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节目录 章二十四 追袭
    血族老人双眼红光乍现又隐去,黑暗视觉启动,立刻发现飞来的是一颗远征军中常见的军用手雷。.这种原始的武器靠金属碎片和冲击波杀人,只能勉强对付一级战兵,面对二级的正式血族时作用就相当有限。

    但是眼下这颗手雷却是大麻烦。它的冲击波很有可能震动皮箱,进而触发里面的机关,把这次交易的东西毁掉。

    危急时刻,血族老人大喝一声,上前一步,用自己身体把两名手下挡在身后。

    他已是四级的高级血族战士,这颗手雷的破片至多给他造成点皮肉微伤。

    “可惜这套礼服了,那可是大师剪裁啊!”在手雷爆炸前的一瞬,血族老人这样想着。

    但是手雷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爆炸,它顶部的铁盖突然弹飞,从里面射出一小团锡纸包,随即在血族老人的视野里一团银光绽放!

    意外的强光顿时让三名血族都暂时失去了视力。而在手雷飞出时,千夜就从藏身处跃出,以半跪姿势落地,双手平端黎明之光,瞄准了血族老人。当银光乍现时,千夜闭上了眼睛,凭记忆的方位射出那颗自己灌注的原力弹!

    双方相距还不到三十米,这一枪已闪无可闪,血族老人一声痛苦吼叫,胸前就是一团淡黄色光芒炸开。这一次不光他的礼服毁了,而且胸腹处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他整个人则被原力弹轰得朝后飞出,撞向两名手下。

    另外两个年轻血族反应也不慢,有老者的遮挡,强光减弱不少,几乎只让他们停顿了几秒钟。随即一个冲上去扶住老者,另一个托抱着箱子的则转身就跑。但是在移动中要保持箱子的绝对平衡,最快也只是小步跑的速度了。

    而千夜已如奔马般气势惊人地冲来,瞬间拉近到十米,一根棱刺飞射向血族老者。

    年轻血族是老者的后裔,危机关头立刻挺身挡在老者面前。他挥起想要格挡的右臂还没到位,棱刺就已经扑的一声没入他的胸膛,像是几乎没有遇到多大阻碍又从后背透出,再插入老者右肩。

    那名年轻血族一脸愕然,完全没想到棱刺上附加的力量居然如此之大,竟然能够一举射穿他的身体!

    千夜毫不停顿,正在全速冲刺最后的十米距离,要在那个血族老者恢复视力和行动力前一举干掉这个最强者。

    年轻血族嚎叫一声,舍身扑向千夜,恰恰握住后者挥击过来的手腕,双方开始角力。

    大多数成年血族体型看上去不是十分健壮,但是具有异乎寻常的巨大力量。普通人族的三级战兵,在角力上未必干得过二级血族。

    但千夜突然大吼一声,全身力量迸发,一下就压倒了年轻血族的抵抗,右手匕首扑的一下插进了他的肩头。涂了银液的锋刃立刻烧灼起年轻血族的血肉,冒出大团青烟。年轻血族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右手力量一松,立刻让千夜的左手也恢复自由。

    千夜哪会放过这个致命的间隙,立刻挥起巨大的黎明之光,把钢制的枪柄狠狠砸到年轻血族的脸上,满意地发现不管是哪个种族脸总是相对脆弱些。

    这一下就把对方的鼻梁和半边颧骨砸得凹了进去,然后千夜一把甩开那个失去了大半神智的年轻血族。

    当千夜顺利冲到血族老人身前时,却意外发现原本最强悍的对手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仰天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短短时间内,对方胸前的伤口已经扩张了一倍,从拳头大小变成碗口大小,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着,不断向外渗出黑血。

    看到这一幕,千夜也忍不住怔了一下。这是自己刚刚那一枪的战果?

    这个距离上正中要害,如果用的是破魔秘银弹,自然可以毫无悬念地把血族老者一枪轰杀。如果用的是差了两级的秘银弹,也足以造成短时间内无法自愈的重伤。

    但是千夜自己灌注的那颗原力弹,没有附着任何特殊破魔效果,对血族的威力,正常应该只有秘银弹的三分之一。就算千夜的原力格外凌厉,也至多只有二分之一。

    并且血族的等级越高,威力被削弱的比例就越大。在血族强大的自愈体质前,任何不能致命的物理伤害都只是皮肉之伤而已,没有对吸血鬼来说是剧毒的银保持持续伤害,那么四级的血族老者同样是个巨大威胁。

    这也是千夜冒险正面硬抗也要及时补刀的原因。可是看血族老者现在的伤势,分明比秘银弹造成的创口还要严重,仅仅是一枪就把他打到了濒死状态。

    千夜想起了自己灌注弹头时掺杂进去的那缕神秘血气,难道是因为它的缘故?

    千夜仅仅是怔了一瞬息的功夫,然后就不理这边地上两个濒死的血族。

    他疾冲进夜色,追向另外那个逃跑的血族。千夜这次没有直接贴近攻击,当他目测到合适的距离后,再次举起了黎明之光,同时屈膝,半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

    黎明之光里面已经充满了原力,凝聚出新的原能弹。随着扳机扣下,一团光芒随即从枪口喷吐而出,轰在了那名年轻血族的后心!

    年轻血族一声惨叫,居然坚持着没有倒下,又踉跄向前跑了几步。这时他耳边突然传来千夜的声音:“你可以休息了。”

    涂银短刀深深刺入他的心脏,而那个皮箱则四平八稳地到了千夜手中。

    千夜简单检查了一下箱子,发现机关异常复杂,根本不是他能够拆除的,看样子只有等待三小时过去了。

    不过千夜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完成,那就是齐公子。

    他转身一路朝黑流城的方向疾奔,只在中途稍作停留,找了个事先探查过的隐蔽地方,把皮箱藏好。

    在距离黑流城七十公里的地方,卡车正停在路边,齐岳和老人一脸晦气地站在路旁,那名护卫则钻入车底,几件工具在他手中不停轮换,显然在检查着什么。

    片刻之后他从车底探出头,说:“少爷,是动力传输管路出了问题!它裂了一个口子,动力蒸汽全都漏光了,难怪跑不动。”

    齐岳眉头一皱,问:“有人破坏?”

    “不太象,看破损的地方应该是被路上的石头给划到了。”

    “妈的!这帮该死的军需官!就不能少贪污一点!”咒骂过后,齐岳双眉舒展了一些,又问:“要多久才能修好?”

    “这是小毛病。二十分钟就能修好,最多半个小时。”

    听到护卫的回答,齐岳于是决定等卡车修好再走。

    这个地方距离黑流城还是有些远,如果靠他自己双腿差不多要走两个多小时,而且会累个半死。等卡车修好,然后坐车回去同样也就是两个多小时。

    只不过齐岳还是有些郁闷,这次行动隐秘而重大,车辆事先就经过精挑细选,这款型号素来以越野姓能强,可靠姓高而著称。没想到跑了这么一次还是出了问题。

    不过总的来说齐岳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他完成了这个极为重要的交易,回头不仅在家族中的地位会大幅提升,而且肯定能讨得那位大人物的欢心。

    那个人可是他父亲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打通了这层关系,然后再去远征军中历练一番,镀镀金,齐岳的前途就完全可以超越他的父亲了。运气好的话,甚至有可能再向上爬几层,说不定还有机会前往中上层大陆定居。

    想到未来的前景,齐岳就不觉得时间难熬了。

    护卫从卡车上搬下工具,开始丁丁当当地修理。

    当千夜借着夜色的掩护靠近时,看到的正是自己预想中的场景,而且是最好的那个结果。

    卡车底部的动力管道就是他弄坏的,红蝎出身的他动这点小手脚自然不在话下,还自然无人为痕迹。千夜最担心的就是齐岳抛下卡车,步行回黑流城,那时又要大费手脚跟踪追杀。

    好在齐岳确实如传闻中一样喜欢享受,果然留下来等待卡车修好。

    黎明之光中已经灌满原力,这是千夜今晚能够使用的最后一发原能弹了。他屏住呼吸,耐心向着齐岳靠近。

    一百米,九十米......直到进入三十米,千夜依然没有被发现。

    “少爷!车修好了。”护卫叫了一声,然后就从车下爬了出来。

    千夜看到齐岳和老人都向那名护卫望去,立刻将早就握在手里的手雷掷了出去,然后用黎明之光瞄准了那名护卫,扣下扳机。

    看到一个黑忽忽的东西飞来,齐岳和老人都面色大变,叫了一声:“手雷!”然后就分别扑闪向两旁。

    两人在飞退的时候,都紧盯着手雷的落点。战兵身体远比普通人强横,这种老式军用手雷拿来对付普通人还行,象齐岳只要退到五米以外,最多受点皮肉轻伤,并不影响战斗。

    手雷落地,上盖弹飞,然后射出一团锡纸,最后化做极为强烈的闪光。

    措不及防之下,齐岳和老人一时间眼前只剩下茫茫的白,所有的景物都瞬间消失。对付血族有特效的闪光弹,在黑夜环境中对付人类效果也不错。而这种出人意料的小诡计,也让人防不胜防。

    千夜看着最后一发原力弹端端正正地射在那名护卫的脸上,将他的脑袋轰爆,然后用力将黎明之光甩了出。

    重达十公斤的巨型老式手枪在飞旋起来之后,就变成了一件颇具威力的杀器。它直接砸在还没有从盲目状态中恢复过来的老人脑袋上,鲜血立时沿着发际披满脸,老人重重摔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随后千夜如幽灵般冲到齐岳面前。

    这时齐岳双眼只能勉强睁开,又红又肿,泪水不断流下。千夜一拳重重地砸在齐岳腹部,顿时让他弯腰如弓,而且不由自主地开始呕吐,没消化的残渣连同酸水喷了一地。

    千夜又是一拳砸在齐岳背上,齐岳如同被猛犸巨象踩过,一下子就趴到了地上。然后千夜一脚踹上齐岳的脸,这一记下了全力,齐岳顿时被踢得飞了起来,鲜血飞溅数米,血水中还有十几颗牙齿一同喷射。

    千夜那与体型完全不符的巨大力量,连续三下重击,顿时瓦解了齐岳的全部抵抗能力,让这个二级战兵也只有倒在泥泞里呻吟的份。

    千夜慢慢走到齐岳身边,蹲下,拍了拍齐岳的脸,说:“齐公子,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