人类社会。

    但是还有另一条路!那就是想办法活下去,想办法拥有强大的武力。当千夜的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就可以把那些黑手们一一纳入猎杀名单!

    千夜把重要装备都藏好,身上就带了一把匕首,穿上一件平民外套,就向山区外走去,准备寻找一个人类聚居地,打听一下周围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外界消息。

    救生舱的预设返航坐标应该是红蝎总部,但是可能在母艇受创时被波及,星图损坏,现在不知道坠落在哪里,只看周边未开发的原始景色,实在无法辨别这里的具体方位。

    但是一天之后,千夜又回到了这里。他身上多了几处枪伤,其中手臂上还有一大片焦痕,那是被银弹击中烧灼出的痕迹,直到现在还在不断向外渗着黄色的脓水。

    千夜脸色全是茫然和灰暗。

    他去城市探听消息时,结果一看到人群立刻闻到前所未见的甜美鲜血气息。身体深处那种嗜血的饥渴就此发作,毫无准备的千夜立刻流露出浓浓的血气。

    这里是帝国的边境,经常有黑暗种族出没,因此城防军也格外警惕,一个经过的巡逻小队立刻就分辨出千夜身上的血族气息。

    刹那间,几乎看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了千夜的敌人。

    当千夜从人群中逃出来时,已经是伤痕累累。虽然借着夜幕的掩护最终脱身回到了山区,但是千夜知道,这里他已经呆不下去了。

    这里确实是红蝎的总部,黄泉训练营所在地,秦陆,可是对现在的千夜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秦陆大半都处在帝国的掌控之下,只有边缘的少数地区依然掌握在黑暗种族手里。千夜血奴的身份只要暴露,人们根本就不会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

    想想千夜还在红蝎的时候也是这样,看到血奴,第一反应就是直接射杀。正如红蝎队长教过他的那样,谁都负不起轻纵的后果。

    这是两个种族千年战争积累下的仇恨,已经只有立场,而没有是非。

    千夜背靠着一棵大树缓缓滑坐下去,脑海中一片空白。突然他感觉到肋侧尖锐地痛,有被烈焰舔舐的感觉。

    千夜跳了起来,从内衣里掉出一个小东西,滚落到地上,一溜银光闪过。是一个银质空弹壳。他早已忘记是什么时候扔进口袋的,并且带到现在,直到从衣服破损处接触到了千夜的肌肤,才提醒了它的存在。

    那个小东西其实相当粗糙,工业抛光的外壳还能充充数,里面的原力阵列则有多处缺漏,只能达到50%的能量压缩效率。但就是这么一枚银弹,在接触到身体时却带给千夜烧灼般的痛苦,用这种方式提醒他如今的处境。

    千夜的军靴突然踩了上去,用力转动脚跟,把它深深钉入地下,然后踢动周围的泥土,把这个小坑推平,很快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千夜又静静地站了一会,最后看了一眼这里的山川大地,拎起背包,裹上斗篷拉好风帽,悄然离开了这片山区。

    此时,帝国中层大陆的一处行省,刚刚告别了绵延数日的阴雨天气。午后多云的天空开出一道缝隙,阳光洒落。

    河面波光粼粼,临水悬台柱廊上的风铁撞击有声。其形如毕方,独足如鹤,正是帝国四大阀门末位,高陵宋氏的家徽。

    这一带的建筑全是木石结构,高台、楼阁、飞檐,琉璃瓦反射的微光流动着,仿佛要与碧色水面融为一体。一切都充满太古年代的怀旧气息,与帝国主要城市青石金属的建筑风格迥然不同。

    帝国上层复古风盛行,而他们拥有的庞大资源也足以支撑这些精致纤巧貌似脆弱的设施运转。

    临水悬台里面是一间宽大的书房,没有太多陈设,长窗下放了一张书桌。宋子宁端坐着,面前是一叠已经处理完的文件,只剩下最后一份无关紧要的帝国驿报。

    从宋子宁平静温和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他等待的访客已经迟到了五分钟。而在他的日程表上,每项事情的时间是以十五分钟计的,保留了在黄泉训练营养成的习惯。

    宋子宁看了看眼前的驿报,终于略感无聊地翻开,以往他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去看这种几乎人手一份的东西。

    一个名字跳入视野,林千夜。

    宋子宁停顿了几秒,翻回首页,纸张发出刷的一声轻响。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条简讯,红蝎军团任务失利,折损三分之一红蝎级战士。而内页里是阵亡名单,其中林千夜的名字赫然列在其上。

    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外面的家仆低低通报着客人的名字。

    宋子宁静静合上驿报,放到那堆已经处理完的文件上,然后站了起来,对着来访的贵妇人露出一个礼仪无可指摘的笑容。

    而折翼天使总部里,魏破天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宿舍床上,睡得正香,过去七天的密集特训把他折腾得够呛。但辛苦是有价值的,他成功从本届新人中脱颖而出,取得了为折翼天使出战军中大比的资格。

    至于他在封闭训练前寄出的第二封信,则静静待在红蝎总部的退件盒里,这封已经没有收件人的信将和下一批公文一起发出,辗转过三个大陆,再送回到寄件人手中。

    一天之后,秦陆的偏僻角落,一队帝国士兵找到了坠落的飞艇,也发现了千夜苏醒的地方。

    领队的军官有着锐利的眼睛,饱经风霜的脸上也写满了坚毅。他在现场仔细勘察,一小时后才说:“他还保持着理智,这不是血奴,而是新生的血族。不过现在已经失去了他的踪迹。”

    “一个新生血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另一个军官说。

    “也是。把这件上报吧,我们的任务就到此为止。那只飞艇可是军方的,我可不愿意搅合到军方的事情里去。”

    其他军官也纷纷表示同意。帝**部是个无比庞大的战争巨兽,其下派系林立,相关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地方守备军和正规军团完全是两套体系。许多正规军团作战时往往喜欢征调地方守备军充当炮灰。所以双方相互之间的关系不说水火不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只坠毁的救生艇,一个逃跑的新生血族,放在帝国这片汪洋大海中,连个小小的泡沫都算不上,谁都懒得在这件事上花心思。于是若有若无的默契中,这件小事就在帝国庞大的官僚体系中消失了。

    数日之后,在帝国和黑暗种族接壤的区域内,出现了一个孤单的身影。他看了看前方,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小镇,镇边居然还停着一艘虽然陈旧,但是相当巨大的浮空艇。

    这个人正是千夜,他第一眼就判断出这艘浮空艇是能够在大陆间进行穿梭的星间浮空艇。

    看来没错了,就是这里。

    这座小镇在地图上没有标注,帝国的所有官方信息中也没有任何关于它的资料。但是它却真实存在。这里是灰色地带,是永夜与黎明的交界处。

    在这座小镇中,黑暗种族和人族可以共生共存,前提是有钱和足够保护自己的力量。

    千夜大步向小镇走去,在镇门口一个体形巨大的胖子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家伙,来这里干什么?”

    千夜看了胖子一眼。这个守门的胖子居然都有三级水准!

    千夜心头一凛,对这个地方重新评估了一番,然后说:“我来找灰羽。”

    “灰羽?那可是我们的头儿!你找他有什么事?”胖子稍微正经了一些。

    “我需要一张船票。”

    “去哪里?”

    “永夜大陆。”

    “啊哈!”胖子怪叫了一声,说:“想去那里的可都是疯子!你不是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吧?好了,你不用回答我的问题,我只是好奇而已。灰羽老大说过,对想去永夜大陆的人都要客气点。不过,还真有人愿意花这么贵的船票,偷渡到那个见鬼的地方去?”

    胖子一边啰嗦,一边挪动硕大的身躯,向小镇里走去。千夜就跟在他的身后,默默进入小镇。

    半日之后,巨大且老旧的浮空艇艰难起飞,用了整整一天才离开陆块,进入虚空。千夜坐在舷窗边,透过混浊的玻璃,看着逐渐远去的帝国大陆。又过了几天,一片新的大陆出现在舷窗里。

    那是永夜大陆,千夜长大的地方。

    永夜,这片遗弃的大地,生存在那里的都是被命运彻底遗忘的生灵。

    千夜选择了它作为自己的栖身之地,他将在这里继续和命运抗争,也许能够压制住黑暗之血的侵蚀,也许被黑暗之血最终吞噬。无论哪种结局,都将以永夜大陆作为落幕的舞台。

    永夜大陆确实是个见鬼的地方,但是现在只有那里才能够容纳一个保有神智的血奴。

    浮空艇下方的世界,依然是一片不见天光的灰暗。就象此时千夜的心情,他已经不能选择黎明,但也不想堕落永夜,惟有在永夜与黎明间的灰色中栖息匍匐,等待命运的宣判。

    卷一终

    下卷卷名彼岸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