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我不是咸鱼!
    李耀心底暗叫一声“糟糕”,心说自己怎么能把四万年前古修宗门的残酷试炼拿出来当标准?

    要知道,在南柯一梦中,百炼宗每年都有数百名杂役因为承受不住折磨而命丧黄泉。

    就这样,百炼宗已经算是名门正派里比较宽厚仁慈的了,换了严苛一些的宗派,每年死上几千个门人,根本都不叫事儿。

    至于魔门,更不用说,每一名强者的诞生,都伴随着数万弱者的牺牲。

    古修时代,就是这么残忍。

    “呃,孙老师,我又仔细看了一下,你这套地狱式死亡特训果然非常地狱,非常死亡,非常恐怖啊,我好怕自己无法完成!”李耀言不由衷地说。

    孙彪人老成精,哪里会看不出李耀是在敷衍自己,心底勃然大怒,冷笑道:“好小子,别急着说大话,换上练功服,先做十组深蹲试试看?”

    孙彪站起身,从修炼场的角落里积满灰尘的地方,摸出一套款式十分老旧的修炼服,朝李耀丢过来。

    “深蹲?我喜欢!”李耀活动了一下身体,脱下校服,换上了满是尘土气息的老旧修炼服,眼中放光,笑嘻嘻地说。

    他现在怪力惊人,最不怕的就是深蹲、卧推之类的力量训练,待会儿全力以赴,一定叫老头子看得眼珠都凸出来!。

    走到锈迹斑斑的深蹲架前,想了想,从几乎锈成一团的杠铃片里,又拽出两片,狠狠砸进杠杆。

    深蹲重量——三百公斤!

    “两百公斤实在太少,根本起不到锻炼的作用,我平时都习惯用三百先热热身的,没关系吧,孙老师?”李耀冲着老头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当然可以,不过我怕你等会后悔啊。”孙彪也是一笑,露出黄褐色的牙齿。

    “只不过三百公斤,二十组都能一口气做下来,有什么可后悔的?”李耀冲掌心啐了一口唾沫,双掌摩擦,热得发烫,死死攥住杠杆,扛在坚实的背肌上,双足骤然发力,往上一提,然后——

    就感觉浑身一紧,原本宽松的练功服好似拥有生命,骤然收缩,化作一层坚韧的牛皮,把他完全裹住!

    与此同时,一股绝强怪力骤然轰落,好似一座大山劈头盖脑砸了下来,一下子把他砸趴下!

    “忘记告诉你了,小家伙,这件修炼服是我在十几年前专门炼制的法宝,叫做‘放弃’,拥有诸多神通,第一呢,就是能产生重力场,你穿上这件衣服,就好像穿上了一件几百斤重的铠甲,我看看,现在你身上的负重,有两百公斤!”孙彪狞笑道。

    两百公斤重量,加上杠铃本身的三百公斤,就是足足半吨,李耀猝不及防之下,当然是被压得死死的。

    “好卑鄙,不过,五,五百公斤也没什么了不起!”

    李耀被压得眼冒金星,他死死咬紧牙关,双手硬撑,手臂上粗壮如蛇的青筋毕露,周身骨骼“咔咔”乱响,硬生生直起腰杆,重新攥住杠铃,双腿分开,腰胯下沉,又稳稳站起。

    一个标准的深蹲动作,完成!

    总负重,五百公斤!

    “在南柯一梦中,我可是被‘巨灵神’**了好几十年,他的手段可比你这个死老头子更狠辣百倍,这样就想难住我,简直做梦!”李耀心中嘶吼,再度深深蹲下,准备进行第二次深蹲。

    忽然,就像是一道闪电直接劈进灵魂,李耀感觉周身七百二十个穴窍,同时涌入强大电流,电得他头发炸开,眼珠发白,惨叫一声,再次躺倒在地,杠铃重重撞击在深蹲机上,发出“咣当”一声,铁锈乱爆,尘土飞扬。

    “这件‘放弃’的第二种神通呢,就是会释放出强大电流,短则三五秒一次,长则一两分钟一次,轰击你的周身穴窍,刺激你的细胞强化,帮你洗髓伐筋,脱胎换骨,啧啧啧啧,这可是一般人梦寐以求的修炼至宝,只不过会有一点‘小小痛苦’,你还熬得住吧?”孙彪继续笑眯眯地问。

    “开,开玩笑,当,当然熬得住!”李耀嘴唇咬得稀烂,趴在地上喘了好半天气,才艰难地爬起来,右手颤颤巍巍,无比艰难地向杠铃摸去。

    指尖还未触及到杠铃,欲仙欲死的痛苦再度袭来,这一次不是电流强袭,而是极端的炎热!

    就像是整个人都被丢进了火山口,在灼热无比的岩浆中挣扎,皮肤都被烧化,血管里奔流的是沸腾的铁水!

    而下一秒钟,灼热感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冻彻骨髓的寒意,似乎连脑浆都冻成一坨冰块,完全无法呼吸和思想!

    极端炙热和极端寒冷的感觉反复交替了三次才逐渐消失,还不得李耀惨叫出声,电流又一次轰入穴窍,撕裂身体,令他不可遏制地抽搐起来!

    “这件‘放弃’的最后一种神通,就是每隔一分钟,都会产生极端炙热和寒冷的幻象攻击,放心,这是针对脑域最深处的精神秘法,都是虚幻,不会对身体造成一丝一毫伤害,反而能淬炼精神力量,开拓脑域深度,有朝一日成为修真者,也能吸纳更多灵能,修炼速度都比别人快上许多。”

    看李耀疼得满地打滚的样子,老头子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随即自嘲地笑了笑,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好啦,玩够了,脱下来吧,这件衣服不是为你准备的,只要你说‘我放弃’三个字,它就会自动离体,不再折磨你了。”

    “放弃?”

    李耀在地上躺了半天,呼哧呼哧,喘得像是一条搁浅在岸边的鲸鱼。

    终于,他像是一具生锈的金属傀儡,一寸一寸地站起来,万分艰难地将杠铃扛到肩膀上,硬生生扛着两百公斤负重、电流强袭和极度炎寒的精神攻击,轰出了第二次深蹲!

    “两个了!”李耀喉咙深处,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那是在法宝坟墓深处,时常回荡的战吼。

    孙彪“咦”了一声,眼底闪过一丝惊愕,随即冷笑:“才两个而已,一组深蹲可是有整整十个啊!”

    “三……三个!”李耀咬牙,空旷的修炼室里满是钢铁摩擦、铁锈**的声音!

    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九个!十个!

    整整十次深蹲,李耀穿着这件诡异的“放弃”,耗尽最后一丝力量,轰出了整整十次姿势标准,一丝不苟的深蹲!

    “我,我成功了!”李耀头昏眼花,双耳鸣响,周身血液一次次向大脑狂涌,心脏跳动无比剧烈,似乎要撕裂胸膛,蹦跳出来。

    顾不上做恢复动作,他四仰八叉倒在深蹲架下,直愣愣看着天花板上刺眼的晶能灯光,感觉自己连一根小指头都控制不住了。

    孙彪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脸上是遮掩不住的惊讶,老头子的声音有些发颤:“小子,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稍微休息一下,后面还有……九组呢!”李耀的嘴角勾起,笑得比哭还难看。

    孙彪沉默片刻,摇头道:“小子,放弃吧,我刚才已经说过,这件衣服不是为普通人准备的,你不可能穿着它,完成十组深蹲——后面还有整整九十次呢!来吧,说‘我放弃’,把衣服脱下来。”

    李耀的目光越过孙彪,再次凝聚在天花板上耀眼的灯光上。

    在眼泪和汗水的折射下,那光芒变得无比璀璨。

    他忽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件法宝的名字是“放弃”。

    因为,它最大的神通,既不是产生几百公斤的重力场,也不是强烈的电流袭击,更不是极端炙热或者寒冷的精神幻象。

    而是,简简单单,普普通通,轻而易举的——“我放弃”三个字。

    只要上下嘴皮一碰,用最轻最轻的声音,说出“我、放、弃”三个字,就能脱下这件修炼服,逃脱负重、电流和精神幻象的非人折磨,并且——

    永远失去,再穿上这件衣服的勇气。

    他,要放弃吗?

    第一组深蹲,已经耗尽了全身力气,每一束肌肉,每一条血管,每一个细胞都被榨干,他感觉自己连撒尿的力气都没有了。

    后面还有九组,整整九十个深蹲,他要在两百公斤负重、电流强袭、精神幻象攻击的重重侵袭之下,扛着三百公斤重的杠铃,不断蹲下、站起、挺直腰杆。

    整整九十次。

    根本做不到吧?就算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完成了两组,三组,也会在第四组、第五组、第六组第七组第八组的时候彻底崩溃,说出“我放弃”三个字吧?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现在就放弃呢?

    很简单,只要上下嘴皮一碰,声带轻轻一颤,嘴巴微微张开,我、放、弃,半秒钟之后,就轻松了,就解脱了。

    “我……放……”看着天花板上璀璨的光芒,李耀一个字一个字的,轻声说道。

    但是在那璀璨的光芒里,忽然浮现出一连串眼花缭乱的记忆。

    “这件衣服,不是为普通人准备的。”孙彪是这么说的。

    “但我,是普通人吗?”

    “普通人,恐怕不会一出生就带着上辈子的记忆,还记得什么乱七八糟‘地球’上的事情吧?”

    “普通人,也不可能在四万年前修真界强者欧冶子的夺舍攻击下幸存,还反过来吞噬了欧冶子的记忆吧?”

    “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这家伙都算不上是‘普通人’了,而在我身上,居然连续发生了两次!”

    “然后,我就要在这里,在这件不是为‘普通人’准备的练功服面前——放弃吗?”

    李耀的视线忽然从灯光上抽回,收缩到瞳孔最深处,变成了针尖大小的星芒。

    “孙老师——我能听歌吗?”他忽然轻声说道。

    “听歌?”孙彪没想到李耀会忽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愣了小半天才道,“随便。”

    “好,再给我半分钟。”

    李耀微微一笑,闭上双眼,将妙音宗炼制的微型法宝“音铃”塞进耳孔。

    陆音希高亢至极,仿佛能贯穿整条银河的铁嗓,立刻在他的灵魂深处震荡:

    “跟随着惊涛骇浪跌跌撞撞奋力向前冲!”

    “雷霆万钧我心无惧闪电将会把前路照亮!”

    “我和你们都不一样!”

    李耀猛地睁开双眼。

    他眼中针尖大小的星芒已经消失不见了,或者说——他的双眼满是星芒!

    然后,他说了一句令孙彪大惑不解的话:“我,不是咸鱼……”

    “你说什么?”孙彪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咸鱼?

    在狂暴的音乐轰击下,李耀没有听到老头子的提问,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小声呢喃着:“或许咸鱼也曾有过梦想,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了,干涸了,枯萎了,渐渐的,就变成了咸鱼,变成了一个个‘普通人’。”

    “但我,不是咸鱼,我——决不放弃!”

    李耀站了起来,肩上有三百公斤重量,浑身冒着电流,脑域深处有呼啸的寒风和肆虐的岩浆。

    但他还是一把攥住了杠铃,力气很大,连最坚固的钢铁都在他的掌心“吱吱”作响。

    “第二组深蹲,开始!”

    尘封多年的修炼场里,再一次回荡起了惊涛骇浪般的咆哮,翻滚着激情澎湃的热浪!